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放弃,一九六五年九月十二日夜

  聪:好容易等了三个月等到你的信,妈妈看完了叹一口气,说:“现在又不知要等多久才能收到下一封信了!”今后你外出演奏,想念凌霄的心情,准会使你更体会到我们怀念你的心情。八月中能抽空再游意大利,真替你高兴。Perugia[佩鲁贾]是拉斐尔的老师Perugino[佩鲁吉诺]①的出生地,他留下的作品一定不少,特别在教堂里。Assisi[阿西西]是十三世纪的圣者St.Francis[圣弗朗西斯]的故乡,他是“圣芳济会”(旧教中的一派)的创办人,以慈悲出名,据说真是一个鱼鸟可亲的修士,也是朴素近于托钵僧的修士,没想到意大利那些小城市也会约你去开音乐会。记得Turin,
Milan,Perugia[都灵,米兰,佩鲁贾]你都去过不止一次,倒是罗马和那不勒斯,佛罗伦萨,从未演出。有些事情的确不容易理解,例如巴黎只邀过你一次;Etiemble[埃蒂昂勃勒]信中也说:“巴黎还不能欣赏votrefi1s
[你的儿子]”,难道法国音乐界真的对你有什么成见吗?旦待明年春天揭晓!

  关键的几年
  怎样增进0~8岁儿童智能的发展
  绝大多数母亲好像天生就懂这个问题。
  现在研究者们已经证明了:在生命的前四年中,你会发展出大约50%的学习能力,在8岁前,又会发展出另外的30%(1)。
  这并不是说在4岁前,你已经吸收了50%知识或智慧,而是说在那短短几年里,你在头脑里构建了主要的学习途径,以后每一样东西的学习都将以这些途径为基础。这期间你还摄取了大量的信息,所有以后的学习都将以此力核心而展开、发展。
  英国心理学家托尼·布赞(TonyBuzan)说过:“婴儿出世那一刻,就真的已经是‘才华横溢’了。仅仅两年时间,它就学会了语言,比任何一位哲学博士都要好,并且,到3岁或4岁,他在语言方面就是一位能手了。”(2)
  布赞说每个孩子一出世,除非他有严重的脑损伤,否则就是一位亟待发展的天才。
  他拿出一张纸片来说明婴儿的早期学习欲望。“想象一下,现在我是一名三个月大的婴儿,”他微笑着,“你给了我这张纸,你知道这纸不会维持很久。现在我会怎样做呢?”(他摹仿婴儿漠然地看着纸片,不理睬它。)
  “或者我会这样做?”(他试着撕那纸片,弄碎它,弄出响声,然后塞进嘴里。)“很明显,会是第二种可能性,小宝贝的所作所为正好像是艾萨克·牛顿——最伟大的科学家。”
  “小纸片能造出哪种乐器来呢(摇摇它)?这纸片有什么社会学的、经济学的价值吗(把它放进嘴里)?有什么人需要它(向四周展示)?它在工程学上、机械学上和张力方面的性质如何呢(撕开它)?把它放进化学实验室吗(咀嚼它)?检查这乐器——然后进入下一个实验。现在我们的小宝贝动用了他全部的脑细胞。逻·辑?是的。分析?是的。节奏?是的。一切?是的。”
  科学家已从各方面测定了这种婴儿的能力。1964年,芝加哥大学的教育学教授本杰明·S·布卢姆(BenjaminS.Bloom)出版了有关该领域主要发现的概述。这本书研究了人类从出生至十七、八岁间的五个主要特征:高度、一般的学习能力、学业成绩、男性的攻击性和女性的依赖性。(3)
  他发现儿童在最初的几年里惊人地发展迅猛,然后逐渐减慢。一般说来,5岁前会达到其发展高度的一半。男孩子在3岁前达到其发展高度的54%,3岁~12岁间又发展32%,最后的14%在18岁前完成。
  他还得出结论:男孩与女孩在4岁前都可达到相当于17岁时所测定智力的50%,4岁至8岁间,发展另外30%,最后20%在8岁至17岁之间完成。甚至怀疑智力测验可靠性的那些人也可能赞同这个综合性的结论——只要用学习能力这个词代替智力。
  布卢姆还分析了从出生至18岁间儿童的词汇、阅读理解及一般学习成绩,这使他相信,18岁的孩子其学习技能的33%在6岁前获得,42%在6至13岁之间获得,25%则获得于13岁至18岁之间。
  布卢姆的研究对象覆盖的是性别角色比较固定的年龄段——其性别角色在幼年期通过鼓励训练而获得。他下结论说男子在18或20岁时所展现出的积极主动特性实际在3岁时已一半养成。而在18岁或20岁女青年身上体现出来的被动性情50%在她们4岁时已一半形成。布卢姆的发现来自于他对许多纵向研究的分析,这些研究检验同一个体许多年向在不同阶段的发展变化。
