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之庄子

庄子行于山中,见大木,枝叶盛茂。伐木者止其旁而不取也。问其
故,曰:“无所可用。”庄子曰:“此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夫子
出于山,舍于故人之家。故人喜,命竖子杀雁而烹之。竖子请曰:“
其一能鸣,其一不能鸣,请奚杀?”主人曰:“杀不能鸣者。”明日
,弟子问于庄子曰:“昨日山中之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今主人之
雁,以不材死。先生将何处?”庄子笑曰:“周将处乎材与不材之间
。材与不材之间,似之而非也,故未免乎累。若夫乘道德而浮游则不
然,无誉无訾,一龙一蛇,与时俱化,而无肯专为。一上一下,以和
为量,浮游乎万物之祖。物物而不物于物,则胡可得而累邪!此神农
、黄帝之法则也。若夫万物之情,人伦之传则不然:合则离,成则毁
,廉则挫,尊则议,有为则亏,贤则谋,不肖则欺。胡可得而必乎哉
!悲夫,弟子志之,其唯道德之乡乎!”

田子方侍坐于魏文侯,数称谿工。文侯曰:“谿工,子之师邪?”
子方曰:“非也,无择之里人也。称道数当故无择称之。”文侯曰:
“然则子无师邪?”子方曰:“有。”曰:“子之师谁邪?”子方曰:
“东郭顺子。”文侯曰:“然则夫子何故未尝称之?”子方曰:“其
为人也真。人貌而天虚,缘而葆真,清而容物。物无道,正容以悟之,
使人之意也消。无择何足以称之!”子方出,文侯傥然,终日不言。
召前立臣而语之曰:“远矣,全德之君子!始吾以圣知之言、仁义之
行为至矣。吾闻子方之师,吾形解而不欲动,口钳而不欲言。吾所学
者,直土埂耳!夫魏真为我累耳!”

威廉希尔官网,知北游于玄水之上,登隐弅之丘,而适遭无为谓焉。知谓无为谓曰:
“予欲有问乎若:何思何虑则知道?何处何服则安道?何从何道则得
道?”三问而无为谓不答也。非不答,不知答也。知不得问,反于白
水之南,登狐阕之上,而睹狂屈焉。知以之言也问乎狂屈。狂屈曰:
“唉!予知之,将语若。”中欲言而忘其所欲言。知不得问,反于帝
宫,见黄帝而问焉。黄帝曰:“无思无虑始知道,无处无服始安道,
无从无道始得道。”知问黄帝曰:“我与若知之,彼与彼不知也,其
孰是邪?”黄帝曰:“彼无为谓
真是也,狂屈似之,我与汝终不近也。夫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故圣
人行不言之教。道不可致,德不可至。仁可为也,义可亏也,礼相伪
也。故曰:‘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
’礼者,道之华而乱之首也。故曰:‘为道者日损,损之又损之,以
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也。’今已为物也,欲复归根,不亦难乎!
其易也其唯大人乎!生也死之徒,死也生之始,孰知其纪!人之生,
气之聚也。聚则为生,散则为死。若死生为徒,吾又何患!故万物一
也。是其所美者为神奇,其所恶者为臭腐。臭腐复化为神奇,神奇复
化为臭腐。故曰:‘通天下一气耳。’圣人故贵一。”知谓黄帝曰:
“吾问无为谓,无为谓不应我,非不我应,不知应我也;吾问狂屈,
狂屈中欲告我而不我告,非不我告,中欲告而忘之也;今予问乎若,
若知之,奚故不近?”黄帝曰:“彼其真是也,以其不知也;此其似
之也,以其忘之也;予与若终不近也,以其知之也。”狂屈闻之,以 黄帝为知言。

市南宜僚见鲁侯,鲁侯有忧色。市南子曰:“君有忧色,何也?”
鲁侯曰:“吾学先王之道,修先君之业;吾敬鬼尊贤,亲而行之,无
须臾离居。然不免于患,吾是以忧。”市南子曰:“君之除患之术浅
矣!夫丰狐文豹,栖于山林,伏于岩穴,静也;夜行昼居,戒也;虽
饥渴隐约,犹且胥疏于江湖之上而求食焉,定也。然且不免于罔罗机
辟之患,是何罪之有哉?其皮为之灾也。今鲁国独非君之皮邪?吾愿
君刳形去皮,洒心去欲,而游于无人之野。南越有邑焉,名为建德之
国。其民愚而朴,少私而寡欲;知作而不知藏,与而不求其报;不知
义之所适,不知礼之所将。猖狂妄行,乃蹈乎大方。其生可乐,其死
可葬。吾愿君去国捐俗,与道相辅而行。”君曰:“彼其道远而险,
又有江山,我无舟车,奈何?”市南子曰:“君无形倨,无留居,以
为君车。”君曰:“彼其道幽远而无人,吾谁与为邻?吾无粮,我无
食,安得而至焉?”市南子曰:“少君之费,寡君之欲,虽无粮而乃
足。君其涉于江而浮于海,望之而不见其崖,愈往而不知其所穷。送
君者皆自崖而反。君自此远矣!故有人者累,见有于人者忧。故尧非
有人,非见有于人也。吾愿去君之累,除君之忧,而独与道游于大莫
之国。方舟而济于河,有虚船来触舟,虽有囗(左“忄”右“扁”音
bian3)心之人不怒。有一人在其上,则呼张歙之。一呼而不闻
,再呼而不闻,于是三呼邪,则必以恶声随之。向也不怒而今也怒,
向也虚而今也实。人能虚己以游世,其孰能害之!”

