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悟人生,世界民间故事兄弟卷

一次,在坝子的东街场,来了一个狡猾的波戛。他是专门卖傣族小伙子喜爱的那种长刀的。他在刀壳、刀柄上涂上彩色斑斓的油漆,系上一穗穗黄丝线,把刀的外表装饰得花花绿绿,十分漂亮。他对一群小伙子夸道:“我这种刀,钢性最好,砍石头就像切豆腐!”他砍一块瓦片,瓦片碎了,刀口一点不钝。其实,他只有这把刀是好的。小伙子们争着购买。波戛按住口袋说:“口袋里的刀和外面这把刀完全一样。5
块钱一把,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挑挑拣拣的,这么多小姑娘看着不害羞?”
  5
个年轻人果然买了刀。到了人少的地方一试、全坏了。原来刀子是用烂铁打成的。他们返回去找那个卖刀的波戛,可他连影子都不见了。回到寨子,他们把这件事讲给艾西听,艾西答应帮助他们。
  那个波戛在东街场吃到甜头,又在西街场出现了。他身边又围了一群小伙子。艾西背了满满一篓烟丝过来,偏偏挨着波戛出卖。波戛侧过身去瞟了一眼,是上等烟丝。他说:“漂亮的小伙子,想买长刀吗?”说着把摆着的刀拔出来给艾西看。
  艾西瞄了瞄说:“是一把好刀。可惜我没有现钱。卖了烟叶再说吧!”
  波戛脸上堆起笑容说:“小伙子,我把口袋里的六把长刀给你,你把这篓烟叶给我,干不干?”
  艾西说:“可是可以的,但我家里等着钱用,要那么多刀干什么呢?刀,我只要一把,其余折成钱给我,我才干!”
  波戛想想,这刀占了大便宜,就说:“行。”赶忙掏了25
元给艾西,又把口袋伸过来,说:“你在里面抽一把刀吧!”
  艾西说:“不,我就要外面这一把。”
  波戛说:“里面的新,外面的摸脏了——”
  艾西打断他的话:“留给你摆样子?你不是说里外一样吗?”
  波戛看到这么多人望着他,连忙说:“一样的,完全一样的!”只好将这唯一的好刀给了艾西。
  波嘎背着五六十斤烟丝,在途中一棵菩提树下休息。他从里面抓出一大把烟丝,刚往鼻子前面送,就有一股臭味冲过来。细细一看,原来是干象粪。
  他急忙再掏一次,下面芭蕉叶包着的也全是这种东西。
  艾西回到寨子,把钱平均分给5
个年轻人,说:“外表和里面常常不一样。没有看清里面之前,千万别轻信漂亮的外表!” 

  他是一个拥有硕士文凭的毕业生。来到这个颇有名气的公司工作时,他就像任何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一样,想要大显身手。他认定了自己是一块金子,不会久居人下。他决定凭借自己的才华,让公司里的所有人对他刮目相看。

[阿拉伯]

  可是,工作一段时间之后,他有点沉不住气。他认为他的模具设计十分出色,又有高学历,自己理应得到提拔和重用。但是,公司领导似乎对他的成绩视而不见。而且,他只专心研究自己的技术,不肯花时间搞好人际关系,所以自己所在部门的主管对他并无好感。主管的反复无常让他觉得难以忍受,为了不再整天面对主管种种自己看不惯的行为,他决定辞职。

  从前在印度有一个王爷,名叫贾比胡。他一个接一个地娶了七个老婆,但却没有一个为他生下一儿半女。这使贾比胡悲哀之极,他决心不如一死了之,就走向沼泽地准备去自杀。

  写好了辞职信,正要递交给自己的主管时,他在楼梯间遇上了另一个部门的经理。因为互相之间有数面之缘,他便对那位经理点头笑了笑,算作是打招呼,然后闪身让那位经理先走。经理看到了他手上的辞职信,很惊讶地说:“如果你另有高就,那么我恭喜你。可是如果你辞职是因为你的部门主管,我就要劝你考虑一下了。因为毕竟这是一个有一定实力的公司,在业内有一定影响,对于年轻人来说,一定会有发展前途。而且无论你走到哪里,你都会遇到差不多的人。你如果不能够学会和不同的人相处,那么不论到了哪个公司都会手足无措。在职场中,我们要学会把自己变成水,可以装进任何容器。”

