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和尚状元,圣经故事

   

大卫与非利士王亚吉 70

亚伯兰与罗得

  明朝嘉靖年间,陕州有个寒门秀士姓李名文正,妻子赵氏名素月,夫妻俩恩爱非常。李文正寒窗苦读,盼望有朝一日蟾宫折桂。赵素月勤劳贤惠,为供丈夫读书日夜纺线织布,省吃俭用。这年正逢京城大开考场,赵素月把出嫁时陪送的簪环首饰变卖,加上平时积攒的银钱作为盘缠,送丈夫进京赴考。
  岂料当时担任主考的正是奸臣严嵩,李文正在考场上虽然文思泉涌,因无钱送礼行贿,竟被严嵩除名。李文正落榜后,心情格外沉重,想起贤妻为自己求取功名日夜劳作,费尽千辛万苦,如今一番心血汗水全部付之东流,有何颜面回家去见妻子?何况水远山长又身无分文。山穷水尽的李文正决意了此残生,为了不给店家添麻烦,他一个人悄悄地出了京城来到东郊,在一棵柳树上上了吊。
  也是李文正命不该绝,此时恰好白云山永福寺住持洞明长老云游路过此地,将气息未断的李文正救了过来。洞明长老问道:“书生姓甚名谁家乡何处?为何如此轻生?”
  李文正跪倒在洞明长老面前,把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然后哀求道:“老禅师既然救下小生性命,小生也已绝了尘念,恳请老禅师将小生收归门下吧!”
  洞明长老叹道:“今日相遇是你我的缘分,看你如此诚心,老衲收下你就是。”
  李文正跟随洞明长老来到京东白云山永福寺后,老禅师为李文正剃度受戒,取法号法正。法正从此一心向佛,每日虔诚诵念经文,抄写经卷。洞明长老见他天姿聪慧,十分厚爱,除了讲授佛理还经常与他谈古论今,师徒之间宛若挚友。
  这永福寺已有百年历史,庙宇残破亟待修缮,洞明长老也早有此夙愿。于是提出要众弟子们化缘筹集修葺之资,众徒弟遵照师命各个捧着钵盂各奔东西,法正当然也在其中。
  一转眼五年过去了,众弟子募化的财帛已足够庙宇修缮之用。洞明长老便请来精工巧匠,用了两年的时间将山门、大雄宝殿、两厢偏殿、经堂、钟鼓楼全部修整一新,又重新铸造了一口大铜钟,将原来那口缺耳掉牙的老钟换下。
  修缮事毕,洞明长老便主持举行盛大的庆典法事。庆典的第一件事就是撞钟、奏佛乐。不料,那口新铸的大钟却连撞数次不响。众僧徒和铸造工匠面面相觑,惊诧不已。
  洞明长老双手合十,口诵“阿弥陀佛”佛号,然后对众僧徒道:“钟成不响,因尚有施主善缘未了,还需徒儿们辛苦一回再去募化,铜板不在多少,以响为足。”
  于是,众僧又二次下山化缘。法正下山后一个人走街串巷,手捧钵盂沿村庄乞求布施。这天,法正来到一个村庄,低头行走间忽听手中钵盂“当啷”一声响,一枚铜板落在钵中。法正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位荆钗布裙的女子。女子两眼怔怔地望着法正,忽然泪流满面道:“官人,我可把你找到了!”
  法正一愣——原来这位女施主竟是他的妻子赵素月!法正心里一颤,突然想到了师父的话:难道说师父说的大钟不响因尚有施主“善缘未了”就应在素月的身上?方才赵素月将那铜板扔进钵盂中声音格外响亮,岂不是应了师父所说的“以响为足”吗?两件事都被自己遇上,莫非是佛祖有意安排……赵素月见法正沉默不语,两眼的泪水如泉般涌了出来,一边哭一边倾诉离别之苦。丈夫进京赴考数年不归又音讯全无,赵素月日夜心神不宁,后来便离家寻夫。一个从未出过家门的妇人背井离乡,像大海捞针一般找寻丈夫,实在是件不可思议的事。赵素月身上的钱越来越少,最后不得不沿路乞讨,这样寻访了五六年都没有找到丈夫的踪影。这日她遇上一个好心的大嫂,不但让她吃了一顿饱饭,临走时还给了她一枚铜板。赵素月拿着铜板,正遇上这化缘的和尚,她想将铜板施舍给和尚结个善缘以求佛祖保佑丈夫,却没想到这和尚正是她苦苦寻找了五六年的丈夫李文正。
  赵素月悲喜交加,也顾不得面前的丈夫已经是个和尚,拉住法正的手哭哭啼啼地说:“官人,你我夫妻分别多年,蒙佛祖保佑在此奇逢巧遇,咱们回家去吧。”法正急忙抽出手后退两步,哽咽着说:“素月,我对不起你……可是,我既入空门,便不想还俗了,你还是回去找个好人家安心过日子吧……”赵素月一听心中又气又痛,颤声说:“你竟如此无情无义,不顾我这些年来的苦楚?也罢,你若不肯回家我便跟着你去,你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法正皱了皱眉头却又无计可施,就这样,一个和尚无奈地带着一个女人回了白云山。
  洞明长老见法正带着一个女人回来,便问道:“命你下山化缘,为何带来一位女菩萨?”法正只好如实对师父说明原委,洞明长老微笑道:“既然如此,女施主来了不可慢待,但我寺院佛规女施主也当明白。就请到寺外村庄暂住几日,待铸好铜钟,老衲自有道理。”说罢便命法正将赵素月安排到山下一居士家中。
  次日,洞明长老便派徒弟请来铸造工匠重新铸造铜钟。经过数日精心制模,然后升火化铜。铜水熔化后,洞明长老亲手将法正带回来的那枚铜板掷进铜水中。说也奇怪,那铜板落入铜水中后,立刻腾起一股耀眼的红光。洞明长老大喜,挥手道:“浇铸!”
  大钟一次熔铸成功。
  大钟悬挂在钟楼上,洞明长老亲自撞钟三下,“咚——咚——咚——”响声浑厚、悠远、绵长,十里之外都听得见。
  大铜钟铸造成功后,洞明长老命法正将赵素月接到寺中。长老对法正说:“法正,现在你的佛缘已满,你妻子如此贤良,忠贞之心苍天可鉴。你还俗回乡夫妻团聚吧,日后必有善果。”
  法正跪在师父面前热泪盈眶:“师父恩德无以报答,请受徒儿一拜!”
  临别时洞明长老又赠李文正夫妻文银五十两,以作安家之用。李文正与妻子赵素月回到故乡陕州后,将破败房屋重新修整,生活安定下来。
  李文正本想与妻子安心地过男耕女织的日子,但赵素月却一定要李文正重新温习学业,将来再进京求取功名。李文正因前次科举受挫加上几年佛门清音洗涤,对功名利禄已视若浮云。赵素月却认为丈夫才气不凡,他日定会功成名就,不可埋没。在妻子苦苦劝导下,李文正也觉得不应辜负妻子的一片苦心,于是便又开始潜心读书。一晃,、三年过去了,又逢大比之年。赵素月为丈夫打点行囊,择吉日送他起身奔赴京城。这时奸臣严嵩已倒台,考场纪律整肃严明。大考后月余开榜,李文正独占鳌头名列榜首!
  在金殿上,皇帝御笔钦点头名状元时,一位大臣出班奏道:“万岁,查李文正本系还俗和尚,点和尚为头名状元从古至今尚无先例,望万岁斟酌……”嘉靖皇帝道:“国家选拔人才当无论出身唯才是举,况且太祖当初亦曾入寺为僧,点和尚出身的李文正为状元有何不可?”
  众臣听了,齐称皇上不愧圣明天子,国运必然大兴。
  因李文正是还俗和尚,世人便称其为“和尚状元”。后李文正出任知府、巡抚,为官清正,颇有政绩。