  除了布卢姆在新西兰南岛做的这些研究以外,另外两项最详尽的分析值得一提。一项来自奥塔哥大学医学院,它坐落于只有大约10万人门的城市达尼丁(Dunedin)。1972年1661个婴儿在此降生,从此被跟踪研究,目前仍有大约1000多位还是被调查者。
  这一研究的指导者费尔·西尔瓦博士(Dr.PhilSilva)说,该研究证明幼儿出生后的短短三年是至关重要的。(4)这并不是说其他时期不重要。然而研究表明,一个在这关键的三年里发展缓慢的幼儿进入童年期、青春期时可能会碰到麻烦。”
  他指出,在这三年里,及时诊断出幼儿的身心问题也很重要,譬如听力或视力方面的疾病。“如果我们不在早期阶段帮助他们,那么,他们很可能将在整个一生中一直经历那些问题所带来的烦恼。”
  另一项研究则调查了1206名1977年出生于克莱斯特彻奇(Christchurch)的婴儿。它的一个重要发现是:15%~20%的落后青年之所以落后的原因是他们在童年早期没有获得必要的健康检查以及利于发展的经验。(5)
  布赞同意这一说法。“保证使孩子尽可能早地获得他所需要的活动,尽可能使孩子身体自由:手自由,脚自由,能够四处爬动、攀行。让他犯自己的错,然后从错误与尝试中进行学习。”
  进入大脑的途径只有五条,即通过五个感觉通道:视觉、听觉、触觉、味觉和嗅觉。很明显,幼儿通过所有这些通道进行学习,他们每天都在学习。他们喜欢试验、喜欢创造、喜欢探究事物,而且乐于接受挑战,并能够模仿成人或比他大一点的儿童。
  最重要的是,幼儿借助于活动而学习。他借助爬行的活动学习爬行,借助走路的活动学习走路,借助说话而学习说话。如果他的经验是新的,那么活动会使他的头脑里多一条途径;如果他在重复原有的经验,那么他也是在加强并拓展他已有的本领。
  幼儿是他们自己最好的教育者,而父母是他们最好的启蒙老师。我们的家、海滩、森林、球场、冒险地带以及整个广阔的世界都是主要的教育资源——只要孩子们被允许、被鼓励通过他们所有的感官去探究。
  研究者们强调孩子们需要积极鼓励。英国快速学习的先驱科林·罗斯(ColinRose)说:“对整个一生来说都是这样:如果你认为自己是一个糟糕的学习者,那么你有可能变成一个糟糕的学习者。”然而真正的问题是那样的思考方式是怎样形成的。美国关于这个问题的研究表明:大部分孩子从很小年纪起,每获得一个积极的鼓励,至少会收到六个消极的评价(6),诸如“不要做这个”或“你没有做好”。这就是问题的根源。
  研究还表明,对每个孩子来说,生长在一个良好、充实的环境中是很重要的。
  加里福尼亚伯克莱科学家多年来用白鼠做实验——并以鼠脑发育情况与人脑做比较。“很简单,”玛丽安·黛尔蒙德(MarianDi-amond)教授说,“我们发现,白鼠从出生起,其主要的脑表层已有了全部神经细胞,相互连接的树突开始生长,第一个月生长得较多较快,然后开始下降。
  “如果把白鼠放在良好、充实的环境里,我们能使树突保持增长的势头,相反,如果把它们放在单调贫乏的环境里,树突的生长会快速下降。
  “在布置较好笼子里,白鼠生活在一起并可以接触到玩具,有梯子、轮子和其他玩物,它们可以攀爬,可以探究、摆弄那些玩具。然后,把这些白鼠与那些放在贫乏环境里的白鼠做比较(贫乏环境里没有玩具,没有白鼠与玩具的相互作用),结果很简单:玩具丰富的环境里,白鼠脑细胞的大小及树突的数目大幅度增加,而在没有玩具的贫乏环境里,情形正好相反。”(7)
  试验者还对自鼠做了一个“智力测验”:它们被放进迷宫,寻找在迷宫某一角落里的食物,结果从良好环境里出来的自鼠可以很容易找到食物,而另一组则不能。
  很明显,科学家不能把人脑取出测试早期刺激对它的影响,但可以通过注射放射性葡萄糖来检测。黛尔蒙德说:“这些检测表明生命最初两年对葡萄糖的吸收是非常快速的——只要孩子营养丰富、接受到充分的刺激,直到5岁速度依旧很快,5岁至10岁间变得很慢。到了大约10岁左右,脑细胞生长达到顶峰——尽管有好消息说:人脑树突的生长是终生的,只要它不断接受刺激。很简单,人脑细胞和白鼠脑细胞一样,要经常接受刺激——它的生长来源于刺激。”
  这并不意味着应把婴儿的家变成正规的课堂。正相反,事实上婴幼儿是通过玩耍与探索而学习的。反而是正规的课堂需要重新设计。
