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下陆仟年,珀耳修斯

  《圣经·旧约》上说,人类的祖先最初讲的是同一种语言。他们在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之间,发现了一块非常肥沃的土地,于是就在那里定居下来,修起了城池。后来,他们的日子越过越好,决定修建一座可以通到天上去的高塔,这就是巴别塔。他们用砖和河泥做为建筑的材料。直到有一天,高高的塔顶已冲入云霄。上帝耶和华得知此事,立即从天国下凡视察。上帝一看,又惊又怒,认为这是人类虚荣心的象征。上帝心想,人们讲同样的语言,就能建起这样的巨塔,日后还有什么办不成的事情呢?于是,上帝决定让人世间的语言发生混乱,使人们互相言语不通。后来人们就把巴比伦叫做“冒犯上帝的城市”。

  终于,青年拿破仑有了独自率军作战的表现机会。

  珀耳修斯终于能够带着年轻的妻子安德洛墨达回乡了。长久幸福的日子在等待着他。他还找到了母亲达那厄。但他仍不能避免给外祖父阿克里西俄斯带来灾难。外祖父由于害怕神谕,悄悄地逃亡外地,到了彼拉斯齐国王那儿。当时,这里正在举行比武。他不知道外祖父就在这里,还准备去亚各斯问候外祖父。珀耳修斯看到比武十分高兴,他抓过一块铁饼扔出去,不幸正好打中了外祖父。不久,他就知道了他所杀害的人是谁。他深深哀痛死者,把他安葬在城外,并且交换了他所继承的王国。从此以后命运之神再也不妒嫉他了。安德洛墨达给他生了一群可爱的儿子,他们一直保持住父亲的荣誉。

  千百年过去了,不知有多少人一直想找到巴比伦城的遗址。

  与此同时,拿破仑参加了多次反欧洲封建联盟对法国革命的干预,这使年青的拿破仑有了充分的锻炼机会,他也充分地利用了这些机会。在斗争中,他越来越熟悉封建势力对革命运动所使用的方式方法,也越来越明白应该如何对付封建势力。这对他以后领导革命起到了重要作用。

  珀耳修斯是宙斯的儿子,出生后,他的外祖父阿克里西俄斯,即亚各斯国王,将珀耳修斯和他的母亲达那厄装在一只箱子里,投入大海。因为一种神谕告诉国王:他的外孙将会夺取他的王位并谋害他的生命。宙斯保佑着在大海中漂流的母子,引导这只箱子穿过风浪,最后箱子一直漂到塞里福斯岛,靠近了海岸。岛上有两位兄弟,狄克堤斯和波吕得克忒斯,他们统治着塞里福斯岛。狄克堤斯正在海边捕鱼,他看到水里漂来一只木箱,就连忙把它拉上海岸。回到家中,兄弟二人对遭遗弃的落难人十分同情,便收留了他们。波吕得克忒斯娶达那厄为妻,并悉心地抚育珀耳修斯。

  在波斯人彻底摧毁了巴比伦之后,人们对巴比伦通天塔仍然念念不忘。公元前331年,当亚历山大大帝占领已经荒芜的巴比伦后,他曾经想重建通天塔。但是,单单清除废塔的砖瓦就需要一万人工作两个月。最后他只好放弃了这个计划。

  20世纪80年代,中国某高等学校,学生会组织的一次百科知识竞赛中,有一个题目这样问道:

  珀耳修斯重新系上飞鞋,戴上头盔,背上神袋飞上高空。他一路飞行,来到埃塞俄比亚的海岸边,这是国王刻甫斯治理的地方。珀耳修斯看到耸立在大海之中的山岩上捆绑着一个年轻的姑娘。海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姑娘泪流不止。珀耳修斯为她的年轻美貌所动心,便跟她打起招呼。“你为什么捆绑在这里?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1899年3月,一批德国考古学家,在今天巴格达南面50多公里的幼发拉底河畔,进行了持续10多年之久的大规模考古发掘工作,终于找到了已经失踪两千多年,由尼布甲尼撒二世在公元前605年改建后的巴比伦古城遗址。

  果然,土伦战役和镇压保王党战役,使拿破仑名声大震,法国国民革命政府对拿破仑委以重任。

  刻甫斯从席间站起来。“你疯了!”他喝斥道,“不是珀耳修斯抢去了你的未婚妻。当我们被迫牺牲她时,你看着她被绑在那里,你为什么不亲自去救她,却袖手旁观呢?”

