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谡失街亭,圣经故事

  古代印度是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它和中国、埃及、巴比伦并列为东方的四大古国。勤劳、勇敢的印度人民,曾经创造了灿烂的古代文明,为人类作出了自己的贡献。但是,几千年来,印度社会的发展一直比较迟缓。这与印度存在着一个的森严的等级制度一种姓制度有着一定的关系。

诸葛亮平定南中之后,又经过两年准备,公元227年冬天,就带领大军驻守汉中。因为汉中接近魏、蜀的边界,在那里可以随时找机会进攻魏国。

亚哈之死 89

  印度的名称起源于印度河。中国汉代史籍译作“身毒”或“天竺”,直到唐代才改译为“印度。

离开成都的时候,他给后主刘禅上了一道奏章,要后主不要满足现状,妄自菲薄;要亲近贤臣,疏远小人;并且表示他决心担负起兴复汉朝的责任。这道奏章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出师表》。

列王纪上22:1-29
历代志下18:1-28

  
有一天,亚哈的王宫来了一位贵客。这人是谁?他是……犹大的国王约沙法,他来与亚哈、耶洗别小住一段时间。
  
犹大国王来拜访以色列国王,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在耶罗波安和巴沙做以色列王的时候,以色列和犹大两国之间战祸不断,不是今天你打我,就是明天我打你,似乎两国之间有莫大的仇恨。实际上,这不过是场可悲、无聊的战争,是一场兄弟间的内战。因为犹大国和以色列国本来是由一个王国分裂而成的,两国的人民都拥有共同的祖先、共同的语言,属于同一个民族,所以,不管怎么打都是自己人打自己人。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到亚哈的父亲暗利当上了以色列的国王,两国之间的战争终于结束了,暗利和当时的犹大国王签定了一个和平条约。
  
如今亚哈做了以色列的国王,约沙法则做了犹大的国王。约沙法和亚哈不同,他是一位敬畏上帝的国王。在以色列国历代的国王中没有一个是敬畏上帝的,可是,在犹大国的国王中却有几位敬畏上帝的国王,约沙法就是其中的一位。
  
小朋友,往后我还会讲好几位犹大国王的故事,到时你对犹大的国王也会有进一步的了解。
  
约沙法不仅和亚哈成为好朋友,而且还决定和亚哈结亲。约沙法的长子要娶亚哈和耶洗别的女儿为妻。
  
约沙法这样做实在不讨上帝的喜悦,因为敬畏上帝的约沙法根本就不应该和亚哈、耶洗别一家那么亲密,就如上帝的仆人不应该与魔鬼的奴仆交往密切一样。更何况约沙法还想和亚哈结亲呢?
  
现在,约沙法到亚哈的王宫作客,他们俩在一起商讨了许多大事。其中最重要的一件是针对亚兰国王便哈达的。便哈达?他不是和亚哈签订了盟约吗?难道有问题了?是的,以色列人和亚兰人又要打仗了。
  
从这次亚哈和约沙法两位国王会面的时间算起,到便哈达率领亚兰大军第二次进攻以色列遭到惨败,被迫向亚哈投降,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亚哈在和便哈达签订盟约之后,就把便哈达给放了。合约中的一条是,便哈达要把其父从以色列人夺取的城池都归还给以色列。可是便哈达回国后,没有遵守诺言,把该还的城池还给以色列。这使得亚哈非常生气。
  
基列的拉末城就是其中一座该归还给以色列的城池。拉末城位于约旦河的东边,就是流便、迦得和半个玛拿西支派居住的地方。拉末是一座逃城。它建于所罗门王时代,后来落入亚兰人手中。
  
亚哈和约沙法在谈起拉末城时,气愤地说:“便哈达这个背信忘义的人,要是他不把基列的拉末城还给我,我就自己去夺回来。为了夺回拉末城,我不惜向便哈达宣战。”
  
亚哈说到这儿,突然把话锋一转,问约沙法:“你愿意出兵助我一臂之力,把拉末城夺回来吗?”
  