  半路上他遇见一个托钵僧,那托钵僧见他愁容满面,就问他到底有什么烦恼。

  那位经理的一席话,让他茅塞顿开。他忽然觉得自己愤愤然的状态很幼稚可笑。自己这么跌跌撞撞想要搞清楚问题的根本就是职场中的正常现象。如果自己没有办法适应,那么无论走到哪里,自己都会吃亏的。

  王爷说:“我是一株枯萎的树,只适合砍下来当柴烧,以后不会再留下一点痕迹:我讨了七个老婆,她们没有一个为我生下一儿半女,我死后王国留给谁呢?我还活下去干什么?不如到沼泽淹死算了。”

  于是,他撕掉了那封辞职信,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他开始练习与各种各样不同性格不同经历的人相处。尽管和主管仍有许多不和,自己仍然不能够认同主管的某些做事原则,但是他尽量不较真,努力发掘事情中好的一面。慢慢地,他不再看不惯主管,坦然接受了人与人之间的不同,他和主管的关系也从对立开始变得缓和。

  “站住!”

  几年以后,他因为业绩出色,终于受到了重视,得到了提拔。

  托钵僧喊道,“如果你听从我的劝告,你的烦恼很快就会消失。”

  在职场中,我们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其中的一些是我们看不惯的。对于这样的人和事,我们必须学会适应,因为这就是现实。现实是残酷的,我们不能改变现实时,只有改变自己的态度。让自己成为可以被装进任何容器的水,就可以在职场中挥洒自如。这不是要求我们改变自己的生活原则,我们当然要坚持自己的原则,但是同时也要能够容忍和自己的准则不同的人和事。

  “智士,你有什么劝告呢?”

  贾比胡问。

  托钵僧说:“你拿着这根手杖,向东走七个钟头,你就会看到一株枝叶婆婆、非常美丽的芒果树,树上结满了成熟的果实。你站到树下,用右手拿这根手杖,打下七个芒果,用你的左手在它们没有落地之前接住它们,带回家去,给你每个妻子吃一个吧!那她们就会为你生儿子的。”

  王爷谢过了托钵僧,照着他的话去办。当他回到家中,正要把芒果分给他的妻子,谁知她们扑过来,你争我夺,互不相让,芒果刹那间就吃了个精光,但只有王爷六个老婆吃上芒果,年纪最轻也最美丽的罗妮,却没有吃上。

  她伤心地把扔满一地的芒果核捡起来,将它们敲开,吃了它们的核仁。

  第二年,王爷那六个年纪较大的妻子,每人都生了个男婴,可是第七个妻子,却生了一个样子像只猴子的男婴。罗妮虽然伤心,但对这男婴却十分疼爱,因为他虽然丑陋,但很快就会讲话会思想,比其他兄弟成熟得快。

  这个人不像人猴不像猴的生物越长大,样子就越难看,人们都嘲笑地叫他作“猴王子”他的兄弟都憎恶他,待他比待最低贱的奴仆还差。王爷只看了他一眼,就下令永远不准他来见自己,还把可怜的罗妮一块赶出宫,让他们母子俩另外住在离皇宫老远的一间房子里。

  猴王子就在那个孤苦的环境中长大,当他的兄弟有老师教他们读书识字时,他却满山乱跑。他母亲看了不由得伤心他说:“我儿子真是只猴子啊,他整天就会爬树。”

  可怜的罗妮满怀辛酸,忍不住哭了起来。

  其实猴王子并没有浪费光阴,并不像罗妮认为的那样满山乱跑,他学到的东西比他的兄弟要多得多呢。因为林中的神仙教会他各种知识,还教他各种魔法呢。只是猴王子十分小心不让人知道他是从神仙那儿学会知识和武功罢了。