撒母耳记上27

创世记 13-14

   

   
没有多久,嫉妒和罪恶又占据了扫罗的心。他无法接受上帝厌弃他,另选大卫为王这个事实。扫罗还是定意要捉住大卫,把他杀了。他再三反悔对大卫的承诺,又外出搜捕大卫。

上帝呼召亚伯兰离开老家往一个陌生地方去的时候,祂应许亚伯兰会赐福给他。有的时候,我们也会答应为我们的玩伴和朋友做一些事,可是往往过后就反悔,不执行。这是不对的,也是不诚实的。上帝无论应许什么,祂都成全,上帝永不失约!上帝答应亚伯兰要赐福与他,果真就赐福与他。

   
消息传到大卫耳中,令他心灰意冷。还要继续逃亡吗?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会落在扫罗手中。

亚伯兰和罗得从埃及回到迦南地后,他们不断地从这个草原迁移到另一个草原去。

   
想来想去,最后他决定逃到非利士人的一个大城迦特,投奔那里的亚吉王。这是大卫二度到迦特。上一次他独自一人,差点儿遇到杀身之祸,若不是他装疯,非利士人才不会放过他。

上帝赐福与他们,亚伯兰和罗得的牛羊不断地增加。牛羊越多,需要的青草也越多,所以,他们不停地寻找新的草原。亚伯兰的牧人往往走在罗得的前面。有时候,亚伯兰的牧人刚刚找到一片青草茂盛的草原,罗得的牧人随后跟来,也要在同片的草原上喂他们的牛羊。亚伯兰的牧人说:“不行,我们先来,所以这里的草要先给亚伯兰的牲口吃。你们另外去找草原吧!”可是罗得的牧人不同意,于是,他们起了纷争。图片 1

