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下五千年,铁面无私的包拯

范仲淹的新政失败以后,北宋的朝政越来越腐败,特别是在京城开封府,权贵大臣贪污受贿的风气十分严重;一些皇亲国戚更是肆无忌惮,不把国法放在眼里。后来,开封府来了个新任知府包拯,这种情况才有了点改变。

43

  波斯人被赶走以后,希腊人并没有迎来他们梦寐以求的和平。因为在随后的日子里,雅典和斯巴达为争夺霸权,又同室操戈,进行了长达26年的战争,这就是伯罗奔尼撒战争。仔细想想,26年是一个多么漫长的日子,它使冲锋陷阵的战士变为饱经沧桑的老人;使呱呱坠地的婴儿变成伟岸挺拔的青年。在战争中头十年,双方不分胜负。但随后的岁月中,厄运似乎降临到雅典人的头上,一场失败接着一场失败。灾难从西西里之战开始。

包拯是庐州合肥人,早年做过天长县(今安徽天长)的县令。有一次,县里发生一个案件,有个农民夜里把耕牛拴在牛棚里,早上起来,发现牛躺倒在地上,嘴里淌着血,掰开牛嘴一看,原来牛的舌头被人割掉了。这个农民又气又心痛,就赶到县衙门告状,要求包拯为他查究割牛舌的人。

民数记20:1,20:14-29

  公元前416年,西西里岛的雅典盟邦塞盖斯塔与邻国塞利努斯交恶酝酿战争,请求雅典出兵支援,在要不要派兵去西西里岛这个问题上,温和派领袖尼西阿斯和主战派领袖亚西比德在公民大会上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尼西阿斯坚持远征西西里是不必要的,指出了进行远征可能遇到的巨大困难,并且当面揭露了亚西比德的自私目的,要求雅典人“提防这个奢侈浪费的年轻人,不应使他有机会为自己的辉煌而危害国家。”能言善辩的亚西比德针锋相对,自称为国家,对他个人的攻击,他可以不计较。他说:“西西里人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征服他们易如反掌。我们雅典的国力已到了这样的地步,我们不能不计划征服新的地方,取得西西里这片巨大的土地,就有可能取得全希腊的霸权”。结果,在公民大会上,亚西比德的意见竟占了上风。大会决定由尼西阿斯、亚西比德和拉马卡斯三人全权负责远征事宜。

这个无头案该往哪里去查呢?包拯想了一下,就跟告状的农民说:“你先别声张,回去把你家的牛宰了再说。”

   
四十年,这一段相当漫长的日子,慢慢的过了。在这段时间,以色列人在又干又热的旷野飘流。我们不知道这些年间发生了些什么事。圣经除了记载可拉、大坍和亚比兰的叛逆之外,其他的事一概不提。但是,四十年肯定发生了不少的事,其中一件就是他们必须等。等?……等什么呢?……

  公元前415年夏初,声势浩大的备战工作完成,雅典人集结了一支庞大的军队,计有战舰136艘,重装步兵5100名,1200名轻装步兵和约26000名划桨手。启程那天黎明,雅典和盟军云集派里厄斯港,雅典人倾城出动,为远征的将士送行。这是雅典历史上最壮美、开支最大的一次启航。“每个人都充满了远征的热情。年老一点的人认为他们将征服那些他们将去的地方。年轻一点的人希望看看异地风光和取得迷人的经验。一般民众和士兵盼望自己得到薪金,并因帝国扩大而得到永久性收入。”当尼西阿斯等人最后一批登舰后,随着悠长的号角声,舰队缓缓离开港口,驶往遥远的异国他乡。远征军先在科西拉与盟国支援部队汇合,然后驶抵南意大利。这时发生的两件事使远征军的前途蒙上了一层阴影。一件事是远征军与请示他们出兵的塞盖斯塔联络后,发现塞盖斯塔很穷,根本无力支付远征军费用。这样就使远征军大捞一把的希望落空,出征时的亢奋骤然消失,军心动摇。另一件事就是三统帅之一的亚里比德叛逃到斯巴达。原来在远征军出发的前夜,有人将雅典城内各街口用来指路的赫尔墨斯神像的面部给毁坏了。赫尔墨斯是希腊的神话中的天神宙斯之子,雅典人相信它能庇护道路并维护社会秩序。因此,神像被破坏在雅典城中引起了严重的不安。为追查肇事者,国家鼓励告密,亚西比德被指控参与了此事。他要求在出发之前弄清他究竟与这一案件有无牵连,但他的政敌知道他在军队中有威信,深得士兵爱护,不敢事前打击他,直到舰队出发后才告发他。于是雅典公民大会决议把亚西比德召回受审。亚西比德深知回国后凶多吉少,便在中途逃跑了,先到阿尔哥斯,后转赴斯巴达。他向斯巴达增援叙拉古,围困雅典城。斯巴达人对亚西比德的到来大喜过望,欣然接受了他的建议。亚西比德叛逃后,尼西阿斯仍率舰队继续西进,一到西西里就与叙拉古人展开了激战。由于长途跋涉和尼西阿斯的优柔寡断,雅典远征军几次胜机都没把握住,战争很快陷入持续状态。为打破僵局,公元前414年春,尼西阿斯和拉马卡斯指挥远征军发动强大攻势,先拿下叙拉古城外的制高点埃庇坡莱。然后修筑从陆地包围叙拉古的城墙。在筑墙和反筑墙的激战中,将军拉马卡斯战死,尼西阿斯成为唯一的统帅。他随后又指挥海军进入叙拉古港,基本完成对敌人的水陆合围,只剩下正北部距海边长约一公里多的一个缺口正在施工。

