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感人的88个动物故事,纯情之爱

  迪卡尔,17世纪时出生于法国,他对数学的贡献相当大——他是第一个发现直角坐标的人。

凯伍斯。裘留斯·凯撒是古代罗马一位强有力的统治者,也是一位具有世界影响的杰出政治家和军事家,他虽然没有称帝,人们却仍称他为“凯撒大帝”。他的业绩和声望是许多帝王所无法相比的。

  早就想带儿子爬一次山。这和锻炼身体无关,而是想让他尽早知道世界并不仅仅是由电视、高楼以及汽车这些人工的东西构成的。只是这一想法的实现已是儿子两岁半的初冬。

  可惜他一生穷困潦倒,一直到52岁都默默无名。当时法国正流行黑死病,迪卡尔不得不逃离法国,流浪到瑞典当乞丐。

  公元前100
年,凯撒诞生于罗马郊外一座贵族的庄园里。凯撒的父亲是一位法官,后来出任亚细亚长宫,凯撒15
岁的时候,父亲病死了。凯撒的母亲是一位自尊心很强的女性,她对儿子的教育极为重视,决心把儿子培养成为一个真正的贵族。凯撒少年时就显得英姿挺拔、器宇轩昂,讲希腊语如同讲拉丁语一样流畅,文章写得很好,简洁而具有说服力。

  初冬的山上满目萧瑟,本就稀拉的树木因枯叶的飘落更显得孤单,黄土地少了绿色的润泽而了无生气。置身在这空旷寂寥的山上,更多感受到的是一种原始的静谧和苍凉。

  某天,他在市场上乞讨时,有一群少女经过,其中一名少女发现他的口音不像是瑞典人,好奇心促使少女上前问他——

  当时的罗马是一座巍峨壮丽的大都市,实力强盛。富有的贵族们荒淫无度,沉迷于声色犬马并不能使他们感到满足,他们更喜欢观看竞技场上奴隶、战俘和野兽的搏斗。当角斗士们互相残杀,或暴一个个地被野兽撕成碎片吞噬的时候,他们便发出疯狂的欢呼,这才感到足够的刺激。

  因此,当儿子发现了一只蚂蚱并惊恐地指给我看时,我也感到十分惊讶。我想这绝对是这山上唯一至今还倔强活着的蚂蚱了。

  “你从哪来啊?”

  那时罗马没有君主,是民主的共和制,由元老院选出执政官管理国家。

  我蹑手蹑脚地靠过去,它发现有人,蹦了一下,但显然已很衰老或孱弱,才蹦出去不到一米。我张开双手,迅疾扑过去将它罩住,然后将手指裂开一条缝,捏着它的翅膀将他活捉了。这只周身呈土褐色的蚂蚱因惊惧和愤怒而拼命挣扎,两条后腿有力地蹬着。我觉得就这样交给儿子,必被它挣脱。于是拔了一根干草,将细而光的草秆从它身体的末端捅入,再从它的嘴里捅出——小时候我们抓蚂蚱,为防止其逃跑,都是这样做的,有时一根草秆上要穿六七只蚂蚱。蚂蚱的嘴里滴出淡绿的液体,它用前腿摸刮着,那是它的血。

  “法国。”

  然而实际上,掌握实权的政客和军人之间矛盾重重,经常发生内战。年轻的凯撒深感除了急需严格的法律之外,还得有一个强有力的而且是公正无私的人来领导,才能避免内乱,减少社会的动荡。

  儿子握住草秆,将蚂蚱盯视了半天,然后又继续低头用树枝专心致志地刨土。

  “你是做什么的啊?”

  凯撒的姑父凯伍斯·马留斯曾出任罗马执政官。他原是平民出身,从军以后屡建战功。他为人朴实,深受军队和人民爱戴,所以政治上一帆风顺。

  儿子忽然急切地叫起来:“跑了,跑了”

  “我是数学家。”

  自从他娶了凯撒的姑母尤利亚后,便开始与贵族合作,正因为有了贵族的支持,他被选为执政官,也就是罗马的最高行政长官。

  我扭头看见儿子只握着一根光秃秃的草秆。上面的蚂蚱已不翼而飞。我连忙跟儿子四处寻找。其实蚂蚱并未逃出多远,它已受到重创,只是在地上艰难地爬,间或无力地跳一下,因此我未找出两步就轻易地发现了它,再一次将它生擒。我将蚂蚱重新穿回草秆,所不同的是,当儿子又开始兴致勃勃地刨土时,我并没有离开,而是蹲在儿子旁边注视着蚂蚱。我要看看这五脏六腑都被穿透的小玩意儿究竟用何方法逃跑。

  这位少女叫克丽丝汀,18岁,是一位公主,她和其他女孩不一样,并不喜欢当时流行的文学,而是热衷于数学。当她听到迪卡尔说明身份之后,感到很有兴趣,于是把迪卡尔邀请回宫。