    这次,情况不同,他带着六百人。

   
有时候,亚伯兰的牧人找到一口井,罗得的牧人也要用同一口井的水。这类的事层出不穷,很可能有一、二十次之多。罗得的牧人告诉罗得的时候,罗得就会说:“千万别让他们把你们赶走,要给我的牲口吃最好的草。”亚伯兰的牧人告诉他的时候,他会说:“哎呀!别惹麻烦,你们就到另外一片草原去吧!”亚伯兰不喜欢惹麻烦。可是,罗得的牧人却变本加厉,愈来愈大胆,经常赶走亚伯兰的牧人,使得他们很愤怒。亚伯兰听见也看见这些事,就很难过。罗得也听说了,他却一点儿也不在乎。

   
大卫啊!难道上帝不能保守你在本国平安吗?为什么一定要到异邦去?上帝岂不是还活着吗?

有一天,亚伯兰对罗得说:“罗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我的牛羊一天比一天多,我们如果在一块儿,草就不够吃,这样吧!你我分开住好了。”

   
这时,大卫的灵性正值低潮时期,他不相信,也不依靠上帝。他开始怀疑上帝的信实。

亚伯兰把罗得带到一座高山,从山顶他们可以看得很远。亚伯兰说:“罗得,你选吧!你愿上哪儿去?你往右,我就往左;你往左,我就往右。”

   
这回,亚吉没有赶大卫走,让他留下。亚吉心想:“这下可好了,有人可以帮我对抗扫罗。”

小朋友,你们知道罗得应当怎么回答吗?罗得应该说:“不,叔父,我怎么能先挑,你必须先挑。你是长辈,比我年长很多。况且,是上帝吩咐你离开老家而不是吩咐我。”这才是罗得应该说的话,但他并没有这样说。哎呀!罗得只为他自己着想,他很高兴有机会自己可以先挑。很多小孩也只知为自己着想,如果有机会挑选饼干或苹果,他们一定会选最大的饼干或最可口的苹果;这些孩子是自私的孩子。小朋友,如果让你们先选,你们怎么做呢?你是否总是挑选最大最好的?这样做不仅不好,也是犯罪!

   
不久,大卫就在迦特住腻了,无论他做什么,亚吉都暗中监视。大卫不习惯被人看管得这么严,很不是滋味。

罗得是个自私的人,他周围看看,看见约旦河在不远的地方,河边的草原是最好的。他想,我的牛羊在那里绝对长得又肥又壮。他再看,看见附近有所多玛和蛾摩拉两个大城,心想,我若住在这两座城旁边,就不愁没有生意做,可以赚大钱,说不定我会比我叔父亚伯兰更富有。

    离迦特不远,有个小镇洗革拉,从前属于以色列,后来被非利士人占领。

住在所多玛和蛾摩拉的人罪大恶极,什么坏事都做。可是,罗得不往这方面想,他不愿往这方面想,他想的是如何在那里赚大钱。所以,他就说:“叔父,让我和我的牛羊往约旦平原走吧!”

    “我可以住到洗革拉去吗?”大卫问亚吉。

罗得啊!你真应该为自己感到羞耻。难道你一定要得到最好的吗?亚伯兰听了之后说:“好吧!那么我就往反方向走。”

   
亚吉不反对,就让他搬过去。大卫和同伴立刻迁到洗革拉,跟随他的人不少是携家带眷的。

   
亚伯兰和罗得就此分开。罗得带着牧人和牲口往约旦河平原出发,亚伯兰则背向而行。亚伯兰为罗得的自私难过,但是没说什么。

    大卫面对的问题是:“怎么养活这么多人?”

上帝看见这一切,祂想安慰亚伯兰,就对他说:“亚伯兰,你是不是为了罗得的自私和离开伤心?但是,凡你眼目所看得到的地方,我不会给罗得,我要赐给你和你的子孙。”上帝好像对亚伯兰说:“亚伯兰,用不着担心,我会照顾你的。”亚伯兰不再伤心。但是,上帝还有话说:“亚伯兰,起来,走遍这地,看看我所赐给你的这地。”哦!亚伯兰心中多么感恩,上帝竟然如此眷顾他,应许供应他一切所需的。他又筑了一座坛献祭、感恩。罗得搬到约旦平原居住时,是否筑坛献祭?你认为如何?我不相信他有。

   
这的确是个难题,不过大卫有办法。隔些时候,他们就去攻击以色列人的老对头亚玛力人和其他附近的敌国。他无论到哪儿去,先把当地的人,不论男女老幼都杀个精光,然后,把他们的牛羊和金银带回洗革拉,每次收获都不错。

罗得起初住在草原,可是那里不安宁,常有野兽出没伤害人。所以,没有多久,罗得就搬进所多玛城,以为那里比较平安。可是,罗得搬进新家不久就打仗了。战争是恐怖的,使人家破人亡。现在罗得住的地方发生战乱。

    亚吉听说大卫外出,才回来,就问:“你上哪儿去了?”

