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神话故事,赵武灵王胡服骑射

  1845年,有一位名叫莱亚德的英国考古学家,也按照《圣经·约拿书》中对尼尼微城址的描述,找到了这里,对库容吉克山岗进行了长达6年的发掘,终于找到了辛赫那里布的王宫和亚述巴尼拔王的部分藏书室。证明这里就是亚述帝国的首都尼尼微。

赵武灵王看到条件成熟,就正式下了一道改革服装的命令。过了没有多少日子,赵国人不分贫富贵贱,都穿起胡服来了。有的人开头觉得有点不习惯,后来觉得穿了胡服,实在方便得多。

  神既然是超越自然的凡人,奥林匹斯圣山就成了他们生活的洞天福地。当然,奥林匹斯圣山上的神已经不是脚踏实地的神了,他们脱离了古老的神与凡人的共时、共事、共世的大地,在奥林匹斯圣山上寻得了落脚谋生的故乡。神们以高山为中心,执掌统管世界的权柄。

  亚述国王对不肯投降而在战争中失败的国家,报复极其残酷,实行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破城之后,亚述士兵残酷地对待着城里的人们,敲碎他们的头颅,割断他们的喉管,火烧他们的房屋,抢走他们的财产,还掳走他们的妻子和儿女。

有一天,赵武灵王对他的臣子楼缓说:“咱们东边有齐国、中山(古国名),北边有燕国、东胡,西边有秦国、韩国和楼烦(古部落名)。我们要不发奋图强,随时会被人家灭了。要发奋图强,就得好好来一番改革。我觉得咱们穿的服装,长袍大褂,干活打仗,都不方便,不如胡人(泛指北方的少数民族)短衣窄袖,脚上穿皮靴,灵活得多。我打算仿照胡人的风俗,把服装改一改,你们看怎么样?”

  如同神话一样,宗教崇拜也是从信仰神的意识中产生的,它们两者都牵涉到信仰的原始现象。人们试图在宗教崇拜中寻找一种可能的机会,以便用隆重的仪式把自己和神连接一道。宗教崇拜反映在祈祷或者其他一些表现形式上,它们可由人单独或私自进行,也可由团体或者集体进行。希腊人成功地从早期巫术风俗中寻得了宗教崇拜的途径,而希腊的政治家们却把它们统一成为对于神的崇拜。

  1842年,一位叫博塔的法国考古学家,在反复琢磨了《圣经·约拿书》之后,来到了伊拉克的摩苏尔市。在流经摩苏尔的底格里斯河左岸,他发现了一大一小两个小山岗。大的叫“库容吉克”,小的叫“约拿之墓”。博塔认为这两个山岗就是古城尼尼微的遗址。

到了咸阳,赵主父以使臣的身份拜见秦昭襄王,还向他报告了赵武灵王传位的事情。

  荷马是按照人的形象塑造神的,神凡人化是他的艺术特点。从前,古希腊信仰中虽然也常见凡人形态的神,而荷马却在原来的基础上又往前发展了一步。他的神不仅具有人的形状,而且具有人的感觉,能够像人一样善于思考。荷马的神跟凡人一样具有欲望,他们感觉饥饿,需要睡觉,会遇到困难,也会感染疾病,感到害怕、疼痛等等。神时常跟凡人周旋来往,甚至产生爱情,生儿育女。动物状的神是少见的,有的神出于需要会变化成动物,如雅典娜有一次变成一只飞鸟。

  几千年过去,人们除了从史书上知道曾经有过尼尼微这样城市之外,其它就一无所知了。

大臣们一见公子成也穿起胡服来了,没有话说,只好跟着改了。

  当然,希西阿的神理论也同时具有两元论的倾向。他一方面相信神之父宙斯的权力统治,可是他又把世界看作一片黑暗和凶恶。这里就出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他在神谱理论中把凶恶看作黑夜的后裔,他又把死亡的暴力,把折磨人类的灾难如贫困。老化。斥责。妒嫉。劳累。饥饿。苦难。欺骗。纠纷。疾病。癫狂等等称为黑夜的子孙,那么作为大地的儿女,海洋和黑夜就处于无穷无尽的生死搏斗之中。这场斗争即使在宙斯的合理统治下也仍然无休止地往下进行着。当然,诗人眼中和笔下的世界是个每况愈下的生活天地,它经历了天堂乐园一般的黄金时代。白银时代,慢慢地进入战争绵延的铁时代,转入历史的低谷。希西阿以极其现实主义的眼光打量世界,看到世界上居然有许多的凶恶。可是他毕竟是个虔诚的时代主义者,深信善良和美好,并把宙斯塑造成最高最完美的表达形式。