农民本来舍不得宰耕牛,按当时的法律,耕牛是不能私自屠宰的。但是一来,割掉了舌头的牛也活不了多少天;二来,县官叫他宰牛,也用不到怕犯法。

   
他们都在等……死。你还记得十二个探子从迦南地回来之后,约书亚和迦勒告诉百姓,上帝会帮助他们进入迦南地。可是,百姓不信,所以上帝发怒,说,二十岁以上的人都要死在旷野。当时,他们在巴兰旷野的加低斯。除了约书亚和迦勒二人信靠上帝,不会死在旷野之外,其他成千上万的男女都要死在旷野。

  当叙拉古人见城市几乎被完全围住而惊惶失措时,斯巴达军队在基列布斯率领下抵达西西里,冲过缺口进入叙拉古,与士气大振的叙拉古守军会合,并很快组织部队,进行反攻。通过激战,他们不但粉碎了雅典人彻底包围叙拉古的计划,而且重新夺回了制高点埃庇坡莱,并攻克了要塞普利密昂。与此同时,科林斯的舰队也突破雅典海上封锁进入叙拉古港,与叙拉古海军合兵一处,向雅典舰队发起了猛烈的反击。尼西阿斯见形势逆转,立即收缩兵力,采取守势,并修书一封送往雅典,请求增派援兵。雅典公民大会见信后,立即命名将德谟斯提尼、攸利密顿率73艘战舰和5000名重装步兵以及更多的轻装步兵前往西西里增援,决心把战争进行到底。德谟斯提尼率增援部队到达西西里后,依仗优势兵力,登陆不久,便主动向敌军重新控制的埃庇坡莱高地发起夜间袭击。叙拉古和、斯巴达的联军顽强抵抗、杀死雅典军队2000人,挫败了雅典人的企图。德谟斯提尼这才发觉情势比想象的更坏,尤其是士气低落,官兵都盼着回家。加上军营设在沼泽地带,士兵患病人数日增,再拖下去别说胜利,恐怕连国都回不去了。因此,他向尼西阿斯提议立即退兵。但尼西阿斯害怕承担失败的责任,坚持继续作战。就在这时,斯巴达派出的援兵赶到了西西里,叙拉古也募集了大批援兵,雅典人人数上的优势也丧失了。尼西阿斯闻讯大惊,终于决心尽快撤离。全军将士登上战舰,准备重返家园。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天意,恰在这时,发生了月食。一向谨慎的尼西阿斯立即下令停止行动,召来占卜师占卜,得出卜辞为再等3个9天,即27日后才可移动军队。于是撤军又延误下来,在最需要决断的时刻,尼西阿斯当断不断,把远征军推上了绝路。叙拉古人和斯巴达人并未因月食而停止战斗,他们向雅典人展开了猛烈的进攻。9月3日,海湾内发生激战,76艘叙拉古战舰击败86艘雅典战舰,雅典骁将攸利密顿战死。残舰被迫退回自己的泊地。叙拉古人乘机堵住海湾出口,将雅典海军完全封锁。

