面对诱惑,好妈妈胜过好老师

征服自己,就征服了一切

  孩子不是为“长大”或“成功”、“成才”活着,孩子首先是为“童年”而活着。我们要让自己的孩子有过做天使的经历,不要让她生来只能做没翅膀的凡人。

  打骂孩子可能会解决眼前的一个小问题,却给孩子的成长留下大隐患,创痕会伴随孩子一生。

  人生会面对很多诱惑,什么是诱惑呢?我打个比方,我们去采蘑菇,常常会选择那种大而绚丽的,而恰恰这类蘑菇大多都有毒。诱惑——就是华丽而有毒的蘑菇!难以识别,又难以拒绝。这里我讲一个真实的故事。

  圣诞节在我家是个重要日子,在这里它和宗教无关,只是圆圆的另一个“儿童节”。

  暴力教育能让孩子变得顺从,不会让孩子变得聪明和懂事;能让他们变得听话,不会让他们变得自觉和上进——暴力教育能得到一些暂时的、表面的效果,但它是以儿童整体的堕落和消沉为代价的。

  那年春节真冷。这天,我收到一个中学同学的来信。字写得真棒!苍劲有力,像是字帖。看字如看人,我相信,这个同学的成绩不会差。但是,当我读到信的内容,却被震惊了:

  圆圆从两岁多开始,就年年在圣诞节早上收到一份礼物,每样东西用漂亮的包装纸包着,打开了全是她喜欢的,有吃的有玩的有读的。而这些东西居然是一个从未谋面的老爷爷在半夜悄悄送来的,这真是让圆圆感到万分神奇,惊喜不已。

  电视上看到一个讨论要不要打孩子的节目。当“主打派”和“反打派”进行辩论时,我觉得,这个话题放到这里讨论,本身就是个应该羞耻的事情——如同一百年前讨论要不要一夫一妻制,女人要不要缠小脚一样——既然能成为一个观点相佐的辩论话题,说明当下社会仍泛滥着对“打孩子”恶俗的麻木和容忍。

  知心姐姐:

  圆圆第一次收到礼物时,我们从画册和贺卡上找到圣诞老人的图片,告诉圆圆,就是这个老爷爷给你送礼物的,他特别喜欢你,说以后年年圣诞节要给你送礼物。圆圆既激动,又有些担心,问我们圣诞老爷爷下一个圣诞节会不会忘记过来。我们说不会,圣诞老人每年都会惦记着给小朋友送礼物,他肯定会来。

  人类文明传承到今天,农业不会退回到刀耕火种,军事不会退回到弓箭斧头,医学不会退回到巫神法事,只有家庭教育动辄退回到野蛮粗暴。生活在同一个时代不同家庭的孩子,由于他们父母教育观的不同,他们的教育生态环境就有着从原始到文明的巨大差异。

  您好!

  一年因为盼望而变得有些漫长,当圣诞节终于又要到来时,圆圆激动得小嘴呱嗒呱嗒地说个不停。她一次次地猜测圣诞老人今年会给她送来什么礼物。她特别想要一个穿公主裙的芭比娃娃,不知道圣诞老人的礼物里有没有这个。

  打孩子是一种陋习和恶习。一个用武力征服儿童的成人,无论财富多么丰厚,地位多么显赫,学问多么高深,打人的理由多么充足,都是智慧不足的表现。这一瞬间,你以为自己强大而正义,其实是缺少理智,恃强凌弱;你在弱小的孩子面前心理全部失守,只能从体力上给自己找平衡——在爱的名义下施暴,此时此刻你的行为如此粗野,不过是个穿西装的野人。

  我是个正处花季年龄的男孩,现在一所省重点中学读书。今天早上,我无意间看了中央电视台的一个栏目,从中我认识了您。我和您说的那三个男孩一样,也和女孩子发生过性关系。和他们不同的是,我还有手淫的恶习。其实这个难言之隐,已经在我的心中埋藏了一年多了,我的爸爸妈妈却不知道。