  公元前743年,亚述军队攻陷了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由于城中军民拼死抵抗。城破之后被亚述士兵斩下的头颅,竟然堆成一座小山。亚述人还把成千的战俘,绑在上端削尖的木桩上,让他们慢慢在痛苦中死去。对于孩子,亚述人也不肯饶过,统统杀掉。城中所有的贵重物品,都被运回亚述。公元前8世纪,亚述王辛赫那里布,将都城由萨尔贡城迁到底格里斯河左岸的尼尼微。在犹太人的经典中,尼尼微被称为“血腥的狮穴”。

这个议论一传开去,就有不少大臣反对。赵武灵王又跟另一个大臣肥义商量:“我想用胡服骑射来改革咱们国家的风俗,可是大家反对,怎么办。”

  感谢神和感谢英雄的办法就是向他们祭供牺牲。祭供牺牲是与祷告相连的一种宗教活动。所谓祭供即是端出供品,借以稳定和神间的关系,取得神的恩宠。人们在出于某种特别愿望时,往往于摆出祭品的同时呼唤有关的神名称。希腊人甚至相信可以通过大宗的祭供买得神的恩惠,他们感到祭供愈大,愈会受到神的宠爱。这里倒是活生生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心理和弊端。

  亚述的军队兵种齐全,分为战车兵、骑兵、重装步兵、轻装步兵、攻城兵、工兵等。行军非常迅速,就是过河也不困难,他们善于使用充气的皮囊渡河。这种皮囊可以联结起来,安置在河面上,从这岸排到那岸,上面再铺上树枝,就成了一条军用的浮桥。

赵武灵王经常带兵在外打仗,把国内的事交给儿子管。公元前299年,他正式传位给儿子,就是赵惠文王。武灵王自己改称主父(意思是国君的父亲)。

  不过,哈得斯国从总体上讲主要还是灵魂聚居之地。死者的灵魂往往在死后都渴望尽快地到达那里。所以,他们甚至会请求活人,赶快安葬或者火化自己,以使自己在哈得斯王国里迅速寻得安身之处。

  公元前3000年代末期,在两河流域的北部,一支叫亚述人的部落兴起了。到了公元前8世纪后期,亚述国已经成为两河流域最强大的国家。

肥义说:“要办大事不能犹豫,犹豫就办不成大事。大王既然认为这样做对国家有利,何必怕大家讥笑?”

  希腊宗教礼拜事务中除了祭司以外,预言人也享有重要的地位。希腊人认为,神是通过某些信号向人们昭示神意的。因此,他们特别重视对神信号的理解和阐述。人们对简单的神意都能理解。另外,社会上还有一批职业里手,他们致力于解释复杂的神意,这就是预言人的任务。预言人倾听的语言和音调,他们观察天象。如闪电。打雷。地震。星座位置,分析梦境。鸟儿飞行。注意祭供和占卜等等的环境反应,成为神的代理人物,受到人们的敬畏。

  从1927年到1932年,几个英国考古学家又对尼尼微遗址进行了大规模发掘,挖掘的深度达到离地面27.5米。在尼尼微古城遗址里发掘出来的大量泥版文书、浮雕等文物,使我们能够清楚地了解到亚述帝国和尼尼微的兴衰历史。但是,令人痛惜的是,由于19世纪在库容吉克山岗下的无计划的胡乱发掘,尤其是为了得到浮雕和泥版而采用的毁灭性的发掘方式,虽然使大英博物馆增添了不少稀世珍宝,却毁掉了一座历史名城尼尼微的城址遗迹。

赵武灵王听了很高兴,说:“我看讥笑我的是些蠢人,明理的人都会赞成我。”

