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上下五千年,世界智谋故事

  在公元前14世纪中叶的古埃及新王国时期,尼罗河中游,曾经雄踞着一座当时世界上无与伦比的都城。这就是被古希腊大诗人荷马称为“百门之都”的底比斯。

  很久以前,住在小亚细亚半岛上的特洛亚城邦国的王子,拐走了希腊的美人海伦——强大的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的妻子。这件事激起了全希腊人的公愤,于是他们组织了希腊联军,远征特洛亚。

公元前202年,韩信布置十面埋伏,把项羽围困在垓下(今安徽灵壁县东南,垓音gāi)。项羽的人马少,粮食也快完了。他想带领一支人马冲杀出去。但是汉军和诸侯的人马把楚军包围得重重叠叠。项羽打退一批,又来一批;杀出一层,还有一层;这儿还没杀出去,那儿的汉兵又围了上来。

  底比斯是一座充满神奇色彩的古城,它的兴衰是整个古埃及兴衰的一个缩影。

  战争打了10年之久,可是仍然不分胜负。

项羽没法突围,只好仍回到垓下大营,吩咐将士小心防守,准备瞅个机会再出战。

  从公元前2134年左右,埃及第十一王朝法老孟苏好代布兴建底比斯作为都城,直到公元前27年,底比斯被一场大地震彻底摧毁时止,在2000多年的漫长岁月里,底比斯在古埃及的发展史上始终起着重要作用。

  希腊人卡尔斯召集英雄们说:“昨天,我看到一只鹰追击一只鸽子,这只鸽子却敏捷地飞到岩穴里去。这只鹰在岩石上等待了许久,但被追击的鸽子却藏匿不出。最后它隐蔽在附近的树丛中,这时,鸽子却毫不迟疑地飞出来。于是老鹰即刻扑上去,用利爪将它攫祝我们应该以这鸟雀为例,停止对特洛亚城的攻击,而另想别的妙计。”

这天夜里,项羽进了营帐,愁眉不展。他身边有个宠爱的美人名叫虞姬,看见他闷闷不乐,陪伴他喝酒解闷。

  但后世人对它感兴趣,不仅仅在于上述上处,还在于底比斯不仅是埃及法老们生前的都城,也是法老们死后的冥府。底比斯横跨尼罗河两岸,位于现今埃及首都开罗南面700多公里处,底比斯的右岸,也叫东岸,是当时古埃及的宗教、政治中心。底比斯的左岸,也叫西岸,是法老们死后的安息之地。

  俄底修斯想出了一条妙计。他让人制造一个巨大的木马。木马的腹中是空的,里面装着许多骁勇无比的士兵,放在自己的阵地上。然后又选派一名叫西农的年轻人,躲在木马的身下。一切安排就绪后,希腊人烧毁了自己的棚屋和杂物,丢下了巨大的木马和西农,慌慌张张地撤走了。

到了定更的时候,只听得一阵阵西风吹得呼呼直响,风声里还夹着唱歌的声音。项羽仔细一听,歌声是由汉营里传出来的,唱的净是楚人的歌子,唱的人还真不少。

  底比斯在埃及古王国时期,是一个并不出名也不很大的商道中心。通往西奈半岛和彭特的水路,通往努比亚的陆路,都要经过底比斯。底比斯的兴盛是跟阿蒙神联系在一起的。法老孟苏好代布把首都定在底比斯后,又将阿蒙神奉为“诸神之王”,成了全埃及最高的神,从此开始在底比斯为阿蒙神大兴土木。底比斯在古埃及历史上的重要地位就这样被奠定了下来。

  固守城池的特洛亚人不久就注意到海岸上的烟雾和大火,发现希腊人的船已经离去。他们快乐地涌到海岸上,发现了巨大的木马,惊愕得直瞪眼睛。但见那木马的两耳竖立,两眼奕奕有神,浑身的毛十分精致,似乎可以迎风飘动,整个马匹就好像是活的并可以走动一样。起初他们衷心地惊叹这件巨大的艺术品,后来则争论着怎样将它处置。有些入主张将它拖到城里去,放置在卫城上作为胜利的纪念品;有的人则不相信敌人所留下的这个奇怪的礼物,主张将它推下大海或用火焚毁。

项羽听到四面到处是楚歌声,不觉楞住了。他失神似地说:“完了!难道刘邦已经打下西楚了吗?怎么汉营里有这么多的楚人呢。”

  到了公元前2000年左右,虽然第十二王朝的开创者门内姆哈特一世曾把首都从底比斯迁到孟斐斯附近的李斯特,但在底比斯仍然为阿蒙神继续兴建纪念性建造物。

  这时躲在木马下的西农站了出来,对特洛亚人说:“尊敬的特洛亚人,如果你们饶恕我这个希腊逃兵,我就把实话告诉你们。”

项羽再也忍不住了,随口唱起一曲悲凉的歌来:

  从公元前1790年到公元前1600年左右,中王国遭到了外族喜克索斯人的入侵。喜克索斯人征服了大半个埃及,最后定都阿瓦利斯,建立了第十五王朝和第十六王朝。底比斯经历了第一次衰落。

  特洛亚人为了知道“圣木马”的详细情况,就答应不杀他。

力拔山兮气盖世,

  埃及人阿赫摩斯一世的率领下,又在底比斯建立了第十七王朝,并在公元前1580年左右攻占了阿瓦利斯城,把喜克索斯人赶出了埃及,开创了古埃及新王国时代。

  于是,西农就说:“这巨大的木马是希腊人献祭给智慧女神雅典娜的礼品。如果你们把它拖进城去,你们就会代替希腊人得到雅典娜的庇佑和保护。如果你们用任何方式损伤了圣木马,雅典娜就必然使你们的城池毁灭!”特洛亚人相信了西农的话,就小心翼翼地把木马拖到了城门口,在城垣上开一个洞,使木马可以通过,他们在木马脚下安置轮轴,并且制造大绳索去套它的颈项,于是他们将这巨大的木马拖拽到城里去。西农也跟进了城。天黑了,特洛亚人摆开了盛大的宴席庆祝胜利,个个喝得烂醉如泥。半、夜,西农点起火把,并高举着它摇晃,希腊船队飞快地赶来,全体战士从城垣上特洛亚人自己拆毁后让木马通过的缺口汹涌人城。藏在木马腹中的希腊士兵早已分散到城里各处,他们里应外会,血洗了特洛亚城,夺回了美女海沦,历时10年的特洛亚战争终于宣告结束。

时不利兮骓(音zhuī)不逝。

  新王国时期的法老们再次选定底比斯作为埃及的宗教、政治中心。他们发动了一系列侵略战争,掠取了大量财富和战俘,并把底比斯建成为当时世界上最显赫宏伟的都城。他们在东底比斯为阿蒙神和他们自己建起了一座座壮观的神庙和宫殿。

骓不逝兮可奈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