温伯雪子适齐,舍于鲁。鲁人有请见之者,温伯雪子曰:“不可。
吾闻中国之君子,明乎礼义而陋于知人心。吾不欲见也。”至于齐,
反舍于鲁,是人也又请见。温伯雪子曰:“往也蕲见我,今也又蕲见
我,是必有以振我也。”出而见客,入而叹。明日见客,又入而叹。
其仆曰:“每见之客也,必入而叹,何耶?”曰:“吾固告子矣:中
国之民,明乎礼义而陋乎知人心。昔之见我者,进退一成规、一成矩
,从容一若龙、一若虎。其谏我也似子,其道我也似父,是以叹也。
”仲尼见之而不言。子路曰:“吾子欲见温伯雪子久矣。见之而不言
,何邪?”仲尼曰:“若夫人者,目击而道存矣,亦不可以容声矣! ”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圣人
者,原天地之美而达万物之理。是故至人无为,大圣不作,观于天地
之谓也。今彼神明至精,与彼百化。物已死生方圆,莫知其根也。扁
然而万物,自古以固存。六合为巨,未离其内;秋豪为小,待之成体
;天下莫不沈浮,终身不故;阴阳四时运行,各得其序;惛然若亡而
存;油然不形而神;万物畜而不知:此之谓本根,可以观于天矣!

北宫奢为卫灵公赋敛以为钟,为坛乎郭门之外。三月而成上下之县
。王子庆忌见而问焉,曰:“子何术之设?”奢曰:“一之间无敢设
也。奢闻之:‘既雕既琢,复归于朴。’侗乎其无识,傥乎其怠疑。
萃乎芒乎,其送往而迎来。来者勿禁,往者勿止。从其强梁,随其曲
傅,因其自穷。故朝夕赋敛而毫毛不挫,而况有大涂者乎!”

颜渊问于仲尼曰:“夫子步亦步,夫子趋亦趋,夫子驰亦驰,夫子
奔逸绝尘,而回瞠若乎后矣!”夫子曰:“回,何谓邪?”曰:“夫
子步亦步也,夫子言亦言也;夫子趋亦趋也,夫子辩亦辩也;夫子驰
亦驰也,夫子言道,回亦言道也;及奔逸绝尘而回瞠若乎后者,夫子
不言而信,不比而周,无器而民滔乎前,而不知所以然而已矣。”仲
尼曰:“恶!可不察与!夫哀莫大于心死,而人死亦次之。日出东方
而入于西极,万物莫不比方,有目有趾者,待是而后成功。是出则存
,是入则亡。万物亦然,有待也而死,有待也而生。吾一受其成形,
而不化以待尽。效物而动,日夜无隙,而不知其所终。薰然其成形,
知命不能规乎其前。丘以是日徂。吾终身与汝交一臂而失之,可不哀
与?女殆著乎吾所以著也。彼已尽矣,而女求之以为有,是求马于唐
肆也。吾服,女也甚忘;女服,吾也甚忘。虽然,女奚患焉!虽忘乎
故吾,吾有不忘者存。”

啮缺问道乎被衣,被衣曰:“若正汝形,一汝视,天和将至;摄汝
知,一汝度,神将来舍。德将为汝美,道将为汝居。汝瞳焉如新生之
犊而无求其故。”言未卒,啮缺睡寐。被衣大说,行歌而去之,曰:
“形若槁骸,心若死灰,真其实知,不以故自持。媒媒晦晦,无心而
不可与谋。彼何人哉!”

孔子围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大公任往吊之,曰:“子几死乎
?”曰:“然。”“子恶死乎?”曰:“然。”任曰:“予尝言不死
之道。东海有鸟焉,其名曰意怠。其为鸟也,囗囗(左“羽”右“分
”)囗囗,而似无能;引援而飞,迫胁而栖;
进不敢为前,退不敢为后;食不敢先尝,必取其绪。是故其行列不斥
,而外人卒不得害,是以免于患。直木先伐,甘井先竭。子其意者饰
知以惊愚,修身以明囗,昭昭乎如揭日月而行
,故不免也。昔吾闻之大成之人曰:‘自伐者无功,功成者堕,名成
者亏。’孰能去功与名而还与众人!道流而不明居,得行而不名处;
纯纯常常,乃比于狂;削迹捐势,不为功名。是故无责于人,人亦无
责焉。至人不闻,子何喜哉!”孔子曰:“善哉!”辞其交游,去其
弟子,逃于大泽,衣裘褐,食杼栗,入兽不乱群,入鸟不乱行。鸟兽
不恶,而况人乎!