  这里还有必要阐述一下民间信仰和宗教崇拜。

  辛赫那里布王的继承者阿萨尔哈东王在位时,仍继续扩建尼尼微,从而使它成为一座象《圣经·约拿书》中所描绘的有12万多居民的大都城。

赵武灵王下了决心,非实行改革不可。他知道要推行这个新办法,首先要打通他那老叔叔的思想,就亲自上门找公子成,跟公子成反复地讲穿胡服、学骑射的好处。公子成终于被说服了。赵武灵王立即赏给公子成一套胡服。

  希西阿的神谱理论给神树立了规范。他的理论几乎成为凝聚希腊人的锁链。希西阿一方面学习荷马的神学说,另一方面又与之发生不断的分岐。他试图让居民们明白他创立神世界的初衷乃在于解释神的形成和存在,而荷马塑造的神则是一些行动着的人。他们之间的区别在于人物神化还是神人物化。希西阿通过宙斯创造了一个权力无限而又正义合理的世界,荷马只强调他是最高的一尊神,但是没有强调神体现着正义。这里反映着两代诗人所面临的不同的时代特点。希西阿创立了一尊司时令和正义的提克女神。女神在每一次正义的呼唤中都会显现灵验,她实际上不再是正义作为抽象概念的人物象征。诗人深信她是一个活的存在和真实。正义存活在世人的心坎里,它是一种不可逾越的物质力量。历史发展到已经让人们具备认识这重真理的明智阶段。提克和宙斯组成了本质一致的统一体,她获得了最高荣誉。如果她受到世人的蔑视,她会奋起反抗,惩罚肇事人,并且向宙斯控诉人们对她的玷污。她的天敌是肆无忌惮的暴力神,那是一位专给人类造成灾难的女神。

  在“约拿之墓”山岗上,有一个村庄和纪念先知约拿的清真寺,村民不让博塔发掘。于是,博塔就在库容吉克山岗下开始了发掘。遗憾的是,他挖掘了好几个星期,竟一无所获。

当楚国正在遭到秦国欺负的时候,北方的赵国倒在发奋图强。赵国的国君武灵王,眼光远,胆子大,想方设法要把国家改革一番。

  奥林匹斯圣山的神真是个典型的父母子孙堂,它行使君主立宪制的政体,一点没有共和制的特色。山上除了十二名常务主神以外,还有一大批职务低微的下级神。彩虹女神伊里斯是服务于宙斯的女佣,该尼墨得斯是众位神的侍酒童子,司美女神卡里忒斯组成了阿佛洛狄忒的随从。除此以外,诗人荷马还经常把一些瞬间的动作人物化和人名化,例如恐惧称为得埃摩斯,纠纷称作厄里斯,她是战神阿瑞斯的妹妹,不和女神。诗人展开了诗意般的美好的想象,他把许多姓名化了的概念塞入神的行列,为灿烂辉煌的神世界添加了一支特殊队伍。

  后来,许多英国考古学家相继来到这里对尼尼微相继进行发掘,一共找到了24000多块泥版文书。这些珍贵的泥版文书现在也都收藏在大英博物馆。

秦昭襄王接见了那个假“使臣”后,觉得那个“使臣”的态度举止,既大方,又威严,不像个普通人,心里有点犯疑。过了几天,秦昭襄王又派人去请他,发现那个“使臣”已经不告而别了。客馆里留着一个赵国来的手下人。秦昭襄王把他找来一问,才知道他接见的原来就是有名的赵主父。秦昭襄王大吃一惊,立刻叫大将白起带领精兵,连夜追赶。追兵到函谷关,赵主父已经出关三天了。

  荷马描述的死者全是哈得斯王国的居民,他们已经无力左右活人的生活,因为他们是没有意识和没有知觉的存在。他们的存在是曾经的存在,是过去的存在。哈得斯王国就其原意来说并没有被看作惩罚或者表彰的地方,虽然荷马在这里也举有不少的例子,如西绪福斯和坦塔罗斯。

  过了几年,曾和莱亚德合作,共同发掘库容吉克山岗的一位伊拉克考古学家拉萨姆,再次来到这里。他在1852年到1854年期间,又在库容吉克山岗下发现了另一处王宫藏书室,找到了许多新的楔形文字泥版,而且还发现了亚述巴尼拔王的王宫。