  她这个愿望已说了好多次了,我们就告诉她说,圣诞老人很会猜测小朋友的心思,小朋友想要什么就给他送什么,看看他能不能猜中你的想法。

  人们都说现在的孩子娇生惯养,以为孩子们整天被蜜糖腌制着,实际上我国儿童教育中家庭暴力现象非常严重。2007年中国政法大学两位教授对“家庭体罚子女现象”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近2/3儿童曾经遭受过家庭暴力。在接受调查的498名大学生中,54%的人承认自己在中小学阶段经历过家长的体罚,而体罚形式中父母动手打人的占到88%。

  我不愿意也不敢告诉他们,我不止一次地跟自己说:“自己酿造的苦酒只能自己品尝,不能殃及别人”,但是,现在我的精神和身体都崩溃了,我实在受不了“慢性杀手”对我的折磨。所以,今天我愿意把所有的事都告诉您。

  圆圆还担心外面没下雪,圣诞老人的雪橇怎么走呢。我们告诉她,如果没有雪,圣诞老人的雪橇就在白云和空气上飞行,让她不用为此担心。

  在弱者面前,最能流露一个人的真性情。许多人,他们在单位、在朋友中表现得谦和并富于教养,唯独在他们最亲爱的孩子面前,不自觉地流露出粗野。

  那是在我上初二的时候。我的学习成绩很好,在初一、初二的两年中,我曾两次获得奖学金,多次被评为“三好学生”和“优秀班干部”。但与此同时,我们班的一位女生喜欢上了我,当然那时我还不知道。

  到了睡觉的时间,圆圆说她不想睡,要等圣诞老人到来。我们对她说圣诞老人看哪个小朋友睡着了,才去给他送礼物。于是圆圆乖乖地躺下了,却有些睡不着,这么小的孩子头一次为一件事有些失眠了。

  有一对夫妻,都是我的老乡,俩人都在北京知名企业工作,是真正的“白领”。我们两家的孩子差不多大小。他们一直不能接受的是,他们的儿子为什么那么不成器。我们在一起时,他们总是叹息自己孩子成绩差,自律性差,脾气暴躁,羡慕我有个好女儿,说他们命不好。我知道他们经常很轻率地打骂孩子,总是劝他们不要那样对待孩子,并告诉他们孩子称不称心,不是抓彩票碰运气得来的,孩子是教育出来的。他们却总是很不以为然,认为我站着说话不腰痛。

  在初二学年结束的时候,她给我写了一封“求爱信”,当时我没想那么多,认为她是在和我开玩笑(因为我们班的同学都喜欢乱写“求爱信”)。

  我们尽量不再刺激她,减少和她说话,让她安静下来。到她终于睡着后,赶快拿出几张漂亮的包装纸,把东西一样样地包好,有的还要扎上绸带,然后把它们摆到她醒来后一眼能看到的地方。

  有一次和女老乡聊起孩子们小时候的事,她说她的儿子从小不听话,很小的时候,到商场乱要东西,不给买就躺地上哭,不起来。她忿忿不平地说:“光因为这事,不知打过他多少次!”既然是“不知打过多少次”,说明这个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孩子虽然因为这一个问题吃了很多苦头,可一直没得到一个正确的观念,没形成理性,在屈服和反抗间始终没找到出路,孩子被搞糊涂了。

  放暑假的时候,她让我到她家去玩,也许是好意难却吧,我也就去了。可万万没想到,她的家如同妓院一样,有很多社会上的不三不四的女孩子在看黄色录像。也许是由于青春期男孩子的性冲动,我和她发生了性关系,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直到暑假结束。

  可以想象圆圆早上起来看到礼物有多么兴奋,圣诞老人真的又来了!