  过了二十年,六个王子都长成俊美的青年,猴王子比起他的几个兄弟,个子矮了半截,不过却也有着运动员的体格。只是他浑身盖满了难看的棕色猴毛,样子也像只野兽一样丑陋。

  这时,离贾比胡王国约九十天路程的一个国家,由一个叫贾马萨的王爷统治。他只有一个独生女,名叫贾乌兰,长得十分漂亮,各国的王子不论远近,都去向她求婚。贾乌兰倒被难住了,无法决定嫁给哪一个王子,她决定只许给最强壮最勇敢的人。

  于是她的父亲老王贾马萨铸了一个沉重的铁球,扬言只有举起这铁球的人,才能娶他女儿为妻。

  这消息自然也传到贾比胡的朝廷,他六个儿子决定去试试运气,测验一下自己的力量。老王也不反对,就为儿子们配备了闪闪发光的武器和高头大马,让他们去比试比试。

  猴王子看着自己的兄弟骑马出发,心里很是伤心,于是溜进森林,告诉自己的老师,说他也十分想去向美丽的贾乌兰求婚。老林仙很同情他,就为他剥下了他那身棕色的猴皮。看啊,原来在猴皮之下猴王子有着一个非常健美的身体,肤色有如牛奶和玫瑰,柔滑得很,黑色的卷发,托出他漂亮的脸,英气逼人呢!

  仙人给了他华丽的王子服装和武器,还有一匹千里驹。这匹骏马跑得那么快,猴王子只用了两个钟头就赶上了比他早去了一天的兄弟。

  他的兄弟有一个问:“快看,这个骑马赶来的英俊青年是谁?”

  另一个说:“他的衣袍那样华丽精美,不是侯爷就是个王爷!”

  那陌生人向他们走过来客气地问好,其余的路程他们在一起。他的鞍袋似乎是有着取之不尽的容量,每天晚上都能不停地供应食物和酒来使旅伴得到享受。白天他谈吐文雅,知识渊博,使他的兄弟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当他们到了那个国家,猴王子故意落在兄弟们的后边,在一个丛林里下了马。他脱掉了华丽的衣袍,穿上他那张猴皮。他将衣袍武器绑在马鞍上,拍了两下手,那马儿就驮着它们腾空而夫,消失不见了。

  王子们正在城门外扎营时,突然看见他们那个猴子兄弟,正从一条小道一歪一扭、一蹦一跳地追上来了,觉得十分惊奇。

  “猴王子,你怎么来的?”

  一个哥哥掴了他一巴掌。

  “你也来这国家,想干啥呀?”

  另一个问。

  第三个兄弟也不等回答,就插嘴说:“哈,你们以为他要干什么呢?猴王子是出于好奇才跟着我们的,他腿儿长所以能赶上我们的快马呗!”

  第四个兄弟就说:“好吧,猴子,既然你来了,那你就给我们烧饭好了,我们现在要进王爷的宫中去,等我们回来,你得把饭烧好,侍候我们,如果你不准备好吃的,那你就等着挨一顿好打,你知道我们是说到做到的。”

  于是六个王子穿上最好的衣服,骑马走了。猴王子等他们走后,就到最近的一问店铺去,叫店老板办好一席酒菜,送到王子的帐幕去,他付了五十块金市,那店老板笑逐颜开,答应照办,并保证样样菜色都是最好的。

  猴王子回到帐幕,拍了三下手掌,就听见一声长嘶,他的马赶来了,一瞬间已站在帐幕前。猴王子脱下猴皮,穿上华丽的袍服,骑上骏马,追他的兄弟去了。

  在王爷的皇官外有一座美丽的花园,那巨大的铁球,就放在草地上,一群年青的王子正围着它,一个接一个试着去举起它,可是谁也没有办法挪动它半寸。

  公主站在一个盖满了玫瑰花的露台上,她穿着一身白色丝袍,黑得象鸦翼般的秀发,有如流水般柔滑地披下来,裹着她苗条的身体,她正在观看着求婚者比试。

  突然贾乌兰惊讶得瞪大双眼,她的双颊绊红起来,有若红色的玫瑰一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