那农民回家后,果真把耕牛杀掉了。第二天,天长县衙门里就有人来告发那农民私宰耕牛。

    上帝说的话必定成就。以色列人一个个地去世。  

  事情至此,尼西阿斯再也顾不得天意,连夜下令所有军队,除留守人员外,全部上舰与敌人决战。次日,西西里港湾展开了一场前所未见的激战。双方舰只搅在一起,人们歇斯底里地嘶喊,战舰砰砰相撞。每一舰靠拢和冲撞后,双方士兵就把标枪、石头、羽箭没命地砍钉。战斗持续了很长时间,雅典人终于未能在最后一分钟顶住,先垮了下来。尼西阿斯无奈,只得率残部撤离战舰,向内陆退却。

包拯问明情况,立刻沉下脸,吆喝一声说:“好大胆的家伙,你把人家的牛割了舌头,反倒来告人私宰耕牛?”

   
这四十年间,上帝赐下天粮——吗哪,供给几百万的以色列人。虽然上帝因他们的罪惩罚他们,可是,祂仍然照顾他们,不至饿死。

  海战是雅典人的特长,陆战则是斯巴达人的拿手好戏。在叙、斯联军的围追堵截下,雅典人一批批倒下。第6天早晨,联军包围了德谟斯提尼的6000名后卫,迫其投降,然后又追上尼西阿斯,双方主力发生激战,疲惫不堪的雅典人哪里是对手,结果尼西阿斯被俘,雅典军全军覆灭。

那个家伙一听就呆了,伏在地上直磕头,老老实实供认是他干的。

   
他们每在一个地方停留一段时间后,就会离开到下一站。停留的时间,都会死一些人,所以,以色列人停留过的每一处都有一个大坟场。

  战后,叙拉古人和斯巴达人违背诺言,处死了尼西阿斯和德谟斯提尼。被俘的雅典士兵除极少数外,其余都被卖作奴隶。

原来,割牛舌的人跟那个农民有冤仇,所以先割了牛舌,又去告发牛主人宰牛。

   
许许多多的以色列人都埋在旷野。将来有一天他们都要复活,那一天是审判日,主耶稣要驾云降临。那些敬畏上帝、得救的以色列人虽然进不了地上的迦南,可是耶稣再来的那一天,他们都要进入属天的迦南。对那些得救的人来说,死并不可怕,因为他们有盼望,这个惩罚还忍受得了。可是,对那些没有得救的以色列人,天天等死则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

  西西里之战,雅典丧失了近5万人,国力大损。从此以后,雅典海上同盟开始瓦解,称霸希腊的梦想灰飞烟灭。

打那以后,包拯审案的名声就传开了。

   
小朋友,如果你还没有得救,死亡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人人都有一死,人生下来就逐渐走向死亡。死什么时候来临,没有人知道。人死后不会再有机会悔改。

包拯做了几任地方官,每到一个地方,都取消了一些苛捐杂税,清理了一些冤案。后来,他被调到京城做谏官,也提出不少好的建议。宋仁宗正想整顿一下开封的秩序,才把包拯调任开封府知府。

   
终于这四十年流浪的日子过去了。在上帝的带领下,以色列人又来到迦南地的边界,再次抵达巴兰旷野的加低斯,几乎所有在此发过怨言的人都死了,当时的小孩已经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孩子。以色列人这次到加低斯后,摩西的姐姐米利暗死了,他们把她埋在那里。她的年纪很大了,对不对?差不多有一百二十岁。

开封府是皇亲国戚、豪门权贵集中的地方。以前,不管哪个当这差使,免不了跟权贵通关节,接受贿赂。包拯上任以后,决心把这种腐败的风气整顿一下。

   
其实,死对米利暗而言并不可怕。不错,她死在旷野,没能进到应许之地,可是,死后她的灵魂进了天堂。

按照宋朝的规矩,谁要到衙门告状,先得托人写状子,还得通过衙门小吏传递给知府。一些讼师恶棍,就趁机敲榨勒索。包拯破了这条规矩,老百姓要诉冤告状,可以到府衙门前击鼓。鼓声一响,府衙门就大开正门,让百姓直接上堂控告。这样一来,衙门的小吏要想做手脚也不敢了。