  儿童身上屡屡不能够解决的问题,背后一定有家长教育方式的问题。打骂是家长们最常用且运用得最得心应手的一种方式,可它也是最没效,最具破坏性的一种。

  在初三第一学期期中考试的时候,我的成绩由原来的第一名滑到了19名,当时我一下子呆了,脑子里全是问号。

  小姑娘是那样急于知道老爷爷今年送给她些什么东西,拿起每样礼物,又不舍得马上撕开包装纸,先摇一摇听一听,猜测里面是什么东西,让我们也猜,然后再小心地打开包装。她似乎用这种方法延长着这种神奇的感觉。

  每个孩子都有“不听话”的时候。我相信每个孩子的“不听话”,都不需要用打骂来解决。

  老师和家长都找我谈话,问我是什么原因,可我却什么也说不出,只知道从初三开学,我的脑子里都是些肮脏的东西,上课时,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到了期末考试,我的成绩还是停滞不前。

  礼物一样样打开,都是她喜欢的东西。当穿公主裙的芭比娃娃出现时,小女孩的快乐真是难以言表。她小小的心一定在暗叹圣诞老人的神奇,没见过她,却知道她最想要什么。

  孩子进商店乱要东西的事我也遇到过。记得圆圆在三、四岁时,有一次她和我到超市,她要买一种加了很多色素的饮料。可能是她看到别的小朋友喝这个,而这是我坚决反对的。我很肯定地告诉她这个不能买,不卫生,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可以喝这个。她当时为此很生气,不肯离开那个地方,最后干脆躺地下哭闹。

  从那以后,就是从那以后,老师和同学对我的态度都变了,爸妈更是不是骂就是打。我一时六神无主,整天心神不定,就染上了手淫的恶习。后来考重点高中时,我落榜了。

  每年圣诞老人送来的礼物总有五、六种,都合她的心思,欢喜之余,圆圆总是惊奇不已地问我们:“圣诞老人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我们就一再解释说:“可能是你对爸爸妈妈说的时候,被他听到了。”

  我不生气,就像平时看她玩沙子一样,若无其事地等着她。在等的过程中我还看看别的商品,和营业员说句话。她发现我不生气,不在意她的脾气,哭闹得更厉害。

  在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原因。说完后,我有时真想过“短路”。后来,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不良性行为和手淫对身心的影响,我一下子豁然开朗。

  圆圆对圣诞节早晨的喜爱,超过了我和先生小时候对春节早晨的钟爱。我们小时候最盼望的是春节早上穿新衣吃饺子放鞭炮,妈妈给做了什么新衣、吃什么、玩什么都早已知道。我们只是很享受这些东西。可圆圆的圣诞节早上却是个充满悬念、谜底终于揭开、惊喜连连的时刻。所以,在上幼儿园的几年里,圆圆真是掰着手指头从年头盼到年尾,盼星星盼月亮地等着圣诞节的到来。这一天远比儿童节和春节让她兴奋和期待。

  地面很凉,也脏,她的衣服全弄脏了,路过的人都在看她。我沉着气就是不着急,待她哭不动了,我蹲下身,用商量的口气问她,咱们走吧?她见我来关照她,又开始哭闹,我就又没事人似的站起来,在她跟前溜达等待。

  从那以后,我发誓改掉所有的恶习。虽然我知道很难,但是我做到了。后来我上了重点高中的高价班。开学的那天,我哭了。我知道爸妈支付123块钱给我上学,如同割他们身上的肉!哎!我真是个混蛋!

  圆圆好长时间觉得蹊跷的一件事是,为什么幼儿园别的小朋友都没收到礼物,圣诞老人为什么不给他们送礼物呢?我们就对她说,爸爸妈妈经常在心里对圣诞老人说:“小圆圆是这么可爱的一个孩子,请你每年不要忘了来给她送礼物。”然后告诉她,你去告诉别的小朋友,让他们回去告诉家长,也这样经常在心里和圣诞老人说话,圣诞老人听到了,他们就也会收到礼物了。

  这样几个回合后,她没劲了,我又蹲下微笑着问她,好了吗,可以走了吗?她意识到再闹也就这样了,乖乖地站起来。我拉着她的小手,就像事情发生前一样,高高兴兴地走了。

  高一的一个学期过去了,可我还是成绩平平。我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整天觉得很累,但我还是拼命地学。其实我不怕吃苦,只要能弥补一切,什么我都不怕。可是还是事半功倍,我绝望了。