  “我们过去把玩与教育当作相反的事物,”简·马佐罗(JeanMarzollo)和珍妮斯·劳埃德(JaniceLloyd)在他们的一本好书《通过玩而学》中写道:“现在我们比以前更明白了。教育专家与童年早期专家发现:玩就是学习,甚至更进一步,玩是最有影响力的学习方式之一。”
  关键是:要把玩转化为学习经验——并且要使绝大多数的学习充满乐趣。
  事实上,称职的父母自然会做的一些事会给孩子提供一些最好的早期学习。这里并不是指“学业”学习。例如,科学家已经证明,有规律地招动婴儿可以很好地促进其脑部发育。摇动可以刺激婴儿的前庭系统,它是位于脑干中央并与婴儿内耳紧密相连的一个神经系统,而内耳对平衡与协调功能的发展有重要作用。科学家说前庭是胎儿脑部在子宫里最早活动的部位之一——早到母体怀孕后第16周。
  “是这种胎儿阶段的早期成熟使得前庭系统在脑部早期发展中如此重要,”《大脑:最后的堡垒》与《婴儿的心理》一书的作者里查德·M·雷斯塔克(RichardM.Restak)博士说,“在羊水里浮动的胎儿是通过前庭系统的活动获得其早期的感觉的。近年来关于下列说法的证据越来越多,即:前庭系统对正常脑的发育起重要作用;通过轻摇的手段使婴儿获得定期的前庭刺激,其体重增加较快,视觉与听觉发展较早,在较小的年龄就表现出明显的睡眠周期。”(8)
  来自得克萨斯州的露丝·赖思(RuthRice)博士在其控制实验中证明:花一刻钟的时间用来摇动、抚摩或轻拍婴儿.每天只要4次,将会极大地帮助他(她)发展协调运动以及学习的能力。(9)
  明尼苏达的威挪纳州立大学教育学教授莱尔·帕尔默(LyellePalmer)完成了对幼儿园较全面的研究,以证实这种简单刺激对5岁儿童的至关重要性。(10)小孩子每天参加体育活动,并以此作为早期教育最重要的一部分。他们被鼓励参与各类简单活动:转圈、跳绳、做操、翻筋斗、打滚、在平衡木上走动;他们在操场上低矮的活动器具间攀爬、滑行、翻滚跳跃;在教室里,他们参加集体游戏,这些游戏有利于促进视觉、听觉和触觉的发育。所有活动的设计目的在于提高这个年龄阶段的活动技能水平,并帮助促进脑的全面发展。
  每年年末,许多孩子参加了城市预备测验,以测试他们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开始一年级的学习。几乎所有实验班的孩子都通过了测试,且排名本州前10%——大多数排名于前5%。绝大多数孩子来自于工薪家庭。
  快速教学促进会前主席帕尔默强调,孩子们不仅仅只是简单地在走、在跑、在跳——这是一般的机械运动。他说:“我们所建议的有刺激作用的活动,是针对那些能促进孩子们听觉、视觉和触党的发展,也将提高他们吸收知识的能力的脑部区域的。”(11)
  举例来说,大多数父母好像天生就知道婴儿喜欢手臂被抓住,像直升飞机桨片一样旋转。帕尔默在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公立的新视野学校(New
Vision
School)进行研究,证明这样的活动对脑部发育很重要,而且活动强度越大,对脑部在进一步接受学习方面促进效果越明显。
  总的结果是在各方面都有提高:在能力上、自信心上、提高注意力上、快速反应以及对付复杂性逐步增加的学习活动的能力上。
  帕尔默强调,他所说的活动并非许多学校所认为的“学习”活动。然而,到这些课堂看看就能知道孩子们正飞快地进入真正的学习。早期阅读的教授是通过词卡游戏进行的。数学的早期学习则通过骨牌和画上点而非数字的大卡片来完成。他们玩各类游戏从而发展了在开始写作前所需的技巧。
  这些活动会有助于“学业上的发展”吗?你尽可以对此坚信不移!在另一项对学习成绩不太好的“边缘”孩子的研究中,帕尔默的方法使他们的阅读能力得到了巨大的提高,实验组孩子们的阅读速度要比控制组快3到10倍。(12)
  两名瑞典脑前庭刺激研究专家马茨·尼克拉森和艾琳·尼克拉森也采用与帕尔默类似的技术,取得了很大成绩。在他们的实验组织里,他们发现缓慢的蹦跳和转圈对许多孩子来说是理想的运动,尤其是那些被诊断为有严重智力障碍的孩子。和帕尔默一样,他们也强调轻松有趣对所有活动的重要性。
  他们同时强调有效的学习开始于出生那一刻。其主要观点如下:

