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下五千年,圣经故事

王叔文实行改革的时候,不但一批宦官恨王叔文,还有不少大臣嫌王叔文地位低,办事专断,也对他不满,到了唐宪宗即位,大伙都纷纷攻击王叔文。原来支持王叔文改革的八个官员,都被看作是王叔文的同党。宪宗下了诏书,把韦执谊等八个人一律降职,派到边远地方当司马(官名),历史上把他们和王叔文、王伾合起来称作“二王八司马”。

  公元前430年,雅典发生了可怕的瘟疫,许多人突然发烧、呕吐、腹泻、抽筋、身上长满脓疮、皮肤严重溃烂。患病的人接二连三地死去。没过几日,雅典城中便随处可见来不及掩埋的尸首。对这种索命的疾病,人们避之唯恐不及。但此时希腊北边马其顿王国的一位御医,却冒着生命危险前往雅典救治。他一面调查疫情,一面探寻病因及解救方法。不久,他发现全城只有一种人没有染上瘟疫,那就是每天和火打交道的铁匠。他由此设想,或许火可以防疫,于是在全城各处燃起火堆来扑灭瘟疫。


以色列人中的一位母亲
52

“八司马”当中,有两个是有名的文学家,就是柳宗元和刘禹锡。柳宗元擅长散文,刘禹锡善于写诗,两个人又是很要好的朋友。这一回,柳宗元被派到永州(今湖南零陵),刘禹锡被派到朗州(今湖南常德)。永州和朗州都在南边,离开长安很远,那时候还是荒僻落后的地区。要是换了一些想不开的人,心情是够难受的。幸好他们都是很有修养的人,他们相信自己的作为是正直的,失败了也不那么懊丧。到了那里,除了办公以外,常常游览山水,写写诗文。在他们的诗文中,常常抒发自己的政治抱负,也反映了一些人民的疾苦,像柳宗元的《捕蛇者说》就是在永州写的。

  这位御医就是被西方尊为“医学之父”的古希腊著名医生,欧洲医学奠基人希波克拉底。

士师记4-5

两个人在那里一住就是十年。日子一久,朝廷里有些大臣想起他们来,觉得这些都是有才干的人,放在边远地区太可惜了,就奏请宪宗,把刘禹锡、柳宗元调回长安,准备让他们留在京城做官。

  希波克拉底(约公元前460—377年),出生于小亚细亚科斯岛的一个医生世家,祖父、父亲都是医生,母亲是接生婆。在古希腊,医生的职业是父子相传的,所以希波克拉底从小就跟随父亲学医。父母去世后,他在希腊,小亚细亚,里海沿岸,北非等地一面游历,一面行医,从而增长了知识,接触了民间医学。

   
上帝藉着士师以笏的手杀了摩押王伊矶伦,拯救以色列人。以笏死后不久,以色列人再度离开上帝,转拜偶像。他们在全国各地立偶像当神敬拜,在它们面前献祭,完全不理会他们的上帝,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上帝。他们以为有了假神,就不需要上帝了。

刘禹锡回到长安,看看长安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朝廷官员中,很多新提拔的都是他过去看不惯、合不来的人,心里很不舒坦。

  那时,古希腊医学受到宗教迷信的禁锢。巫师们只会用念咒文,施魔法,进行祈祷的办法为人治病。这自然是不会有什么疗效的,病人不仅被骗去大量钱财,而且往往因耽误病情而死去。

   
以色列人真是不知好歹,忘恩负义。他们怎么能够忘记上帝?其实,我们也好不到哪里。我们不是也常常把上帝放在一边,跟以色列人一样吗?

京城里有一座有名的道观叫玄都观,里面有个道士,在观里种了一批桃树。那时候正是春暖季节,观里桃花盛开,招引了不少游客。有些老朋友约刘禹锡到玄都观去赏桃花。刘禹锡想,到那里去散散心也不错,就跟着朋友们一起去了。

  一天,希波克拉底在街上看到一个人突然神志不清,全身抽动,面色青紫、口吐白沫。周围的人都惊惶失措,纷纷说:“他中邪了,赶快请巫师来吧。”

   
晚间他们不再跪在上帝面前祈祷,他们拜的是石头或木头雕刻的偶像。许多人不再到会幕和祭司所在的示罗去,他们觉得路途遥远,太麻烦。他们不愿每年几次去守节,他们宁愿留在家里,在村里自己拜偶像、过节。这时,几乎各个村庄都有偶像。麦子丰收的时候,他们不感谢上帝,反而感谢人手所做的偶像。难道这些石像能让天下雨,日头出来吗?当然不能!然而,以色列人无论男女硬是愿意把荣耀归给这些没有生命的石像。他们如此行,就等于嘲弄上帝,好像祂不存在一样。