  在马留斯的时代,贵族政治的统治是牢固的。可是当他去世后,罗马的政局便开始出现混乱。正如中国有一句俗话说的:乱世出英雄。凯撒就是在这乱世之中开始显露他的才华,从而崭露头角的。若以他的血统和财富论,他完全可以和贵族联合,轻而易举地走上统治者的地位。然而他不想这样做,他却选择了一条争取平民支持的道路。

  儿子手里捏着的草秆不经意间碰到了旁边的一丛枯草。蚂蚱迅速将一根草茎抱住。随着儿子手抬高,那穿着蚂蚱的草秆渐成弓形,可是蚂蚱死死地抱住草茎不放。难以想象这如此孱弱和受着重创的蚂蚱竟还有这么大的力量!儿子的手稍一松懈,它就开始艰难地顺着草茎往上爬,它每爬行一毫米,都要停下来歇一歇,或许是缓解一下身体里的巨大疼痛。穿出它嘴里的草秆在一点一点缩短,退出它身体的草秆已被它的血染得微绿。

  迪卡尔就成了克丽丝汀的数学老师,将一生的研究成果倾囊相授给她。克丽丝汀的数学日益进步,直角坐标当时也只有迪卡尔这对师生才懂。

  凯撒的岳父辛拿曾与马留斯一起出任罗马的执政官,他们共同的敌人是柯奈留斯·苏拉。马留斯和辛拿先后去世后,苏拉大权在握,余恨未消,对政敌一派的人进行疯狂的报复。但是,他对英俊而才华出众的凯撒却非常赏识,想把他拉到自己手下。

  儿子手里握着的草杆再没有动。我抬眼一看,原来他早已如我一样,呆呆地盯着蚂蚱的一举一动,并为之震惊。我慢慢站起来,随即向前微微弯腰。

  后来,他们之间有了不一样的情愫,发生了轰动一时的师生恋。这件事传到国王的耳中,国王相当愤怒,下令将迪卡尔处死。克丽丝汀以自缢相逼。国王害怕宝贝女儿真的会想不开,于是将迪卡尔放逐回法国,并将克丽丝汀软禁。

  有一天,苏拉在家中设宴,把凯撒请来,让自己的女儿在一旁侍陪。席间,他对凯撒说了许多恭维的话,说他前程无量,只可惜娶了叛逆之女为妻,这会影响他的前途。

  儿子以为我又要抓蚂蚱,连忙喊:“别,别动它!它太厉害了!”

  迪卡尔回到法国后,没多久就染上了黑死病,躺在床上奄奄一息。迪卡尔不断地写信到瑞典给克丽丝汀,但却被国王给拦截没收,所以克丽丝汀一直没收到迪卡尔的信……

  凯撒已经听出苏拉的用意,心里很不是滋味,神色凛然地回答:“政治上的恩怨已成为过去。如果有一天罗马真正需要我,决不会计较我的亲戚是谁。而我,一旦有机会为罗马服务时,我也不会把国家政治和私人关系连在一起。凡事只求光明磊落,问心无愧就行了。不知您老人家意下如何?”

  我明白儿子的意思,他其实是在说:“它太顽强了!”

  在迪卡尔快要死去的时候,他寄出了第13封信,没多久就气绝身亡了。

  苏拉满面羞惭,却不死心,反而更加露骨他说:“好孩子,你才智出众,品格修养也高人一等,我所见到的年轻人中,还没有人能与你相比。我已经老了,国家的前途就寄托在你们这些出类拔萃的年轻人身上。”停了停,他又提到手下著名的将军庞培,说:“庞培只比你大几岁,手上已经有了兵权。

  儿子大概永远都不会明白我弯腰的意思。我几乎是在下意识地鞠躬,向一个生命,一个顽强的生命鞠躬。

  这封信的内容只有短短的一行:r=a(1-sinθ)

  在我看来,他的才能远不如你呢!”

  国王拦截到这封信之后,拆开一看,发现并不是一如往常的情话。国王当然看不懂这项数学式,于是找来城里所有科学家来研究,但都没有人能读懂它的意思。国王心想,反正迪卡尔就快死了,而且公主被软禁时都闷闷不乐的,所以,就把信交给克丽丝汀。

  凯撒一声不响,低头沉思。

  克丽丝汀收到这封信时雀跃无比,她很高兴她的爱人还在想念她。她立刻动手研究这行字的秘密。没多久就解出来了,用的就是直角坐标图:

  苏拉以为他动心了,接着说:“假如我们结成一门亲戚,我可以保证,元老院里所有的人都会遵从我的意思,把你视为我唯一的继承人,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一番好意。”

  当θ=0度时,r=a(1-0)=a——A点

  显然,他要凯撒抛弃辛拿的女儿。

  当θ=90度时,r=a(1-1)=0——B点

  过了好一会,凯撒抬起头来,意志坚决他说:“我和可奈莉亚结婚以来,恩爱情深。如弃她于不顾,情理上说不过去,必将遭世人唾骂。您老人家的一番美意,只好心领了。谢谢您的盛情款待,再见!”说完起身离去。