  洛克菲勒的前半生为金钱迷失了方向,后半生千金散尽,才重返生命的正道。他一生至少赚进了十亿美元,捐出的就有七亿五千万。他用一生的时间才找回曾经丢失的世界,那里有用金钱买不到的平静、快乐、健康和长寿,以及别人的尊敬和爱戴。做到这些,享年98岁的洛克菲勒无憾了。

  说法朗克不入时了,nobody asks
for[乏人问津],那么他的小提琴朔拿大怎么又例外呢?
群众的好恶真是莫名其妙。我倒觉得Variations
Symphoniques[变奏交响曲]并没一点“宿古董气”,我还对它比圣桑斯的Concertos[协奏曲]更感兴趣呢!你曾否和岳父试过chaus5on
[萧颂]①?记得二十年前听过他的小提琴朔拿大,凄凉得不得了,可是我很喜欢。这几年可有机会听过Duparc[杜巴克:②的歌?印象如何?我认为比Faure[佛瑞]③更有特色。你预备灌Landlers[兰德莱尔],我听了真兴奋,但愿能早日出版。从未听见过的东西,经过你一再颂扬,当然特别好奇了。你觉得比他的Impromptus[即兴曲]更好是不是?老实说,舒伯特的Moments
Musicaux(瞬间音乐]对我没有多大吸引力。

  1.一步步活动的至关重要性

  我们无须像洛克菲勒走一生的弯路去寻找生命的真谛,我们只要不远离生活中的真善美,不被金钱所奴役,那么世界就属于我们。而那颗不被铜臭玷污的心,就会如天上的明月晶莹剔透,与美丽的世界交相辉映。

  弄chamber
music[室内乐]的确不容易。personality[个性]要能匹配,谁也不受谁的outshine[掩盖而黯然无光],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先大家意见一致,
并不等于感受一致, 光是intellectual
understanding[理性的了解]是不够的;就算感受一致了,感受的深度也未必一致。在这种情形之下,当然不会有什么last
degree
conviction[坚强的信念]了。就算有了这种坚强的信念,各人口吻的强弱还可能有差别:到了台上难免一个迁就另一个,或者一个压倒另一个,或者一个满头大汗的勉强跟着另一个。当然,谈到这些己是上乘,有些duet
sonata[二重奏奏鸣曲]的演奏者,这些trouble[困难]根本就没感觉到。记得Kentner[肯特纳]和你岳父灌的Franck,Beethoven[法朗克,贝多芬],简直受不了。听说Kentnter[肯特纳]的音乐记忆力好得不可恩议,可是记忆究竟跟艺术不相干:否则电子计算机可以成为第一流的音乐演奏家了。