赵主父为了要打败秦国,把国内的事安排好以后,决心亲自到秦国去考察一番地形,并且观察一下秦昭襄王的为人。

  宗教崇拜反映了人们对不可知势力以及神的信仰。他们试图以崇拜的方式跟神建立一种默契和关系,用尊重对方的办法获得对方的恩惠或宽恕。

  亚述帝国的军队,拥有当时最强大的攻城武器。一种叫投石机,是亚述军队特有的一种攻城器械。它们是一个个巨大的木框,里面装有一种特制的转盘,上面绞着用马鬃和橡树皮编成的绳索。只要用力一拉,就能射出巨大的石弹和燃烧着的油桶。还有一种攻城锤,是由青铜铸成的,攻城时用来撞击城墙。

赵武灵王接着又号令大家学习骑马射箭。不到一年,训练了一支强大的骑兵队伍。公元前305年,赵武灵王亲自率领骑兵打败临近的中山,又收服了东胡和临近几个部落。到了实行胡服骑射的第七年,中山、林胡、楼烦都被收服了,还扩大了好多土地。赵武灵王就打算同秦国比个高低啦。

  可以想象,由迁移运动携带而来的其他的诸路神都有类似的变化历史,因为在很早以前除了自然精灵以外就已经有了一系列人物化的神,他们活跃在人们的信仰世界和天地里。人们信仰的最高神宙斯打有古代印度日耳曼民族的气象神和光明神的烙印。人们把他看作万能的家庭主宰,跟宙斯生活在一起的是赫拉。赫拉的名字中(在希腊语里)含有“家庭女主人”的意思。猎人们尊奉阿耳忒弥斯,她是动物王国的女神。得墨忒耳被称作“大地之母”,无疑会受到农民的隆重祭祀。赫耳墨斯保护室外安全,赫耳墨斯的名字在希腊语中包括“石块和柱桩”的意思,这些都是保护室外,免受袭击的措施。

  在亚述巴尼拔王的藏书室里,堆满了刻有亚述楔形文字的大大小小的泥版。最大的一块楔形文字泥版长达3米,宽2米多;最小的一块还不到1寸长,只刻着一两行文字。这些泥版就是2500多年前亚述人的图书,涉及的内容包括历史、法律、宗教以及文学、天文、医学等方面的知识,是研究当时历史的最宝贵的文献资料。

第二天上朝的时候,赵武灵王首先穿着胡人的服装出来。大臣们见到他短衣窄袖的穿着,都吓了一跳。赵武灵王把改胡服的事向大家讲了,可是大臣们总觉得这件事太丢脸,不愿这样办。赵武灵王有个叔叔公子成,是赵国一个很有影响的老臣,头脑十分顽固。他听到赵武灵王要改服装,就干脆装病不上朝。

  神究竟是什么呢?他们就是脱离死亡的人。神是相对于凡人而存在的,死亡是区别神和凡人的分界线,而凡人就是不能脱离死亡的人。

  到公元前7世纪中叶,亚述帝国渐渐衰落。埃及首先摆脱了亚述的统治。随后,东北方的游牧部落接连兴起,也日益威胁着尼尼微。公元前626年,居住在新巴比伦的迦勒底人和东边的米底人联合起来进攻亚述。公元前612年,新巴比伦和米底联军攻进了尼尼微。尼尼微在被洗劫一空后,又被放了一把大火,一代名城尼尼微和庞大的亚述帝国一起,就这样从地面上消失了。

他打扮成赵国的一名使臣,带着几个手下人,上秦国去。

  古代希腊的宗教随着印度日耳曼的迁移以及跟爱琴海地区居民的结合而出现了新的变化。自然宗教慢慢地演变成武士和君主的宗教。诗人荷马为后世留下了可信的证据。当然,荷马的作品中也包含了两大部分内容,即由他发现并收集的民间素材,和由他自己解释和添加的文艺素材。

  他在亚述巴尼拔王王宫废墟的墙上,发现了著名的浮雕“皇家狩猎图”。在新发现的泥版文书上,刻有许多亚述和古巴比伦的神话,其中就有著名的神话史诗《吉尔伽美什》,诗中关于美素不达米亚地区大洪水的描述,跟《圣经》中挪亚方舟的故事,几乎完全一样,而且,用的是第一人称,表明这是一位亲眼目睹洪水的幸存者的记叙。还有一块描绘当时亚述的奴隶劳动情景的浮雕,这些奴隶多半是亚述人俘获的战俘,他们带着手链脚镣,有的被铁索相互系在一起,旁边有手执武器的亚述士兵在监督。这些浮雕现在都收藏在大英博物馆。