  家长稍稍花一些心思和时间,就可以让孩子有不同凡响的经历,让他的生活和世界焕发出奇异的光彩。儿童是天使,只有天使的世界里,圣诞老人才千真万确地存在;等他长大了,变成了凡人,圣诞老人就消失了,再也不来了。

  我连一句批评的话都没说,也没再给她讲道理,因为道理刚才已经讲过了。圆圆此后再没提起过要喝那种饮料。而且,凡是我态度肯定地说不买的东西,她就不再坚持,非常听话。

  知心姐姐(实际上我应当叫您一声卢阿姨),我也曾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在我心中也有着一个梦。在上小学的时候,我就想当一名警官,来整治这个社会。可是,我现在这样还行吗?我还能放飞我的梦吗?

  孩子不是为“长大”或“成功”、“成才”活着,孩子首先是为“童年”而活着。我们要让自己的孩子有过做天使的经历,不要让她生来只能做没翅膀的凡人。

  对付小孩子其实多么简单,孩子哪里用得着去打骂呢。每次小冲突都是他的一个学习机会,家长耐心而真诚地去解决一个小冲突,也就解决了此后一系列的问题。

  我现在最感痛心的,就是对不起我的爸妈和所有关心我的人。我方洋(化名)对不起他们。卢阿姨,您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呢?我迫切的需要您的回信,您能给我回信吗?

  每次圣诞老人来过后,我和先生就会紧接着考虑“他”下次来该带什么礼物了。我们留心孩子的每一个愿望,关注她想要什么;平时到商场或什么地方也注意有没有可用来做圣诞礼物的东西,合适的东西看到了就随时买下来。但拿回家不让圆圆看到,先把东西藏起来。有时圆圆想买什么东西,我们就借口没时间逛商店,是不是可以等到元旦放假时再出去买;或是借口某个东西有些贵,要不要再到别处看看,比较了价格再买。结果没等我们去买,圣诞老人就给送来了。

  打骂是教育中最坏的办法,我从不相信那些声称“不打不成才”、“棍棒之下出孝子”的人真的有这样一种信念上的诚实。这种野蛮的教育方式其实完全没有任何“教育”要素,它只是让父母出口恶气。

  祝:新春快乐,阖家幸福,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在圆圆的眼里,这个老爷爷一定好极了,他的能耐也大极了。

  后来又有一次,这家的男老乡无意中说起最近把读初中的儿子打一顿,因为儿子把刚买的一千多元的进口山地车丢了,车子才骑了一个月。

  您的孩子

  有一年圆圆在玩耍时说到芭比娃娃没有男朋友,想给她找个男朋友。我领着圆圆几次到卖玩具的地方看,一直没能找到一个男芭比。

  唉,这也是打孩子的理由吗?这时我想到,我刚花7000元买的摄像机,镜头被圆圆不小心摔坏,换一个就花去2000元,而我一句都没说她。甚至都没说一句“以后注意点”这类提醒的话。摔坏的一瞬间,孩子看出来我有多难过,她自己也很难过,这就够了。难道因为我没给她一个告诫和提醒,她以后就不知道要小心吗。家长少说废话,孩子才会认真对待你有用的话。

  方洋

  圣诞节快要到了,我买了一个面相看起来英俊的女芭比,回家后把娃娃的头发剪短,做了一顶帽子和一身男装,配一双长筒靴,这个“她”就变成了“他”。当然,这些改造工作都是在圆圆睡觉以后做的,她一点不知道。

  孩子闯祸都是无意的,为什么我们不能原谅孩子无心或无奈下所犯的错误呢?而且,孩子闯了祸他自己心里就很痛苦,有内疚感。家长的打骂只是让他没有自尊,觉得大人更爱的是那损失的钱和物,他感受到大人不体谅他,心里生发出逆反情绪,同时也失去内疚感——经常这样来“教育”孩子,他怎么可能不变得越来越不听话,越来越对什么都满不在乎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