  婴儿以摹仿的方式成长发展,他们是天生的探究者,所以鼓励他们在安全的环境中探究周围世界。
  新西兰的两位爱尔兰移民杰罗姆·哈蒂更和索菲·哈蒂更合作创造了一套以儿童自然发展为主、父母参与的儿童教育计划。杰罗姆曾经参加过奥林匹克五项全能运动的比赛,获得纽约艾瑟克大学硕士学位,是一位科学家和体能训练专家。索菲是一位颇有成就的音乐教师。现在他们定名为“跳动的豆子”的儿童发展中心在新西兰蓬勃发展。加入该中心的家长们定期参与“一小时活动”。杰罗姆·哈蒂更说“身体的、运动的学习”是一切学习的基础,譬如阅读、写作、算术和音乐。他说:“没有运动的学习,很简单,脑就不会发育。”(13)他说特定的运动方式使整个脑部“串起来”了。
  他们认为这一点很重要:即身体活动与脑部发育方式是相互联系的。
  费城人类潜能开发研习会每周定期开设国际性的父母教育课程,其主任珍妮特·多曼说:“给孩子们机会,让他们尽可能早地爬动。实际上,孩子们一生下来就能爬动,然而一般来说,他们被那么多的衣物所限制,因而一开始不能发展这种能力。”(14)
  她说,只要孩子们暖和了,父母们不应该用大多衣物限制他们的活动。
  “很简单,他们爬动得越多,就会较早开始爬行;爬行得越多,就越可以学会走路,并且每一个阶段都保证着下一阶段在适当的时候来临——而且同时完成了伴随着这些阶段的神经发育。
  “如果婴儿被包裹得如此之久,以致他们根本不能真正爬动多一些,却直接去爬行,那么很可能5年以后当他们需要能很好地集中视力时就要为此付出代价了。”
  然而,爬行到底怎样影响着婴儿的视力?“新生儿一般不能集中两眼视力,但是当它开始爬动时,同时运用两只眼睛的需要产生了——因为在婴儿向前移动时,他会触碰到沙发或椅子。自然是一位有点严厉的老师。当婴儿碰到这种情况时,他会说:‘等等,我最好看看这是什么。’这个时候就是婴儿开始停止两眼无目的游移并问自己‘我在哪儿?’的时候。从此,婴儿每次爬动都将启动他的视力,看明白他要去哪儿,并使两眼一起运用。当他不断地集中两眼视力,视力会越来越好。但是如果你错过这个关键的发展阶段,也就错过了脑部发育的一个重要阶段。
  部分原因很简单:婴儿爬行和爬动需要动用他所有的四肢,而这种活动又增强着由3亿神经细胞组成的两个脑半球相互联系的途径。没有爬行、爬动行为的孩子——一般是从出生起脑部严重损伤的幼儿——是不可能充分协调两个脑半球的。

  不要去寻找那惟一的答案

  最近正在看卓别林的《自传》(一九六四年版),有意思极了,也凄凉极了。我一边读一边感慨万端。主要他
是非常孤独的人,我也非常孤独:这个共同点使我对他感到特别亲切。我越来越觉得自己detached
from
everyihing[对一切都疏离脱节],拼命工作其实只是由于机械式的习惯,生理心理的需要(不工作一颗心无处安放),而不是真有什么conviction[信念]。至于嗜好,无论是碑帖、字画、小骨董、种月季,尽管不时花费一些精神时间,却也常常暗笑自己,笑自己愚妄,虚空,自欺欺人的混日子!