赵武灵王说:“对啊!咱们打仗全靠步兵,或者用马拉车,但是不会骑马打仗。我打算学胡人的穿着,就是要学胡人那样骑马射箭。”

  米诺斯艺术中常常把神刻画成图象或者烧制在陶罐上。神们被画成飞鸟,画成动物状的妖魔或者是动物与人的掺和体。动物与人的掺和艺术原来来自于东方文化的影响。当然,在米诺斯宗教中已经有了人物化的神形象。

  公元前2500年左右,尼尼微就开始形成了一座真正的城市,并成了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的文化中心之一。在成为亚述的首都之后,尼尼微开始了自己的鼎盛时期。辛赫那里布对战争不感兴趣。他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用在尼尼微的建设方面。他兴建了一座每边长近200米的“盖世无双王宫”。这座王宫包括两座亚述风格的大殿、一幢椭圆形建筑物,以及一个植物园和一座凉亭。王宫里的浮雕长达3000米。这件古代艺术珍品现在收藏在成为大英博物馆。辛赫那里布还在他的“盖世无双王宫”的西北,为他的后妃们盖了一座后宫,为皇太子盖了一座东宫。他还加宽了尼尼微的马路,增加了城市公园,修建了供水网,并且从郊外60公里处的山上引水入城,以保证尼尼微城里的供水。

楼缓听了很赞成,说:“咱们仿照胡人的穿着,也能学习他们打仗的本领了,是不是?”

  最古老的神谕所是在多多那的宙斯神庙。宙斯对询问者的回答直接通过一棵古栎树的婆娑声显示。祭司观察其意,然后对询问人解释,授予神谕。

  在国王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746—前727年)时代,亚述人建立了一支当时世界上兵种最齐全、装备最精良的常备军。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和他的后代,凭借强大军队,进行了一系列的侵略战争,先后征服了小亚细亚东部、叙利亚、腓尼基、巴勒斯坦、巴比伦尼亚和埃及等地,成为两河流域和北非一带最强大的军事强国。

  血腥祭供又分两种形式:膳食祭供,这时候神只能得到一部分牲口或动物;另一种方法则是把宰杀的牲口或动物全部烧掉祭供。膳食祭供习惯于作感谢或请求神。神可以从宰杀牲口中得到某一特定的部分。血腥祭供一般是给冥界神提供祭礼,给死者以及英雄们祭供牺牲。这里涉及到重归和好。忏悔赎罪以及立誓愿的祭礼。这时,人们把牺牲全部烧掉。他们相信,吃过这类祭供物的神会帮助凡人完成诸多的愿望和任务。

  阿萨尔哈东的继承者就是大名鼎鼎的亚述巴尼拔王。他除了大量收藏亚述人的图书——泥版文书外,还兴建了巨大豪华的亚述巴尼拔王宫。

  看来,古希腊人生活在一个虔诚的时代。人们无论把自己的眼光投向何方,在人类活动的一切领域内,他们都可看出人类是跟神的作用密切相联的。甚至钱币也铸印神的外貌和象征,从而显示其价值和神圣。

  进行非血腥祭供时常常摆上各式糕点。人们发现即使在祭供牲口时,也不忘在牲口身上撒一些大麦或大麦面。这里反映了非血腥祭供的由来和历史。比较流行的是把切碎的肉裹在面糊糊里烧化。面糊糊呈稠软状,和上蜂蜜,然后投入火中烧尽。除了糕饼以外,各类水果或者野果,尤其是葡萄甚至橄榄枝条,当然也有乳酪和蜂巢,这些都是非血腥祭供的上等佳品。

  自然,信仰应该是任何宗教的起源和核心。跟基督教相比较,希腊人的信仰并不建立在上帝的启示以及显明的教义上,它没有必须履行义务的教条。相反,希腊宗教来源于坚定不移的信仰,信仰神是确实存在的。他们认为在生活中到处可以体验神的威力。当然,在人们的意识观念里表现神存在的形式是各不相同的。而且,在不同的时代,人们对神的认识和理解也不相同。古希腊人坚定地认为神是与世共存的。他们直到很久以后才慢慢地达成共识,把抬头可见。伸手却不可即的天空让给神。从此,神不再跟陆地上的凡人混迹其中,他们各自占有活动的领域,形成了神和凡人的天地之别。