  穿过城门是一条广阔大道,上面铺着灰色和粉红色石子,大道两旁的残墙上现在还留着清晰可见的雄狮、公牛等图像。尼布甲尼撒的王宫就在大道西边。被人们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空中花园”,就在南宫的东北角。相传,它是尼布甲尼撒二世为让他的米底妻子赛米拉米斯公主,排忧解闷而兴建的,可惜它早已不存在了。

  经过激烈地交锋,敌人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拿破仑取得了胜利,占领了土伦。不出拿破仑所料,这次胜利使法国军官们对拿破仑这个年轻的下级军官另眼相看,而且为了表彰拿破仑为革命所作出的突出贡献,他被破格提升为将军,拿破仑非常高兴。

  珀耳修斯长大成人后,他的继父波吕得克忒斯劝他外出去冒险,并希望他能够建功立业。勇敢的小伙子雄心勃勃,决心砍下女妖墨杜萨颗丑恶的脑袋,把它带到塞里福斯,交给国王。

  巴比伦古城的大门叫典礼门,高4米多,宽2米左右。门的上部是拱形结构,两边和残存的城墙相连,门洞两边的墙上有黄、棕两色琉璃砖制成的雄狮、公牛等图像。这座城门建筑得十分牢固,公元前568年波斯人在摧毁巴比伦古城时,只有这座城门幸存下来。在千百年风雨剥蚀下,古城城墙已坍塌无存,唯独这座城门依然完好如初。

  经过认真、谨慎地调查、准备,拿破仑认为,要以强火力攻克土伦。于是,他加紧修建大炮、训练炮兵。几个月之后,一支炮兵部队在拿破仑的精心策划下开到了作战地点。”准备作战!”拿破仑下达命令。

  正当婚礼在欢乐地举行时,王宫的前厅里突然骚动起来,并传来一声沉闷的吼声。原来国王刻甫斯的弟弟菲纽斯带了一批武士闯了进来。他从前曾经追求过安德洛墨达,在她危难时却舍弃了她。现在他来重申自己的要求。菲纽斯挥舞着长矛闯进婚礼大厅,并朝着惊讶的珀耳修斯大声叫喊:“我在这里,你抢走了我的未婚妻,我要报仇。无论你的宝物或者你的父亲宙斯都无法保护你!”说着,他摆开架势,准备把长矛扔过来。

  巴比伦是一座令人神往的古城,它位于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的交汇处。早在公元前1830年左右,阿摩利人就以巴比伦为都城,建立了古巴比伦王国。在古巴比伦国最出色的国王汉漠拉比死后,巴比伦不断受到外族的进攻,历经了500多年战乱,直到公元前7世纪末,才在尼布甲尼撒领导下,建立了新巴比伦王国。然而,88年后,新巴比伦王国又被波斯人彻底毁灭。随着巴比伦王朝的覆灭,显赫一时的古城巴比伦,也日渐消失在荒草之中了。

  不久,拿破仑的机会来了。

  这时候,珀耳修斯干脆把墨杜萨的首级高高地举起,让别的人都能立即看见。他用这种办法把最后的一批人变成了僵硬的石块。直到这时,菲纽斯才后悔不该这样无理取闹,挑起事端。他看着左右两面姿态不同的石像,呼喊着朋友们的名字,但没有一个回答。他不相信似地用手触摸他们的躯体,然而他们都已变成了花岗岩。他惊恐万分,一改往日的骄横,绝望地哀求着:“饶我的命吧!王国和新妇都给你!”说完他转过身子。可是珀耳修斯不想宽恕他。“你这个贼徒,”他怒骂道,“我将在岳父的宫殿里为你永远树立一座纪念碑!”