  2.运用你的常识

  当我们面对两样同等重要的东西时,不如凭你的直觉去选择。生命中,有些东西是必然要丧失的,要学会去承受丧失的痛苦。与其去理性的比较,不如当机立断。

  几乎所有的事物都是通过五大感官被我们感知到的。在生命早期,婴儿尝试着触摸、嗅、尝、听和看周围的东西,因此,从一开始就要鼓励他们。
  珍妮特·多曼说:“婴儿降生于这个世界,刚开始,他是盲的,听力不太好,他的感觉系统远非完美,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是个很不舒服的地方。他会试着想:‘我在哪儿?怎么回事?会发生什么事?’因为他看不见、听不到、感觉得不很好,因此我认为父母的工作很清楚:提供足够的视觉、听觉和触觉上的刺激,以使婴儿能够走出看不到、听不见或感觉不很好的状况。
  “那并不一定根复杂,比如说,刚当父母的人常把孩子放在一个色调柔和的环境里,这对孩子来说简直是个灾难。婴儿需要看对比明显的东西,需要看轮廓鲜明的图象,需要看黑白对比的事物。
  “如果你招他放在一个淡粉色或淡蓝色的房间里,就像放在一个空无一物的世界里一样——因为他看不见。”
  也要注意味觉。多曼说这是最受忽略的感官之一。“一般来说,在生命头几个月里,婴儿只能尝到两个东西,奶水与咀嚼过的东西,那可不是很有趣的味觉花样!所以我们鼓励母亲们多加一些花样:一点或柠檬或桔子或豆蔻的味道。”
  声音方面:“母亲们本能地用一种稍响、较清晰的声音对婴儿讲话——这很好,”多曼说,“如果你能不断告诉婴儿说‘我正在给你穿衣’、‘我在给你穿袜子’、‘现在我在给你换尿布’等,情况就更好了。”
  播放柔和的背景音乐也是一个好建议。在波利尼西亚、美拉尼西亚、穷克罗尼西亚太平洋群岛上,这一点非常显著。孩子们的成长几乎一直伴随着甜蜜的歌唱——他们对音符有近乎完美的感觉。每一个波利尼西亚人就像天生的舞蹈家,每一个新西兰毛利人似乎都能唱出很准的音符。专家会再告诉你这是由于在入学前就做得很好的缘故,在他们生活的文化氛围中,唱歌与跳舞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在关键的早期几年里,他们获得了所有这些信息。
  与此相类似,现在世界上有成百上千的3岁或4岁儿童可以演奏小提琴——许多是在他们自己的乐队里,这要归功于日本的铃木教育法。(15)

  14世纪法国经院哲学家布利丹曾经讲过一个哲学故事:一头毛驴站在两堆数量、质量和与它的距离完全相等的干草之间。它虽然享有充分的选择自由,但由于两堆干草价值绝对相等,客观上无法分辨优劣,也就无法分清究竟选择哪一堆好,于是它始终站在原地不能举步,结果只好活活饿死。

  3.五种感觉

  布利丹毛驴的困惑和悲剧也常折磨着人类,特别是一些缺乏社会阅历的初涉人世者。年轻时,我们凡事都喜欢去问为什么,有不耻下问的好习惯。可很多事情都是越想越复杂的,就像《射雕英雄传》里的西毒欧阳峰,他反复思索着“我是谁”。若人人都这样较起真来,岂不活得沉重起来。

  随着孩子越来越大,许多父母感觉到鼓励孩子利用所有感官学习更容易些了,因为你看到了即时的反馈。
  在《通过玩而学》一书中,马佐罗与劳埃德强调孩子们是通过具体而生动的经验进行学习的。“一个孩子要理解‘圆’这个抽象概念,他必须首先有许多圆的东西的经验。他需要时间去感知圆的图形,滚动一只圆球,思考各类圆形物体的共同点,并去看圆形物体的图片。孩子们玩时,喜欢用推、拖、捅、击或其他动作控制物体,这些物体可能是玩具车、鸡蛋箱或鹅卵石。正是这些动作和对实物的感觉使玩成为如此有效的教育手段。”

  你一定听说过蜈蚣的故事。蜈蚣是用成百条细足蠕动前行的。哲学家青蛙见了蜈蚣,久久地注视着。心里很纳闷:四条腿走路都那么困难,可蜈蚣居然有成百条腿,它如何行走?这简直是奇迹!蜈蚣是怎么决定先迈哪条腿,然后动哪条腿,接着再动哪条腿呢?有成百条腿呢!于是青蛙拦住了蜈蚣,问道:“我是个哲学家,但是被你弄糊涂了,有个问题我解答不了,你是怎么走路的?用这么多条腿走路,这简直不可能!”