约沙法马上答应说:“那当然了!你只管放心,我一定会率领犹大军队帮你争战。让咱们俩联手把亚兰人赶出基列的拉末城。”
  
亚哈见约沙法那么爽快,满口答应,心中非常高兴,他认为只要有约沙法出兵相助,那么夺回基列的拉末城肯定是十拿九稳的事。
  
可是,约沙法并不像亚哈这么乐观,他不认为两国联合出兵就一定能打败亚兰军队。约沙法想先求问一下上帝,看他会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帮助他们。
  
小朋友,你看出亚哈和约沙法的不同之处了吧。亚哈在做任何事之前,从来没想过要依靠上帝,他觉得靠自己就能一手遮天,把事情办妥。而约沙法却明白若离开上帝,他将一事无成。他深信没有上帝的祝福,什么事也不会顺利。
  
所以,约沙法建议在决定出兵之前,先求问上帝,看看上帝是不是同意他们的做法。约沙法对亚哈说:“我们今天就求问上帝对这事的旨意吧。”
  
亚哈表面上不得不接纳约沙法的建议。于是,他派人召集以色列国的众先知,想透过他们求问上帝。
  
撒玛利亚的城门前有一大片空地。现在,这片空地上黑压压地站了好几百人。在他们面前,并肩坐着以色列王亚哈和犹大王约沙法。站在这片空地上的是些什么人呢?
  
他们是亚哈请来的先知。亚哈这次可是做足了功夫,不是只请几个先知,而是请了足足四百个先知。可惜的是,尽管人很多,但他们当中却没有一个是上帝的先知,他们都是只会说谎的假先知。
  
亚哈开口问面前站着的先知们:“你们说,我们该不该出兵攻打基列的拉末城呢?我出兵会不会得胜呢?”
  
这些先知们彼此议论一番,很快得出了一个相同的结论。他们派一个代表把结论告诉亚哈,说:“陛下,我们一致认为你应该出兵攻打基列的拉末城。上帝肯定会使你得胜。你会打败亚兰军队,夺回基列的拉末城。”
  
亚哈听了先知的这番话,转头得意地看了约沙法一眼,好像在说:“怎么样?现在你该放心了吧!”
  
可是,约沙法脸上并没有露出轻松的神情,反而眉头微皱。约沙法根本不相信这些先知的话,因为他们不是上帝选召的先知,他们全是以色列第一任国王耶罗波安设立,事奉但和伯特利两地金牛犊的先知。
   约沙法迟疑了一下,转脸问亚哈:“难道这里没有上帝的先知吗?”
   亚哈听了约沙法的话心里一阵不快。他看出约沙法对他并不完全信任。
  
亚哈勉强地回答说:“有的,有一位上帝的先知。不过我没请他来,我恨他。因为他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一句好话,尽跟我讲些不吉利的话。”
  
亚哈,你说这话没错,上帝的先知确实没有对你说过一句好话。但是,这只能怪你自己。谁叫你不敬畏上帝,又是一个邪恶的国王呢?上帝的先知对你这种人当然没什么好话可说。
  
亚哈心里很不愿意把上帝的先知请来,可是,他又不好拒绝约沙法的要求,他毕竟是有求于约沙法啊!
  
“去,给我把那人找来。”亚哈吩咐身旁一名侍从说。那名侍从马上遵命而去。
  
亚哈要找的这位先知会是谁呢?……小朋友,你们也许会回答:“当然是以利亚。”
  
不对,不对,答错了。亚哈要找的先知不是以利亚,而是米该雅。米该雅和以利亚一样,都是上帝的先知。
  
只见那名侍从离开亚哈之后,往监狱直奔。监狱?没错。亚哈把米该雅给关进了监狱。因为米该雅曾经责备亚哈所犯的种种罪行,提出警告,得罪了亚哈,所以被亚哈给关进监狱。
  
那名侍从赶到监狱,把米该雅从牢里提出来。当着米该雅的面,侍从把事情的经过大概说了一遍。最后,他对米该雅说:“所有的先知都预言亚哈王会得胜,你要是放聪明一点儿的话,就顺着他们说。”
  
然而,米该雅却坚决地摇着头说:“上帝对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我绝不会随便附和人。”
  
那名侍从一看米该雅这个态度,不再言语,押着米该雅匆匆去见亚哈。与此同时,亚哈和约沙法仍然在城门前的空地上,焦急地等待米该雅的到来。
  
很快地,米该雅就站在两位国王面前。亚哈满脸怒容,瞪着米该雅,而约沙法却用尊敬和同情的目光上下打量面前这位上帝的仆人。约沙法觉得把上帝的先知关进监狱,实在是一件大大得罪上帝的坏事。
   “米该雅!”亚哈问:“你说,我们该不该去攻打基列的拉末城?”
  
米该雅的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回答说:“去,只管去,上帝会保佑你打败亚兰人的。”
   亚哈从米该雅嘲笑的语调中,听出米该雅在说反话。
  
“米该雅!”亚哈厉声喝道:“你给我说实话,上帝真的是这样告诉你的吗?”
  