   
以色列人在加低斯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事——摩西和亚伦得罪上帝。所以,他们也不得进入迦南地。至于这件事的细节,我们留着以后再谈。  

有一年,开封发大水,那里一条惠民河河道阻塞,水排泄不出去。包拯一调查,河道阻塞的原因是有些宦官、权贵侵占了河道,在河道上修筑花园、亭台。包拯立刻下命令,要这些园主把河道上的建筑全部拆掉。有个权贵不肯拆除。开封府派人去催促,那人还强词夺理,拿出一张地契,硬说那块地是他的产业。包拯详细一检查,发现地契是那个权贵自己伪造的。包拯十分生气,勒令那人拆掉花园,还写了一份奏章向宋仁宗揭发。那人一看事情闹大,要是仁宗真的追究起来,也没有他的好处,只好乖乖地把花园拆了。

   
以色列人再次准备好要进应许之地。他们又看见这壮丽的山脉,山后就是迦南地。四十年前,上帝曾经吩咐他们翻山越岭,赶出当地的居民。当时,以色列人因为不信,而不肯去。可是,这回上帝没有叫他们翻山越岭进去,祂要领他们走另外一条路。这条路要穿过以东人的地盘。

一些权贵听到包拯执法严明,都吓得不敢为非作歹。有个权贵想通关节,打算送点什么礼物给包拯,旁人提醒他,别白操心了,包拯的廉洁奉公是出了名的。他原来在端州(今广东肇庆)做过官。端州出产的砚台,是当地的特产。皇宫规定,端州官员每年要进贡一批端砚到内廷去。在端州做官的人往往借进贡的机会,向百姓大肆搜刮,私下贪污一批,去讨好那些权贵大臣。搜刮去的端砚比进贡的要多出几十倍。后来,包拯到了端州,向民间征收端砚,除了进贡朝廷的以外,连一块都不增加。直到他离开端州,从没有私自要过一块端砚。

   
以东人?……以东人?……我们听过这个名词,对不对?他们是何许人?你还记得吗?……当然啦!你们很聪明,这点儿小事难不倒你们。他们是以扫的后代,以扫是雅各的哥哥。所以说,他们跟以色列人有亲戚关系。上帝没有命令以色列人制伏以东人,然而……。

那权贵听了,知道没有空子好钻,也只好罢休。后来开封府的男女老少,没有人不知道包拯是个大清官。民间流传着两句歌谣:“关节不到,有阎罗、包老。”(“阎罗”是传说里管地狱的神。)

   
从加低斯到迦南最近的一条路要穿越以东地。摩西说:“我们好好跟他们说,请他们帮个忙,让我穿越他们的地盘。”

包拯对亲戚朋友也十分严格。有的亲戚想利用他做靠山,他一点也不照顾。日子一久,亲戚朋友知道他的脾气,也不敢再为私人的事情去找他了。

   
于是,他们派了几个使者去见以东王。他们到以东的京城,找到皇宫,就进去,礼貌地向王一鞠躬。

宋仁宗很器重包拯,提升他为枢密副使。他做了大官,家里的生活照样十分朴素,跟普通百姓一样。过了五年,他得重病死了,留下了一份遗嘱说:后代子孙做了官,如果犯了贪污罪,不许回老家;死了以后,也不许葬在咱包家的坟地上。

   
“请容许我们通过你的境界。”使者们说:“你一定听说上帝把我们从受苦的埃及地拯救出来的故事。现在祂要带领我们进入迦南地,就是上帝应许给我们的地方。上帝不许可我们伤害你和你的百姓。我们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请你允许我们经过你的国界,可以吗?……”

由于包拯一生做官清廉,不但生前得到人们的赞扬,在他死后,人们也把他当作清官的典型,尊称他“包公”,或者叫他“包待制”、“包龙图”(包拯得过天章阁待制、尤图阁学士的官衔)民间流传着许多包公铁面无私、打击权贵的故事,还编成包公办案的戏曲和小说。虽然其中大都是虚构的传说,但是也反映了人们对清官的敬慕心情。

    你们以为以东王肯定会答应的,对不对?可是,你看他,他一直在摇头。

   
“不行!”他怒气冲天地说:“不行!我根本不愿考虑这个请求。赶快走吧,我不愿意与你们有任何来往。”

    他们好失望,回去报告摩西。

“行吗?……”摩西问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