  4.把整个世界作为你的课堂

  蜈蚣说;“我一直就这么走的,可谁想过呢?现在既然你问了,那我得想一想才能回答你。”

  把每一次外出都变成学习的经验。
  你可以寻找各类形状
  “它们就在你身边,”马佐罗和劳埃德说,“向孩子把它们指出来,很快他就会反过来指给你看。”圆圈,诸如轮子、气球、太阳、月亮、眼镜、碗、盘子、钟表、硬币等。长方形,如门、窗户、房子、盒子、书、床和邮车。正方形,如纸巾、手帕、窗户和桌面等。三角形,如屋顶、小山、帐篷、圣诞树和帆。
  到处都可看到对立物
  这是学习词汇的好方法——通过联系:比如一个皮球跳起来,必然要落下去。类似的还有公园里的跷跷板,灯的开与关,门的启与合,黑夜变成白天。
  每次逛超市都是一次学习
  在你购物前,请你的小孩帮你查看冰箱与食品室,搞清楚你需要什么:孩子及其他家庭成员的需要。然后在这家超市里,搜索开始:找出孩子要的东西并讨论这东西从哪儿来。还可把它做成一个游戏:“比比谁最先找出玉米片!”
  学习数实物
  从你孩子能接触到的东西开始:“这是一把调羹:这是两把调羹。”然后把它变成有趣自然的游戏:“你有一个鼻子,几只眼睛?你有一张嘴巴,但耳朵是几只呢?几个手指呢?”和孩子一起布置桌子,可让两人、三人或四人坐下吃饭。去商店购物时,让他数钱。
  使区分事物变得有趣
  正如我们已讨论过的,脑通过联系与模仿储存信息,所以早一点开始这一过程。洗衣这一天,孩子很可能学会把袜子配成双,找出该烫的衣服,和折好放起来的衣服。

  这一念头第一次进人了蜈蚣的意识。事实上,青蛙是对的–该先动哪条腿呢?蜈蚣站立了几分钟,动弹不得,蹒跚了几步,终于趴下了。它对青蛙说:“请你再也别问其他蜈蚣这个问题了,我一直都在走路,这根本不成问题,现在你把我害苦了!我动不了了,成百条腿要移动,我该怎么办呢?”