  当θ=180度时,r=a(1-0)=a——C点

  苏拉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这么不识好歹,暗暗咬牙切齿,决心置凯撒于死地,否则必将成为后患。他派了一名刺客,夜晚潜入凯撒的住所,要他务必杀掉这个年轻人。

  当θ=270度时,r=a(1+1)=2a——D点

  凯撒料到苏拉不会放过他,回去后就匆匆收拾了一下,骑上一匹快马连夜奔往亚细亚避难去了。

  把A,B,C,D四点用弧线连接起来形成的线就是有名的心脏线。

  刺客扑了个空。

  这就是迪卡尔和克丽丝汀之间的秘密数学式。

  苏拉为了巩固自己的实力,在元老院中大量安排自己的党羽。表面上是元老院决定国家大计,实际上完全听命于苏拉一人,他俨然以君主自居。直到公元前78
年去世为止。

  不久之后那位国王也死了,克丽丝汀继承王位,登基之后马上派人在欧洲四处寻找迪卡尔的踪迹,但再也找不到了。

  凯撒最初出任的公职是朱彼特祭司,没有多少实权,只是主管祭神,并享有贵族的种种特权。他利用宗教场所发表演说,结交各阶层人士,散布自己的主张和影响。后来又出任一位地方长官的幕僚,被作为使者派往罗马的同盟国比提尼亚,在那里,他获得了军人最高荣誉——槲叶之冠。

  传说,这第13封另类情书还保留在欧洲的迪卡尔纪念馆里……

  苏拉死后,凯撒立即返回罗马,以平民派领袖的姿态出现。由于他乐善好施,广为交游,虽负债累累,却赢得了平民的好感。后来因触怒了苏拉的余党,他不得不再度离开罗马,到东方的罗洛斯去研究雄辩术——这是作为政治家所不能缺少的本领。

  意林札记

  当时地中海沿岸海盗极为猖獗。凯撒还没到小亚细亚,就落入海盗之手。

  驻足观看我们的人生,没有什么样的事情里面不含有情愫的。语言文字可以表达情意绵绵的爱情,数学公式也可以表达真挚的情感。现代生活中,情感生活是我们的生命主线,没有了这个生命的主线,一切都将变的暗淡无光。(王颖)

  他并不惧怕,坦然地告诉海盗头目:自己一无所有,身边只有一些诗稿。如果他们愿意,他可以念给他们听。海盗们觉得这个年轻人对他毫无用处,便把他放了。

  凯撒获释后,立即招募海岸边城市的年轻人组成军队,然后去袭击海盗,把他们抓来,一个个钉在十字架上处死。

  公元前74
年,罗马与彭特斯王——米特里勒特斯六世之间再度爆发战争,凯撒带领自己组建的军队参战。第二年,他返回罗马时,已被选为祭司团的成员。

  这时罗马当政的是两位执政官,一位是卓越的军人庞培,另一位是镇压了斯巴达克斯奴隶起义军而成名的克拉苏。这两人执政后着手改变苏拉当政时的旧体制,并赦免逃亡西班牙的平民党人。凯撒的妻弟也在这次大赦之列。

  凯撒的声望和地位虽然远不及两位执政者,但人们已经能感觉到他在罗马政坛上的影响力了。

  海盗的骚扰和东方的叛乱一直没有平息,元老院授命庞培率军去平叛。

  看见庞培耀武扬威地出征,凯撒的心里也是痒痒的,很想轰轰烈烈地干一场。

  他知道没有武力作后盾,就不可能出人头地。更何况自己债务缠身,只有在战斗中才能获取财富,以了清那些债务。

  他向元老院建议:目前西班牙叛乱正烈,他愿意带领一支军队前去平乱。

  他的请求得到元老院批准。于是,凯撒率领一支大军浩浩荡荡地向西班牙进发。

  在罗马,虽然军纪和军阶严格,但军官的饮食起居必须和士兵一样,没有什么特殊的。凯撒也不例外。他身为统帅,与士卒同甘共苦,不分彼此,赢得了部下的忠诚拥戴,甘愿效命。在行军途中,凯撒感染热病。好友凯希思劝他暂停休息,等身体复原后再继续前进。凯撒坚决不同意。凯希思只好叫士兵用担架抬着他前进。经过几个月的鏖战,终于平定了西班牙的叛乱,这时他的健康已恢复。他挑选了一部分部队留在西班牙,然后凯旋回国。不久,他被任命力驻西班牙的财政官。这是古罗马的每个政治家所必须经过的一个迸身之阶梯。

  凯撤这时已经年过30
了,他对自己的成就很不满意。有一次,他来到格地斯的赫邱利神殿旁,抬头注视着亚历山大大帝的雕像,想到这位伟人在他这个年龄已经征服了世界,不觉泪流满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