米该雅收起讥讽的笑容,脸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他目光炯炯地看着亚哈,一字一句地回答说:“我看见以色列人散在山上,好像没有牧人的羊群一样。”
  
米该雅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小朋友,米该雅说的牧人指的就是以色列王亚哈。以色列人像没有牧人的羊群,则是预言亚哈将在战争中阵亡,以色列人将失去他们的国王,如同羊群失去牧人一样。
  
亚哈一下子反应过来,明白了米该雅这句话的意思。他气急败坏地对约沙法说:“你看,我不是告诉过你吗?这个人尽指着我说坏话,从来不对我讲好话。”
  
这时一个巴力的先知从人群中走出来,打了米该雅一记耳光。亚哈见了也没有制止,看来,他默许了那人对米该雅的侮辱。
  
亚哈怒气冲冲地下令叫那名侍从把米该雅押回监狱,他又恶狠狠地对那名侍从说:“记住!千万不要让米该雅吃饱喝足,叫他多受点儿苦头。等我打胜仗回来再好好收拾他。”
  
你说亚哈是不是很残忍?他怎么可以这样折磨上帝的先知,米该雅是奉上帝的旨意来警告他,可是,亚哈却毫不理会。
  
亚哈不顾米该雅的警告,还是点兵出征。尽管犹大王约沙法听了米该雅的预言,不想出兵帮助亚哈,可是,他又不好意思收回自己的承诺。他既然已经答应亚哈要助他一臂之力,只好勉强和亚哈一块儿出征。

  自20世纪20年代起,在印度河谷先后发现几个古代城市遗址,著名的有哈拉巴和摩享佐·达罗,因此统称为哈拉巴文化。哈拉巴文化存在年限约为公元前三千年代中叶至前二千年代中叶。历史学家一般都认为,哈拉巴文化的创造者,就是印度的原始居民达罗毗荼人。。

过了年,诸葛亮采用声东击西的办法,传出消息,要攻打郿城(今陕西眉县),并且派大将赵云带领一支人马,进驻箕谷(今陕西褒城北),装出要攻打郿城的样子。魏军得到情报,果然把主要兵力去守郿城。诸葛亮趁魏军不防备,亲自率领大军,突然从西路扑向祁山(今甘肃礼县东)。

列王纪上22:30-40
历代志下18:29-34

  
嗖!嗖!嗖!成千上万枝利箭在空中交叉乱飞,不断有中箭的士兵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更多的士兵死在刀剑之下。这真是一场恶战,便哈达率领的亚兰军队,与亚哈、约沙法率领的以色列和犹大联军,正打得天昏地暗。
  
小朋友,战争是非常可怕,又可恶的。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和人类始祖的时候,世间没有战争,一切都是美好的。后来,人类互相残杀全是因为犯罪的缘故。
  
亚哈和约沙法两人不听米该雅的劝阻和警告,率领以色列和犹大联军来到基列的拉末城下,与便哈达的亚兰军队作战。
  
开战前,亚哈告诉约沙法说,他不穿王袍改穿普通士兵的衣服上阵指挥。亚哈因为心里害怕,希望藉此逃过亚兰士兵的眼睛,免得他们认出他来。亚哈觉得这样或许能逃脱死亡。
  
约沙法没有像亚哈改装,他仍旧穿着王袍上阵。不过这样一来,约沙法可就惨了,亚兰士兵都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以为他是以色列王亚哈。
  
便哈达在开战前,对手下的将士做了一番部署,说:“这次你们一定要给我把亚哈抓回来,不管是死是活。你们只管集中兵力盯住亚哈一个人进攻。记住!千万不要疏忽大意,让亚哈给跑了。”
  
亚兰士兵得到国王的命令后,像风暴一样卷进了战场。便哈达手下的三十二个车兵长把约沙法当作亚哈,一齐朝约沙法的方向攻去。他们越攻越近,眼看着就要把约沙法给包围了。
  
约沙法啊!你在这儿干什么呢?你根本就不应该出兵帮亚哈作战。亚哈的事压根儿与你无关,你要是待在耶路撒冷,不就平安无事了吗?
  
可惜,这位敬畏上帝的犹大王没有待在自己的王宫,他自投罗网,陷入了战争的漩涡,处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下。就在约沙法走投无路的时候,情急之中他仰脸向上帝呼求。上帝答应了约沙法的呼求。
  
亚兰士兵突然发现他们穷追不舍的人原来不是以色列王亚哈,于是马上停止追击,掉转战车向另外一个方向进攻。约沙法因此脱离了死亡的阴影。虽然约沙法一意孤行,出兵帮助亚哈攻打基列的拉末城,但是上帝还是在他最危难的时候帮助了他。
  
亚兰士兵在整个战场四处搜寻以色列王亚哈,可是却连亚哈的影儿都见不到。到底亚哈躲在哪儿呢?……
  
其实,亚哈没有躲起来,他正在战场上指挥以色列军队战斗。只不过他身上穿的不是王袍,而是一件普通的军袍。难怪亚兰士兵眼睛找得发酸,都不见亚哈的踪影。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堂堂一国之君竟然会乔装上阵。
  
战场上有一个亚兰士兵勇猛地在和以色列士兵厮杀。他身上带的箭几乎全部射光了,只剩下最后一支。他抽出这支箭,拉弓上弦,没有好好瞄准,就胡乱向空中一射。他觉得反正只剩下最后一支箭了,瞄不瞄准都无所谓。可是,如果他知道这支箭射中的是谁的话,他一定会得意万分。他射中的……竟然是以色列王亚哈!
  