刘禹锡过了十年的贬谪生活,回到长安,看到玄都观里新栽的桃花,很有感触,回来以后就写了一首诗:

  这时,恰好有位僧侣经过,他装模作样地看了看病人就说:“他得了神病,只有神才能宽恕他,快把他抬到神庙里去吧。”

   
即使如此,那时候,仍然有些以色列人不愿离弃上帝,存心爱上帝,不愿同流合污。他们不参与偶像的敬拜,仍然到示罗去感谢上帝赐下丰收,故此,他们经常受人讥笑、凌辱。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不对!”希波克拉底走上前说:“世上根本没有什么神病,他得的是癫痫病,把他抬到神庙是治不好病的”。

   
上帝听见、看见这一切,祂的怒气向这群邪恶、不知感恩的人发作。祂看出以色列人不再事奉祂,祂要惩罚他们,这是意料得到的,以色列人是明知故犯,自作自受。上帝罚得不轻。好好听我说下去,你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那僧侣根本不把希波克拉底放在眼里,他高傲地说:“什么癫痫不癫痫的,他的病是山神给的,只有祈祷山神才能治好。你不懂就别瞎说,惹恼了山神,也让你患上神病!”希波克拉底理直气壮地说:“癫痫症并不比其他疾病神秘,而是和其他疾病一样,具有相同的性质和相似的起因。只有魔术师,江湖术士和骗子手,才会把它当作神病!”

   
那时,迦南地当然没有自来水,村庄或城市都靠几口井过日子。妇女们每天早晚去井边打水,供应一家所需,她们在肩上或头上放个水瓶,装满了水再扛回家来。你已经听过不少有关井的故事了,对不对?雅各逃往舅舅拉班家去的时候,在井旁遇见拉结。摩西从埃及逃到米甸时,也是坐在井旁休息。很多故事都跟井有关。  

刘禹锡的诗本来挺出名,这篇新作品一出来,很快就在长安传开了。有一些大臣对召回刘禹锡,本来就不愿意,读了刘禹锡的诗,就细细琢磨起来,里面到底有什么含意。也不知道哪个说,刘禹锡这首诗表面是写桃花,实际是讽刺当时新提拔的权贵的。

  “你胆敢当众咒骂山神,好大的胆!那么你说这病是什么引起的?”

   
不妨带你去迦南一趟。我们来到一口井旁,一切都很平静,几个妇女和姑娘朝这口井走来,她们快乐地边走边聊天,正要到井旁打水的时候,忽然出现几个士兵。这些士兵抢走她们的饰物,如果反抗,就动粗打人,把她们吓得半死。真是残酷,对不对?这些强盗是什么人呢?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做?……

这一下子可惹了麻烦,唐宪宗对他也很不满意。本来主张留他在京城的人也不便说话了。刘禹锡又被派到播州(今贵州遵义市)去做刺史。刺史比司马高一级,似乎是提升,但是播州地方比朗州更远更偏僻,那时候还是人烟稀少的地方呢。

  “脑,是他的脑子出了问题,才会变成这样子,”希波克拉底毫不示弱。

   
这些士兵不是以色列人,他们是外国人,是迦南人。你还记不记得,约书亚死后,虽然上帝吩咐他们要把剩下的迦南人灭绝,可是以色列人不听,他们违背上帝的命令,懒得打仗,不肯行动。

刘禹锡家里有个老母亲,已经八十多岁了,需要人伺候:如果跟着刘禹锡一起到播州,上了年纪的老人受不了这个苦。

  但是,在当时的环境下,他的科学解释是不可能被人们理解和接受的,那个病人最后被抬到神庙里去了,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希波克拉底指出的癫痫病的病因被现代医学认为是正确的,他提出的这个病名,也一直沿用至今。还有一次,希波克拉底碰到一个巫医给骨折病人治病。病人右腿被车轮辗断,鲜血淋淋,已昏死了过去。但巫医还硬叫家属扶着病人用左腿跪在神像前,他自己则念念有词,不知在说些什么。

   
因此,迦南地北部还住着一些迦南人,约书亚在世的时候曾经把他们打败,烧了他们的城。可是,约书亚已经去世多年,他们重新整修城墙,渐渐强大茁壮。如今他们的军事力量强大,甚至可以压倒以色列人。他们侵略以色列人,而以色列人根本无力反抗,因为上帝不帮忙。上帝为什么不帮助他们呢?……原因很简单,因他们离弃祂,以别神为神。

这可叫刘禹锡太为难啦!

  希波拉底气愤地走上前说道:“靠念咒语怎能治好他的伤呢?这简直是在折磨病人,简直太荒唐了!”

