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青蛙数星星,被剪掉舌头的麻雀

很久很久以前,在日本住着一位老人和他的妻子。这位老人善良、仁慈、勤劳,而他的妻子却经常发脾气,她那张嘴总喜欢咒骂,破坏了家庭的幸福。从早到晚她总是发牢骚。老人已经很长时间不去理会她的坏脾气了。他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外出下地干活,由于没有孩子,他养了一只麻雀,供自己回家消遣。他爱这只小鸟,就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

“我们的这次狂欢夜,是诗歌大赛!”狮子吼道。动物们纷纷做好准备,想一争高下。

天好黑,风好大,小青蛙坐在一片荷叶上,她在干什么呀?

当他结束户外一天的辛勤劳作之后,夜里回到家,唯一的乐趣就是抚摸麻雀,对她说话,教她小把戏,她学得非常快。老人会打开笼子,让她在房间里飞来飞去,他们会一起玩耍。吃晚饭时,他总是从晚餐里留出一些好吃的喂他的小鸟。

兔子首先做了一首诗《忆夏》:夏时好,风景旧曾谙。鱼儿水里欢快游,燕子天上欢快飞。能不忆夏天?

小青蛙在数星星。

有一天老人外出到森林里砍柴,老妇人留在家里洗衣服。前一天,她弄了一些米糊,而现在当她去找米糊的时候,发现米糊全都不见了;昨天她装满米糊的碗完全空了。

狮子看了看这首诗,连连赞叹!“这张纸虽然是方形的,你写出的诗却是无形的,很好!奖励一个胡萝卜。”兔子跑过去,拿了胡萝卜,“咔嚓”就是一口。“好香啊!”兔子摸着锥形的胡萝卜,心里甜甜的。

有一天,鱼妈妈来看青蛙妈妈。

正当她疑惑着米糊被谁吃光或偷走的时候,宠物麻雀飞了下来,弯下她小小的毛茸茸的头——这是她主人教给她的小把戏——这只漂亮的鸟儿吱吱地叫着说:

老鼠读了一首《赠刺猬》:老鼠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叫喊声。回首一望,刺猬赠米。能不谢刺猬?

鱼妈妈说:“我家小鱼可乖哩。”

“是我拿走了米糊,我以为放在那个盆子里的是给我的食物,我全吃光了。如果我犯了错误,恳求您原谅我!吱吱!吱吱!吱吱!”

“唉!老鼠就是这死德性!不过写得不错,赠一袋熟米!”狮子宣布道。“狮子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老鼠拉回了那一袋又大又圆、又热又滑的米粒,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

青蛙妈妈说:“我的女儿很听话。”

你可以由此看出这只麻雀是一只诚实的鸟儿,当她如此真诚地请求原谅时,老妇人理应很乐意马上原谅她。但事实并非如此。

小鹿写了一首《草》:鹿以草为食,鹿以草为天,青、绿、碧,一切归于草。

鱼妈妈又说:“我家小鱼可聪明啦,她能数30个水泡泡呢。”

老妇人一直不喜欢这只麻雀。她把家里的这只麻雀叫做肮脏的小鸟,说养她只会给她增添额外的家务,因此他们夫妻俩经常吵架。现在她实在太高兴了,因为她抓住了这只小鸟的把柄。这只可怜的小鸟做错了事,她用严厉、冷酷的话语责骂甚至诅咒小鸟,就算这样,她还是不满足。老妇人十分气愤,她抓住这只麻雀
——小鸟一直在老妇人面前伸开翅膀低下头,来表示自己有多么的抱歉——拿来剪刀,剪下了这只可怜小鸟的舌头。

“很好,奖励三大捆草。”狮子说。鹿拉走了那三大捆草,心里很愉快。

青蛙妈妈不说话了,她的心里好难受。小青蛙呀,样样都好,就是贪玩,只能数一个数。

“我想你就是用这条舌头吃了我的米糊!现在让你看看没有舌头会是什么样!”她说着这些恶言恶语,赶走了鸟儿,丝毫不关心鸟儿会怎么样,也毫不同情她遭受的痛苦,多么无情的老妇人啊!

“好了,今天到此结束,请按顺序退出场地!”

一,一,一。

老妇人赶走麻雀之后,一边不停抱怨这个麻烦的小东西,一边又捣了一些米糊。在给所有衣服上浆之后,按照日本人的习惯,她把衣服摊开在木板上晒干,而不是像英国人那样熨干。

小青蛙在一旁,脸儿红红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