亚哈满以为乔装的他能在战场上逃过亚兰人的注意,保住自己的性命。没想到他最后竟然被一支无的之矢给射中了。
  
亚哈虽然中箭,仍然坚持不下战场,他忍着巨痛继续站在战车上指挥。终于,他撑不下去了,倒在战车里。没过多久,亚哈因为流血过多而死。那支无的之矢成了亚哈的夺命箭。
  
这时,夜幕即将降临,亚哈阵亡的消息一下子传遍了整个以色列和犹大的联军。以色列的军心一下子就乱了,阵形也乱了。战场上的以色列士兵开始仍下武器逃跑。漫山遍野都四散着抱头逃命的以色列人,就像一群没有牧人的羊。
  
上帝藉着先知米该雅的口所说的预言实现了。后来,以色列的残兵败将把国王的尸体运回撒玛利亚埋葬。亚哈生前使用过的战车溅满了血迹。有人把这辆战车拖到撒玛利亚城外的一个水池清洗。不料有几只觅食的狗跑到池边,舔亚哈的血。
  
以利亚不是曾经在拿伯的葡萄园对亚哈说预言:“狗要舔你的血。”上帝藉着以利亚说的这个预言也应验了。
  
小朋友,上帝是公义的,他一定会追讨人的罪债。你永远都不要忘记这一点!

  公元前二千年代中叶,属于印欧语系的许多部落,从中亚细亚经由印度西北方的山口,陆续涌入印度河中游的旁遮普一带,征服了当地的大部分达罗毗荼人。入侵者是白种人,自称”雅利安”,意为高贵者,以区别于皮肤黝黑的达罗毗荼人。经过几个世纪的武力扩张,雅利安人逐步征服了整个北印度。

蜀军经过诸葛亮几年严格训练,阵容整齐,号令严明,士气十分旺盛。自从刘备死后,蜀汉多年没有动静,魏国毫无防备,这次蜀军突然袭击祁山,守在祁山的魏军抵挡不了,纷纷败退。蜀军乘胜进军,祁山北面天水、南安、安定三个郡的守将都背叛魏国,派人向诸葛亮求降。

  雅利安人早先过着原始的游牧生活。入侵印度后,雅利安人吸收了达罗毗荼人的先进文化,由游牧转为定居的农业生活,并逐渐向奴隶社会过渡。

那时候,魏文帝曹丕已经病死。魏国朝廷文武官员听到蜀汉大举进攻,都惊慌失措。刚刚即位的魏明帝曹叡(音ruì)比较镇静,立刻派张郃带领五万人马赶到祁山去抵抗,还亲自到长安去督战。

  由于雅利安人对达罗毗荼人的征服和奴役,以及雅利安人内部贫富分化的结果,在雅利安社会中逐渐形成了一个森严的等级制度,这就是种姓制度。“种姓”一词在印度的梵文中叫“瓦尔那”,就是颜色或品质的意思。因此种姓制度又叫瓦尔那制度。

诸葛亮到了祁山,决定派出一支人马去占领街亭(今甘肃庄浪东南),作为据点。让谁来带领这支人马呢。当时他身边还有几个身经百战的老将。可是他都没有用,单单看中参军马谡。

  在种姓制度下,古代印度人被分为四个种姓: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

马谡这个人确是读了不少兵书,平时很喜欢谈论军事。诸葛亮找他商量起打仗的事来,他就谈个没完,也出过一些好主意。因此诸葛亮很信任他。但是刘备在世的时候,却看出马谡不大踏实。他在生前特地叮嘱诸葛亮,说:“马谡这个人言过其实,不能派他干大事,还得好好考察一下。”但是诸葛亮没有把这番话放在心上。这一回,他派马谡当先锋,王平做副将。

  婆罗门是祭司贵族。它主要掌握神权,占卜祸福,垄断文化和报道农时季节,在社会中地位是最高的。

马谡和王平带领人马到了衔亭,张郃的魏军也正从东面开过来。马谡看了地形,对王平说:“这一带地形险要,街亭旁边有座山,正好在山上扎营,布置埋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