  5.交流的伟大艺术

  选择伴侣

  语言能力当然是人类最独特的能力,婴儿通过听、摹仿和实践而学习语言,因此从一开始就要与他们讲话。告诉他们你在做什么,把他们介绍给亲戚朋友,经常读书给他们听。首要的是必须记住积极鼓励的重要性。如果她说:“I
goed to the store.”不要对她说“你错了”,而要把正确的说法告诉她:“You went
to the store,didn’you?I went too,Tomorrowwe'll goto the store
again.”
  还有介绍一个东西给孩子,然后让孩子猜猜看。把身边每一样东西都变成有趣的语言课:“这是我的眼睛。这是我的鼻子。你有眼睛吗?它们在哪儿?你有鼻子吗?它在哪儿?”
  儿歌是很好的——因为是押韵的,韵文容易记忆。每个孩子从一开始就应该常常有机会摆弄彩色书画,并且经常有人读书给他听。
  新西兰阅读专家与作家多萝西·巴特勒(DorothyButler)说:“把幼儿的书放在他够得着的地方。从他降生起就试着给他看书,封面要鲜明清晰,并且开始时你要鼓励他把两眼集中在图画上。你可能在短短头几个月里教会孩子很多关于书的知识。”(16)巴特勒甚至建议给更小的幼儿一页接一页地看恰当的读物:“婴儿需要这样的人:爱说笑、热情善良、总是将他们纳入他的生活,供给他们玩耍的场所。让我们提供相应于这些经验的书籍,在书里,语言与图画刺激感官,而意思则随着感觉被自然吸收。”
  学习阅读应该是自然的、充满乐趣的过程。
  这个道理还是很简单。英语里有55万个词汇(17),但只要2000~3000个词就可以构成大部分言语的90%(18),并且只要400~450个单词即可组成大部分书籍词汇的65%(19)。用一种自然的方式把那些词介绍给孩子,使阅读的发展像说话一样自然。事实上这个原则如此简单,很奇怪居然还有人在争论它。词汇,像图画一样,只是现实中事物的符号。苹果的图画是一只真苹果的象征符号,“苹果”的发音和“苹果”的拼写也是如此,所以如果孩子们能听到和看见“苹果”,并且能尝到、嗅到和摸到苹果,他们很快就会学会说和写“苹果”。
  格伦·多曼(GlennDoman)于1964年第一次写出《教你的孩子阅读》之前,已经证实上面所述原则。虽然别人对他有许多批评,但实际上大部分人只是提出类似的方法而已,况且他们所批评的常常是他从未提出过的东西。(20)
  多曼说:“学习阅读和学习说话一样容易,事实上可能更容易些——因为看的能力的发展先于说的能力。但是先别马上接受我的说法。随便问一位拍电视广告的人,他们运用了同样简单的沟通技巧。随便找一个晚上看电视,你会听到“可口可乐”或“麦当劳”的叫卖声——同时大幅彩色的商标名称出现了,并伴有容易记忆的韵律。两岁的小孩已经能弄懂这一切了。现在他们能够阅读,因为突出醒目的信息足以使人看懂。”(21)
  所以受多曼训练的父母不仅对他们的小孩讲新的词汇,大声而清晰,他们还像电视商广告片或户外广告牌上所做的那样,展示给孩子大号的拼写单词。
  世界上许多地方的父母亲发现了一个常识:尽可能多地给东西打上标签,那样孩子们就像能听懂别人说话一样,认出标签上的字。从所有重要的东西开始:孩子自己的名字到妈妈、爸爸的名字,身体各部位以及屋子里的每一样的东西。印刷体字母大小以3英吋高(大约7厘米)为宜。
  20年前,太平洋中拉罗汤加(Rarotonga)岛上,幼儿园与父母教育中心结合了起来,每样东面既被标上英文又被标上当地的波利尼西亚语。他们发现这是一种极好的培养孩子用两种语言读、说的途径。
  在美拉尼西亚,诺利研究所(NuryInstitute)已经训练了上百对父母,这些父母教孩子用美拉语与英语两种语言读和说——这里特别运用了多曼的方法。(22)
  母语为英语的教师与作家菲利西特·休斯(FelicityHughes)运用类似方法教坦桑尼亚儿童用英语和斯瓦西里语两种语言阅读。(23)这些小孩中许多人反过来又帮助他们的父母成为有文化的人。
  菲利西特·休斯和本书作者都同意——但格伦·多曼不同意——语音与整个单词的学习方法是同等重要的。英语里重要的词汇大约有一半是规则的:如hat,sat,mat,hit,fit,sit;另一半是不规则的,包括很难拼的词如through,tough,cough,where,tight,weigh和bridge。
  只学拼音规则的词,你可以拼出set,bet,gut和met,也将很快学会前缀、后缀如un、de、dis、re、ing和ed,但你学不会读once
upon a
time(语音上:Wunceuponuhtaim),你将读不好1到10,(语音上发音为Wun,tu,three,for,faiv,six,sevenait,nain,ten)。你甚至不能按语音阅读!
  英语中[i:]可以有12种拼写形式:On the quay we could see one of
thesepeople seize the key to the great machine and give it to the chief
of ficerwho threw it in the sea。
  所以词卡上应包括所有可能用到的词,无论它拼音是否规则。
  第一张卡应包含“标签”词——孩子最先看到、父母告诉他的东西的名词形式:“那是你的瓶子,这是你的衣服,这是你的脚趾。”然后到小孩会爬、会滚或会走时,可以学习动词的写和说:“让我看看你翻身,好孩子,你会走了。”然后可以学副词:“慢慢滚,让我看看你能走多快。”也可学形容词:“多大的一条黑狗。”
  但太早的学习会不会剥夺婴儿的童年欢乐?“如果一个人坚持认为快乐的童年是孩子在围栏里与他自己的鼻子玩,”格伦·多曼说,“那么我们当然承认应该剥夺那种玩法,然而如果快乐童年意味着拥有每一种好的机会,那么我们承认应该支持这种情况。
  “批评我们的几乎总是这样一类人:他们从未涉足我们的领域,并且对我们真正所言一窍不通。
  “确实,我们运用自动防止失败法则。我们教给所有母亲这条法则:当你教育你的孩子时,如果你和孩子都没有感到最高兴,那么就停止,因为你肯定做错了什么。这就是自动防止失败法则。”
  早期几年也是同时学习几门语言的理想时期,尤其当你住在一个讲多种语言的环境里。多曼说:“所有孩子都是语言天才——试想想他们在三岁前学习说英语的能力。如果生在使用两种语言的环境里,他们就学会两种语言,如果生在三种语言的环境里,就学会三种。”
  黛尔蒙德(Diamond)教授相信“爱”是童年早期教育最基本的成分。“我认为温暖和情感是促使脑健康发展的主要因素,若有了爱再让孩子经历各种各样的经验,让孩子选择他自己感兴趣的事——然后一切从那儿开始。”(2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