  在希腊神话中,女神雅典娜反映了第一种类型,而作为动物的女主人阿耳忒弥斯则明显地是一尊自然女神。

  宗教观念是在不断地发展和变化着的。古希腊的宗教告诉人们举头三尺有神明,人们相信神一定生活在地球的某一地方,神离凡人很近。在荷马宗教里,神们已经有了明确的住地,他们生活在奥林匹斯山。可是,这并不排斥神无所不在的理论。人们惊奇地发现,神们神通广大,他们总揽全局,对人世间的大小事务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神是掌握人类命运的高等势力,人类的每一项活动都是秉承神的意志,从而为自己赢得辉煌的荣誉或者可耻的惩罚。战争时期,士兵们积极争取神的支持。他们认为神会直接参予战争,并且决定战争的胜负。

  神话在千百年的历史长河里强化了神客观存在的普遍认识。在神话世界中,神都以类似凡人的体态与人类相处,他们其实也被理解为人。因此,神话以及神话中塑造的神形象给人类的精神生活添加了巨大的影响。

  从大量的出土文物中可以归结为两大类米诺斯神,即家庭女神和自然女神。家庭女神的标志是一条长蛇。长蛇原来是家庭的女佑护,后来成为亡灵逝者的象征;而自然女神则把打得的猎物高高地拎在手上,例如拎着两头倒挂的雄狮等等。

  与古罗马人相比较,古希腊人并不十分注重祖先崇拜。可是,他们却发展出带有自身特点的英雄崇拜。祖先崇拜往往是某一个家庭的事,而希腊人把一些重要的死者,即英雄看作是整个民族的公共祖先。他们不仅把历史上一些重要的个人当作崇拜的英雄,甚至连一些神话中的人物和古老的神,如赫拉克勒斯,如珀罗普斯,都被树为全民族崇拜的英雄偶像。跟法力无边的神相比较,英雄们全都打上地区作用的烙印,这跟埋葬他们尸体的坟墓所在地有着直接的关系。地区的局限性使得英雄们比起神来距离人们想象中的概念更接近。更亲切。在波斯战争时期,希腊的英雄崇拜达到了它的顶峰时期。希腊人相信,他们取得战胜波斯人的辉煌成果,除了应该感谢众多的神以外,还应该感谢保佑地方的诸位英雄。

  一部波澜壮阔的《希腊神话故事》就在这样美好的文化氛围和悲壮的历史时期里掀开了它那令世界难以忘怀的扉页。

  神是永恒的,他们在神话中跟凡人同样的出生,所以他们跟凡人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上。不过,神比凡人显得强大和幸福。凡人由此而对神表示尊重和畏惧,可是他们在神面前却并不感到自卑。

  希腊人在奥林匹斯神天堂里塑造了十二位主神。除了神之父宙斯和王后赫拉以外,诗人荷马在其作品中把其余的神都排列了各自的族谱,他们生育繁忙。香烟鼎盛,各神都有垂直的家庭系统,一点也不紊乱的。这里有智慧女神雅典娜,月亮和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爱情与美貌女神阿佛洛狄忒,太阳神阿波罗,战神阿瑞斯,神使者以及亡灵接引神赫耳墨斯,宙斯和赫拉的儿子赫淮斯托斯,宙斯的兄弟波塞冬海神,宙斯的另一位兄弟哈得斯,主管阴司鬼魂,是冥王。另外,谷物女神得墨忒耳,灶神和家室女神赫斯提,她们在荷马史诗中并不占有重要地位,不过她们毕竟也属于奥林匹斯圣山上的主神。

  其实,奥林匹斯神国是按照迈肯尼时代国王的生活方式和统治方式建设而成的。迈肯尼国王离群索居,躲在远离民间的宫殿城堡里,他们高高在上,统治全国。神们也依样画葫芦,他们在奥林匹斯圣山上组建的神大家庭犹如一个乌托邦式的大团体。大团体以宙斯为最高核心,大家同吃同住同议事,共同决定世界的进程。奥林匹斯圣山成为凡人羡慕却又不能实现的人间天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