   
迦南人欺压以色列人,他们成群结队在大路上巡逻,看见什么都拿。他们赶走草场上的牛羊,拿走田里的粮食,砍下葡萄园的葡萄,,情况非常恶劣。迦南人不仅拿东西,他们还伤害人。比如说,以色列人的妇女和姑娘到井旁打水,这些坏人就会出现,恶待他们,抢走她们一切所有的,说不定还杀死几个人。所以,到井旁打水成了非常危险的事,甚至没人敢去打水。

这时候,柳宗元在长安也呆不住了,朝廷把他改派为柳州刺史。柳宗元得知刘禹锡的困难情形,决心帮助好朋友。他连夜写了一道奏章,请求把派给他柳州的官职跟刘禹锡对调,让他到播州去。

  巫医不屑一顾地说:“看来你会治伤啊,那好,你说他的伤怎样治?”

   
出门远行的以色列人,经常在路上发生事故,丧失所有的财物。他们若不肯交出一切,不是被杀,就是被毒打。

柳宗元待朋友一番真诚,使许多人很受感动。后来,大臣裴度也在唐宪宗面前替刘禹锡说情,宪宗总算答应把刘禹锡改派为连州(今广东连县)刺史。以后,刘禹锡又被调动了好几个地方。过了十四年,裴度当了宰相,才把他调回长安。

  “清洗创口,进行牵引,使断骨复位!”希波克拉底对骨折病人提出的治疗方法,是合乎科学道理的。为纪念他,后人将用于牵引和其他矫形操作的臼床称为“希波克拉底臼床”。

   
圣经说:“大道无人行走。”意思就是说,没人敢出门。恐怕遇害。如果有人非得出门不可,他就绕小道走。有时他们穿过田野。听见声音,立刻躲起来,不让迦南人看见。农民和村民都感到不安,因为迦南人常来麻烦他们,打他们。怪不得乡下人都纷纷往城里搬。

刘禹锡重新回到京城,又是暮春季节。他想起那个玄都观的桃花,有心旧地重游。到了那里,知道那个种桃的道士已经死去,观里的桃树没有人照料,有的被砍,有的枯死了,满地长着燕麦野葵,一片荒凉。他想起当年桃花盛开的情景,联想起一些过去打击他们的宦官权贵,一个个在政治争斗中下了台,而他自己倒是顽强地坚持自己的见解。想到这里,他就又写下了一首诗,抒发他心里的感慨,诗里说:

  还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病人下腹部绞痛,小便不畅。希波克拉底为其诊断后对病人家属说:病人出现这种症状,是由于饮用不洁的水引起的。不洁的水在尿道中逐渐凝结起来,不断增大变硬,就会引起剧烈的疼痛,甚至堵塞尿道,引起小便不畅。很显然,希波克拉底所说的病,就是尿道结石。为了抵制“神赐疾病”的谬说,希波克拉底积极探索人的肌体特征和疾病的成因,提出了著名的“体液学说”。他认为复杂的人体是由血液、粘液、黄胆、黑胆这四种体液组成的,四种体液在人体内的比例不同,形成了人的不同气质:性情急躁、动作迅猛的胆汁质;性情活跃、动作灵敏的多血质;性情沉静、动作迟缓的粘液质;性情跪弱、动作迟纯的抑郁质。人所以会得病,就是由于四种液体不平衡造成的。而液体失调又是外界因素影响的结果。所以他认为一个医生进入某个城市首先要注意这个城市的方向、土壤、气候、风向、水源、水、饮食习惯、生活方式等等这些与人的健康和疾病有密切关系的自然环境。

   
圣经又告诉我们“城外无人居住”,大家都挤在城里。偶尔,迦南人也会来攻击城市,用箭射死在城墙上守望的人。大体说来城里还算安全。

“百亩中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

  现在看来,希波克拉底对人的气质的成因的解释并不正确,但他提出的气质类型的名称及划分,却一直沿用至今。那时,尸体解剖为宗教与习俗所禁止,希波克拉底勇敢地冲破禁令,秘密进行了人体解剖,获得了许多关于人体结构的知识。在他最著名的外科著作《头颅创伤》中,详细描绘了头颅损伤和裂缝等病例,提出了施行手术的方法。其中关于手术的记载非常精细,所用语言也非常确切,足以证明这是他亲身实践的经验总结。

   
以色列人为什么不抵抗呢?唉,他们害怕极了,迦南人强壮、有力气,他们的王耶宾会制铁战车,共有九百辆之多。他的主将是西西拉,这人浑身是胆。以色列人不知道怎么应付他,所以他们不得不离开辛辛苦苦建立的家园,携家带眷逃到城里。那些日子,以色列人吃尽了苦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