有一位叫基大老玛的王,带了大批军队,往约旦平原来了。所多玛、蛾摩拉和其他城市的王听见这事,就将各队人马聚集一处,好抵抗来袭的敌军。可惜,他们寡不敌众,只好逃命。基大老玛来到所多玛,掳掠一切所有的:妇女、儿童、金银和牛羊。罗得一家被掳,他的牛羊也都被拿走了。这就是罗得的结局,是他自己所挑的。罗得啊!你在所多玛做什么?那里都是不信靠上帝的人,你不属于所多玛!转眼之间,罗得变得一贫如洗,一无所有。不仅如此,他还被基大老玛带走,被卖为奴隶。不过罗得的一个牧羊人逃跑了,基大老玛的兵怎么也抓不到他,他一口气跑到亚伯兰那里,告诉他所发生的事。

    “哦!”大卫回答:“我去攻打犹大南部,我自己的同胞。”  

哎呀!亚伯兰听了甚是惊讶。他说:“你说什么”他问来报信的人:“他们把罗得也带走了吗?糟糕!可怜的罗得!”他想了一会儿,然后……

   
亚吉微笑,想:“正合我意。他跟自己的同胞为敌,恐怕再回不去以色列了,这样,他就不得不留在此地,永远做我的仆人。”

“你知道吗?”亚伯兰说。他继续说:“我要想办法去救罗得。”

    他不知道大卫说谎,满心相信大卫的话。

他把他的仆人和牧人都召聚在一起,一共有三百一十八人,亚伯兰的仆人可真不少。他把武器、刀剑或其他的坚固棍子分发给他们,然后就去追赶基大老玛的军队。亚伯兰也许根本没有实力打败这队大军,不过,他会祷告求上帝的帮助。上帝听了他的祈求。当然,亚伯兰和他的仆人一定火速赶去救援,你说是不是?

   
大卫在洗革拉住了十六个月,亚吉一直蒙在鼓里。他从一开始就欺骗亚吉,为了继续隐瞒下去,一错再错。故此,上帝的祝福不会临到大卫,他在洗革拉住得不开心,也不平静。

天黑了,基大老玛的士兵躺下休息。但是,亚伯兰和他的人马整夜没睡,一直追赶,第二天早上就追上了。亚伯兰把他的人分成几队,分头攻打敌人。敌人心中没有准备,乱了方寸,慌慌张张地逃走,忙中有乱,什么都没拿,他们从所多玛抢来的男女老幼、牛羊和金银全都留下。罗得先前所拥有的一切也都被留下来。一下子,被掳的人全都得到自由。

 

罗得看见叔父亚伯兰自然喜出望外,他跟亚伯兰一起往回走。罗得不仅自己重获自由,他先前所有的一切也没有损失。将近所多玛城,原先躲起来的所多玛王,出来迎接亚伯兰。还有一个人也来迎接他们,他是谁?他看来像个王。小朋友,不错,他也是一个王。所多玛和蛾摩拉附近有一个城市叫撒冷,撒冷就是后来的耶路撒冷。撒冷王名叫麦基洗德。所多玛王不敬畏上帝,撒冷图片 2王却不同,他是一位敬畏上帝的王。他不仅是王,还是祭司,至高无上的祭司。他也出来迎接亚伯兰,为他祝福。

撒母耳记上28:1-2,29

麦基洗德体贴亚伯兰和他的仆人,知道他们又饿又渴,就带着饼和酒来欢迎他们,给他们吃,给他们喝。麦基洗德的设想真是周到。我们刚才说过麦基洗德是个祭司,祭司的职责就是献祭和为人祝福。麦基洗德为亚伯兰祝福。感谢上帝帮助他,亚伯兰就把所得的十分之一给了麦基洗德。

   
大卫带着同伴启程离开洗革拉。他看来相当忧愁,他的士兵都默默无言。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所多玛王走近亚伯兰,对他说:“亚伯兰,基大老玛所掳掠的牛羊和金银都给你,把人还给我就行了。”

    他的谎言被拆穿了吗?不是的。但是,现实的情况令他相当为难。

亚伯兰说:“我什么都不要,就是一根线、一根鞋带我都不要。”为什么亚伯兰什么都不要呢?因为他若收下这些东西,所多玛王就会说,是他使亚伯兰富足。亚伯兰不愿被人误解,因为使他富足的是上帝,不是罪恶的所多玛。荣耀只能归给上帝,不能归给所多玛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