  尼布甲尼撒下令重建的巴别通天塔共有7层,总高90米,塔基的长度和宽度各为91米左右。在高耸入云塔顶上,还建有壮观的供奉马都克主神的神殿,塔的四周是仓库和祭司们的住房。在5000多年前,人们能建起这样一座如此巍峨雄伟的通天塔,实在是人世间的一大奇迹。遗憾的是,巴别塔如今剩下的仅仅是一块长满了野草的方形大地基的残迹了。

  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他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革命,准备随时为革命献出一切,甚至生命。

  珀耳修斯整理完行装就上路了。诸神引导他一直来到了远方,那是可怕的众怪之父福耳库斯居住的地方。珀耳修斯在那里遇到了福耳库斯的三个女儿:格赖埃。她们生下来就是满头白发,三个人只有一只眼睛,一颗牙齿,彼此轮流使用。珀耳修斯夺走了她们的牙齿和眼睛。她们要求归还她们这些不可缺少的东西。他提出一个条件,要她们指明到仙女那儿去的道路。这些仙女都会魔法,有几样宝物:一双飞鞋,一只神袋,一顶狗皮盔。无论谁,有了这些东西,就可以随心所欲地自由飞翔,看到愿意看到的人,而别人却看不见他。福耳库斯的女儿们给珀耳修斯指路,并且讨回了自己的眼睛和牙齿。

  考古学家们现在仍在巴比伦古城遗址上进行着发掘工作。许多宫殿、神庙、街道和住房已经渐渐露出地面。考古学家们正在和历史学家、艺术家们一起,根据发掘出来的文物,复制古城巴比伦大多数建筑物的原型,以便有朝一日能使这座人类宏伟的古城恢复旧观。

  但这五年的学习,对拿破仑又确实很重要,他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历史课学得很好,可以说很出色,他对法国的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历史发展了如指掌,这也成了以后拿破仑引以自豪的资本!此外,数学课他也学得很好。

  菲纽斯回答不出,他死死盯住他的兄弟和情敌,好像在思考先从哪一个下手。终于,他在疯狂中用尽全力,朝珀耳修斯掷出他的矛。可是他的眼力不好,长矛一下子扎进垫子里。珀耳修斯乘机跳了起来,朝门口投出他的标枪,标枪直朝菲纽斯飞去。要不是菲纽斯蹦跳到祭坛后面,标枪肯定会穿透他的胸脯。虽然菲纽斯躲过了,但他的一名随从却被刺中了前额,这下武士们全拥了上来,和参加婚礼的客人打成了一团。闯进来武士人多势盛,把珀耳修斯国王夫妇和新婚妻子团团围住。箭如飞蝗,从各个方向射过来。珀耳修斯背靠一根大柱,招架敌人,奋力阻止他们前进,杀死了一个又一个进犯的敌人。后来,他看到自己单凭勇力已经不起作用,于是决定拿出最后的一招。“我也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他说,“我只好叫过去的仇敌帮助我了。请我的朋友都转过脸去!”说完,他从神袋里取出墨杜萨的头,朝着逼近的对手伸了过去。对手正盲目地向着这里冲过来。“让你的魔法去吓唬别人吧,”他一边冲,一边蔑视地大喊,“他们才会被你的鬼话吓倒。”可是,他刚举手投矛时,手却举在空中僵硬住了。后面的人也一个个难逃变成石头的厄运。

  那么为什么把巴比伦城又叫做“冒犯上帝的城市呢”?这个说法来自《圣经·旧约》。

  “怎么办呢?这可是自己的表现机会,如果成功了,以后会有很好的前途;如果失败了,以后可能永无出头之日!所以,这次行动,只准成功,不许失败!”拿破仑很明白这件事情对他的意义,于是他尽了最大努力去准备。

  说话间妖怪已经游了过来,只有一箭之地了。年轻人见状便用脚往上一蹬,腾空而起。妖怪看到他在海面上投下的身影,便狂怒地向影子追去,像是意识到有人要抢走它的猎物似的。珀耳修斯犹如一只矫健的雄鹰,从空中猛扑下来。他用杀死墨杜萨的利剑狠狠地刺进妖怪的背部,只有剑柄露在外面。他把剑拔出来,妖怪疼得蹿到空中,然后又沉入水底,疯狂地挣扎着。珀耳修斯一再朝它身上刺杀,直到它的口中涌出了黑血。这时,它的翅膀也沾湿了,他不敢在空中久留。恰好水面上露出一块礁石,他便扇动翅膀轻轻地落在岩壁上,然后又用剑在妖怪的肚子里搅动了三四次。海浪飘走了它的尸体,不久它就从海面消失了。珀耳修斯飞到岸边,登上山顶,解开姑娘的锁链,把她交给不幸的父母亲。他受到隆重的款待,成了宫廷里的贵客佳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