孔子见老聃,老聃新沐,方将被发而干,蛰然似非人。孔子便而待
之。少焉见,曰:“丘也眩与?其信然与?向者先生形体掘若槁木,
似遗物离人而立于独也。”老聃曰:“吾游心于物之初。”孔子曰:
“何谓邪?”曰:“心困焉而不能知,口辟焉而不能言。尝为汝议乎
其将:至阴肃肃,至阳赫赫。肃肃出乎天,赫赫发乎地。两者交通成
和而物生焉,或为之纪而莫见其形。消息满虚,一晦一明,日改月化
,日有所为而莫见其功。生有所乎萌,死有所乎归,始终相反乎无端
,而莫知乎其所穷。非是也,且孰为之宗!”孔子曰:“请问游是。
”老聃曰:“夫得是至美至乐也。得至美而游乎至乐,谓之至人。”
孔子曰:“愿闻其方。”曰:“草食之兽,不疾易薮;水生之虫,不
疾易水。行小变而不失其大常也,喜怒哀乐不入于胸次。夫天下也者
,万物之所一也。得其所一而同焉,则四支百体将为尘垢,而死生终
始将为昼夜,而莫之能滑,而况得丧祸福之所介乎!弃隶者若弃泥涂
,知身贵于隶也。贵在于我而不失于变。且万化而未始有极也,夫孰
足以患心!已为道者解乎此。”孔子曰:“夫子德配天地,而犹假至
言以修心。古之君子,孰能脱焉!”老聃曰:“不然。夫水之于汋也,
无为而才自然矣;至人之于德也,不修而物不能离焉。若天之自高,
地之自厚,日月之自明,夫何修焉!”孔子出,以告颜回曰:“丘之
于道也,其犹醯鸡与!微夫子之发吾覆也,吾不知天地之大全也。”

舜问乎丞:“道可得而有乎?”曰:“汝身非汝有也,汝何得有夫
道!”舜曰:“吾身非吾有也,孰有之哉?”曰:“是天地之委形也
;生非汝有,是天地之委和也;性命非汝有,是天地之委顺也;子孙
非汝有,是天地之委蜕也。故行不知所往,处不知所持,食不知所味
。天地之强阳气也,又胡可得而有邪!”

孔子问子桑囗(上“雨”下“乎”音hu4)曰:“吾再逐于鲁,
伐树于宋,削迹于卫,穷于商周,围于陈蔡之间。吾犯此数患,亲交
益疏,徒友益散,何与?”子桑hu4曰:“子独不闻假人之亡与?
林回弃千金之璧,负赤子而趋。或曰:‘为其布与?赤子之布寡矣;
为其累与?赤子之累多矣。弃千金之璧,负赤子而趋,何也?’林回
曰:‘彼以利合,此以天属也。’夫以利合者,迫穷祸患害相弃也;
以天属者,迫穷祸患害相收也。夫相收之与相弃亦远矣,且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亲,小人甘以绝,彼无故以合者
,则无故以离。”孔子曰:“敬闻命矣!”徐行翔佯而归,绝学捐书
,弟子无挹于前,其爱益加进。异日,桑hu4又曰:“舜之将死,
真泠禹曰:‘汝戒之哉!形莫若缘,情莫若率。’缘则不离,率则不
劳。不离不劳,则不求文以待形。不求文以待形,固不待物。”

庄子见鲁哀公,哀公曰:“鲁多儒士,少为先生方者。”庄子曰:
“鲁少儒。”哀公曰:“举鲁国而儒服,何谓少乎?”庄子曰:“周
闻之:儒者冠圜冠者知天时,履句履者知地形,缓佩玦者事至而断。
君子有其道者,未必为其服也;为其服者,未必知其道也。公固以为
不然,何不号于国中曰:‘无此道而为此服者,其罪死!’”于是哀
公号之五日,而鲁国无敢儒服者。独有一丈夫,儒服而立乎公门。公
即召而问以国事,千转万变而不穷。庄子曰:“以鲁国而儒者一人耳,
可谓多乎?”

孔子问于老聃曰:“今日晏闲,敢问至道。”老聃曰:“汝齐戒,
疏瀹而心,澡雪而精神,掊击而知。夫道,窨然难言哉!将为汝言其崖
略:夫昭昭生于冥冥,有伦生于无形,精神生于道,形本生于精,而万
物以形相生。故九窍者胎生,
八窍者卵生。其来无迹,其往无崖,无门无房,四达之皇皇也。邀于
此者,四肢强,思虑恂达,耳目聪明。其用心不劳,其应物无方,天
不得不高,地不得不广,日月不得不行,万物不得不昌,此其道与!
且夫博之不必知,辩之不必慧,圣人以断之矣!若夫益之而不加益,
损之而不加损者,圣人之所保也。渊渊乎其若海,魏魏乎其终则复始
也。运量万物而不匮。则君子之道,彼其外与!万物皆往资焉而不匮
。此其道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