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中华上下五千年

秦王政兼并了六国,结束了战国割据的局面,统一了中国。他觉得自己的功绩比古代传说中的三皇五帝还要大,不能再用“王”的称号,应该用一个更加尊贵的称号才配得上他的功绩,就决定采用了“皇帝”的称号。他是中国第一个皇帝,就自称是始皇帝。他还规定:子孙接替他皇位的按照次序排列,第二代叫二世皇帝,第三代叫三世皇帝,这样一代一代传下去,一直传到千世万世。

    出处《左传·俗公二十六年》

  卡德摩斯是腓尼基国王阿革诺耳的儿子,欧罗巴的哥哥。宙斯带走欧罗巴后,国王阿革诺耳痛苦万分,他急忙派卡德摩斯和其他的三个儿子福尼克斯、基立克斯和菲纽斯外出寻找,并告诉他们,找不到妹妹不准回来。卡德摩斯出门以后东寻西找,始终打听不到妹妹欧罗巴的消息。他无可奈何,不敢回归故乡,因此请求太阳神福玻斯·阿波罗赐给神谕,告诉该在何处安身。阿波罗迅即回答说:“你将在一块孤寂的牧场上遇到一头牛,这头牛还没有套上轭具,它会带着你一直往前。当它躺在草地上休息的时候,你可以在那里造一座城市,把它命名为底比斯。”

全国统一了,该怎样来治理这样大的国家呢?

    春秋时,中原霸主齐桓公死后,他的儿子齐孝公继承了王 位。 鲁僖公二十六年(公元前634年)夏天,鲁国遭到了严重的灾荒, 齐孝公乘人之危,亲率大军,浩浩荡荡地向东进发,去讨伐鲁国。鲁 僖公得知消息,知道鲁军无法和齐军对抗,便派大夫展喜带着牛羊、 酒食去稿劳齐军。 这时,齐孝公的军队还没有进入鲁国国境,展喜日夜兼程,在齐 鲁边界上遇到了齐孝公。展喜对齐孝公说; “我们鲁国的君王听说大王亲自到我国,特地派我前来慰劳贵 军。”“你们鲁国人感到害伯了吗?”齐孝公傲慢他说。 展喜是个能言善辩的人,他不卑不亢地回答说: “那些没有见识的人可能有些害伯,但我们鲁国的国君和大臣 们却一点也不害怕。” ’ 齐孝公听了,轻蔑他说: “你们鲁国国库空虚,老百姓家中缺粮,地里没有庄稼,连青草 也看不到,你们凭什么不感到害怕呢?” 展喜胸有成竹,不慌不忙他说:“我们依仗的是周成王的遗命。 当初,我们鲁国的祖先周公和齐国的祖先姜太公,忠心耿耿、同心协 力地辅助成王,废寝忘食地治理国事,终于使天下大治。成王对他俩 十分感激,让他俩立下盟誓,告诫后代的子子孙孙,要世代友好,不互相侵害,这都是有案可稽的:我们的祖先是这样友好,大王您怎么会贸然废弃祖先盟约,进攻我们鲁国呢?我们正是依仗着这一点,才 不害怕。” 齐孝公听了,感到展喜的活很有道理,就打消了讨伐的念头,班师回国了。

  卡德摩斯刚要离开阿波罗赐给他神谕的卡斯泰利阿圣泉,突然,看到前面绿色的草地上有一头母牛在啃草。他朝着太阳神福玻斯祈祷,表示感谢,随后跟着母牛走去。它领着他淌过了凯菲索斯浅流,站在岸边不走了。母牛抬起头大声叫着。它又回过头来,看着跟在后面的卡德摩斯和他的随从,然后满意地躺在绿草深软的草地里。

在一次朝会上,丞相王绾(音wān)等对秦始皇说:“现在诸侯刚刚消灭,特别是燕、楚、齐三国离咸阳很远,不在那里封几个王不行,请皇上把几位皇子封到那里去。”

    有恃无恐的意思是:恃:倚仗,依靠;恐:害怕。因为有所依杖而毫不害怕,或毫无顾忌。

  卡德摩斯怀着感激之情跪在地上,亲吻着这块陌生的土地。后来,他想给宙斯呈献一份祭品,于是派出仆人,命他们到活水水源处取水,以供神品饮。附近有一片樵夫从来没有用斧子砍伐过的古老的森林,林中山石间涌出一股清泉,蜿蜒流转,穿过了层层灌木,泉水晶莹、甜蜜。

秦始皇要大臣议论一下,许多大臣都赞成王绾的意见,只有李斯反对。他说:“周武王建立周朝的时候,封了不少诸侯。到后来,像冤家一样互相残杀,周天子也没法禁止。可见分封的办法不好,不如在全国设立郡县。”

