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雷家书,倒数第一是无所畏惧的

  爸爸一生工作严谨,就是来往书信也整理得有条不紊。每次给哥哥的信都编号,记下发信日期,同时由妈妈抄录留底;哥哥的来信,也都编号,按内容分门别类,由妈妈整理成册。可惜在十年浩劫期间,爸爸的手稿几乎全部失去,书信更是如此。今天,如果能把父亲和哥哥两人的通信一起编录,对照阅读,必定更有教益。

    后来,我还真没听到有同学对该生说三道四的。

  傅雷父亲傅鹏

  爸爸妈妈给我们写信,略有分工,妈妈侧重于生活琐事,爸爸侧重于启发教育。一九五四年到一九六六年爸爸给哥哥的中文信件共一百九十封,妈妈的信也有百余封。哥哥在外二十余年,几经搬迁,信件有所失散。这本家书集选自哥哥保存的一百二十五封中文信和我仅有的两封信。家书集虽然只收录了一封妈妈的信,但她永远值得怀念;妈妈是个默默无闻,却给爸爸做了大量工作的好助手。爸爸一生的业绩是同妈妈的辛劳分不开的。

   
进我们班之前,我与这位男生进行了第一次谈话。我首先要消除他对原班级老师的怨恨。我说:“你怨恨别人,但被你怨恨的人毫无感觉,你的怨恨只是让自己长期生活在心灵的阴暗中,这本身是对自己的一种惩罚。更何况,因为你的诸多缺点,给原来班级造成了很大的混乱,给老师们带来了很多负担。现在,学校不仅没有抛弃你,还特意把你安排在了最好的班级里。如果再没有感激,还怀有怨恨,那么人间真情何在?做人的良知又何在?”

  傅雷母亲李欲振

  今年九月三日是爸爸妈妈饮恨去世十五周年,为了纪念一生刚直不阿的爸爸和一生善良贤淑的妈妈,编录了这本家书集,寄托我们的哀思,并献给一切“又热烈又恬静,又深刻又朴素,又温柔又高傲,又微妙又率直”的人们。

   
这番话给他很大触动。之后,我又就纪律问题征求他的意见。他表示一定严于律己。我说:“别人是不允许迟到,考虑到你的特殊情况,我允许你每周违犯两次纪律。”人是希望被尊重的。如此让步,他就感到有点儿受宠若惊,一再表示,他会用行动证明自己,报答学校。

  1928年6月傅雷在法国西部波其安的住房前

  傅 敏

   
可是,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进了我们班之后,这个男生发现更大挑战在等着他。由于他的基础差,虽然也挺努力,可还是跟不上。这时候,这个男生又提出回山东济南实验中学,从基础学起。

  1928年6月傅雷在法国西部波其安

   
可是,他回到济南后,缺少了父母的照顾和监督,不但没有恢复他期待的自信,相反,他的学业更是一塌糊涂。

  1929年夏傅雷游历瑞士,住在法瑞交界的避暑圣地达蔼维扬。照片上的房屋叫“蜂屋”,屋临瑞士莱芒湖,背负阿尔卑斯山。“蜂屋”右面楼上有阳台的即傅雷的卧房。傅雷发表的第一篇译作《圣扬乔而夫的传说》即在此完成。

   
后来,在我的建议下,这个男生又回到了北京,回到了我的班里。此时,这位学生的心态是又自卑,又痛苦,又脆弱。

  傅雷在法国(1930年)

   
落后的学生,心理负担其实是很最重的。比如每次考试都考倒数的,同学可能会瞧不起他,甚至老师也瞧不起他,回家家长再批评训斥,再唉声叹气,你说这学生的心理折磨是不是要比好同学要多得多?所以说,学习落后的同学,他们是同龄人中最痛苦的学生。你不要看他们不学习,不要看他们学习不在状态,其实他们内心很痛苦。他们也非常想学好,你说一个高三的孩子,谁不想学好呢?你以为他闲着舒服啊?在班里他老是排名落后,他内心有一种自卑,所以心理负担最重。

  傅雷在法国(1930年)

   
高三第一次考试前,这位男生说自己生病了。你看,他都不敢参加一次普通的考试了。为了鼓励他,我说:“这次考试你肯定是倒数第一,既然如此你还顾虑什么?你还怕考倒数第二吗?你要不是倒数第一的话,其他同学能平衡吗?”

  1930年春傅雷与刘海粟夫妇在巴黎阿尔培裴那画室

    他说:“不平衡。”

  傅雷夫人朱梅馥(1931年)

   
我说:“这就对了,你这次要是考不了倒数第一,其他同学就会不平衡了,为了全班同学的平衡,你这次也要考倒数第一啊!”

  傅雷夫人朱梅馥(1931年)

    他听了听,觉得是这么回事。

  图为1932年1月傅雷与朱梅馥在上海举行婚礼

   
这样,他终于参加了高三的第一次考试,并以绝对优势名列班级倒数第一。可是,这个男生经过一个月发奋努力后,在10月份的月考中,他和倒数第二同学的差距,一下子缩小了30分。在月考的总结中,我就开始表扬他了,我说:“你们看人家这位同学,一下子差距能缩小30分,高三一共要经过八次大型考试,如果你每次都能缩小30分,那就不是考大学的问题了,而是考清华北大的问题了!就看你敢不敢挑战自己了,你站起来谈一谈,下一次你的目标是什么?”

  傅雷夫妇在杭州,朱梅馥已怀有聪儿。(1933年)

   
这个学生被我表扬得晕头转向的,他就站起来说:“老师,我下一次肯定不考倒数第一啦!”

  傅雷夫妇(1934年春)

   

  1934年2月傅雷在上海吕班路201弄53号宅邸卧房五斗柜前

  傅聪(1934年9月,半岁)

  傅聪(1935年11月,一岁八个月)

  傅聪(1937年)

  幼年傅敏(1938年)

  1936年12月傅雷在洛阳

  1936年12月傅雷在洛阳

  图为母亲与聪儿(半岁)

  傅雷夫人朱梅馥(1937年)

  傅雷夫人朱梅馥与傅聪、傅敏(1939年)

  1940年傅雷与成氏三姐弟合影(后排:左一:成家和,右一:成家榴,前排:左一:成家复)

  傅雷夫人朱梅馥(1940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