  在这片森林里隐藏着一条毒龙,紫红的龙冠闪闪发光,眼睛赤红,好像喷射着熊熊的火焰,身体庞大,口中伸出三条信子,犹如三叉戟,口中排着三层利齿。腓尼基的仆人们走进山林,正要把水罐沉入水中打水时,蓝色的巨龙突然从洞中伸出脑袋,口中发出一阵可怕的响声。仆人们吓得连水罐都从手中滑落了,浑身的血液像是凝固了。毒龙把它多鳞的身体盘成一团,然后蜷曲着身子往前耸动,高昂着头,凶狠地俯视着树林。最后,它终于朝腓尼基人冲了过来,把他们冲得七零八落,有的被咬死,有的被它缠住勒死,有的被它喷出的臭气窒息而死,剩下的人也被毒涎毒死了。

李斯的意见正合秦始皇的心意。他决定废除分封的办法,改用郡县制,把全国分为三十六个郡,郡下面再分县。

  卡德摩斯想不出为什么他的仆人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最后,他决定亲自去寻找他们。他披上一件狮皮,手执长矛和标枪,此外还有一颗勇敢的心,它比任何武器更坚强。卡德摩斯进入树林时看见一大堆尸体,死去的全是他的仆人。他也看到恶龙得胜似地吐出血红的信子,舐食着遍地的尸体。“可怜的朋友们啊!”卡德摩斯痛苦万分地叫了起来,“我要为你们复仇,否则就跟你们死在一起!”说着,他抓起一块大石头朝着巨龙投去。这样大的石头,连城墙和塔楼都能打穿砸塌。可是毒龙竟无动于衰,它坚硬的厚皮和鳞壳保护着它,如同铁甲。卡德摩斯又狠狠地扔去一杆标枪,枪尖深深地刺入恶龙的内脏。巨龙疼痛难熬,狂暴地转过头来咬下背上的标枪,又用身体将它压碎,可是枪尖却仍然留在体内,恶龙受了重伤。卡德摩斯无畏的行动激怒了恶龙,它的咽喉迅速地膨胀开来,喷吐着剧毒的白沫。它像箭似地冲来,卡德摩斯连忙后退了一步,用狮皮裹住身体,用长矛刺进龙口,恶龙一口咬住了长矛。卡德摩斯拼命用力抵住长矛,恶龙的牙齿纷纷掉落。终于恶龙的脖子里流出了血水,但伤势并不严重,还能躲避攻击。卡德摩斯很难一下子置它于死地。卡德摩斯越斗越勇。最后,他提着宝剑,看准机会,一剑朝恶龙的脖颈刺去。这一剑刺得又狠又重,不仅刺穿恶龙的脖颈,而且刺进后面的一棵大栎树里,把恶龙紧紧钉在树身上,恶龙被制服了。

郡的长官都由朝廷直接任命。国家的政事,不论大小,都由皇帝决定。据说秦始皇每天看下面送来的奏章,要看一百二十一斤(那时的奏章都是刻在竹简上的),不看完不休息。可见他的权力是多么集中了。

  卡德摩斯久久地凝视着被刺死的恶龙。当他终于想离开的时候,只见帕拉斯·雅典娜站在他的身旁,命令他把龙的牙齿播种在松软的泥土里,这是未来种族的种子。卡德摩斯听从女神的话,他在地上开了一条宽阔的沟,然后把龙的牙齿慢慢地撒入土内。突然,泥土下面开始活动起来。卡德摩斯首先看到一杆长矛的枪尖露了出来,然后又看到土里冒出了一顶武士的头盔。整片树林在晃动。不久,泥土下面又露出了肩膀、胸脯和四肢,最后一个全副武装的武士从土里站起来。当然,还不止一个。不一会,地下长出了一整队武士。

在秦始皇统一中原之前,列国向来是没有统一的制度的,就拿交通来说,各地的车辆大小就不一样,因此车道也有宽有窄。国家统一了,车辆要在不同的车道上行走,多不方便。从那时候起,规定车辆上两个轮子的距离一律改为六尺,使车轮的轨道相同。这样,全国各地车辆往来就方便了。这叫做“车同轨”。

  卡德摩斯吃了一惊,他准备投入新的战斗,连忙摆开了架势。可是泥土中生出的一个武士对他喊道:“别拿武器反对我们,千万别参加我们兄弟之间的战争!”他一边说,一边抽出剑对准刚从泥土中生长出来的一位兄弟狠狠地挥去,而他自己又被别人用标枪刺倒在地。一时间,一队人厮杀起来,杀得难解难分。大地母亲吞饮着她所生的第一批儿子的鲜血。最后只剩下五个人,其中一人,后来取名为厄喀翁,他首先响应雅典娜的建议,放下武器,愿意和解,其他的人也同意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