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下五千年,刘邦进咸阳

吴王阖闾在伍子胥、孙武的帮助下,大败楚国,声势很大,连中原一些大国都受到威胁,首先受到威胁的是齐国。齐国自从齐桓公死后,国内一直很不安定。后来到齐景公当了国君,用了一位有才能的大臣晏婴当相国,刷新朝政,齐国又开始兴盛起来。

  拉美西斯二世(公元前1304——1237年)是古埃及第十九王朝的法老。在他的时代,来自小亚细亚的赫梯人发展起来,成为埃及最大的心腹之患。赫梯人不断向外扩张,攻占了叙利亚和巴勒斯坦,还攻陷了巴比伦帝国的首都巴比伦。接着,为了争夺中东,又与埃及打了起来。

秦军在巨鹿打了败仗,可章邯还有二十多万人马驻在棘原。他上了一份奏章,向朝廷讨救兵。二世和赵高不但不发救兵,反而要查办章邯。章邯怕赵高害他,只好率领部下向项羽投降了。

公元前500年,齐景公和晏婴想拉拢邻国鲁国和中原诸侯,把齐桓公当年的事业重新干一下,就写信给鲁定公,约他在齐鲁交界的夹谷地方开个会。

  埃及人在法老拉美西斯二世的带领下,在集蓄力量以后,便向赫梯国发动了猛攻。

章邯投降的消息到了咸阳,秦王朝内部也发生了混乱。

那时候,诸侯开会,都得有个大臣当助手,称做“相礼”。鲁定公决定让鲁国的司寇(管司法的长官)孔子担任这件事。

  一天,赫梯王穆瓦塔里正与臣下商议进攻埃及的计划,一个书吏急匆匆地走进来,对国王穆瓦塔尔说:“国王陛下,这儿有一份紧急战报!埃及法老拉美西斯率领10万大军向我国发动了进攻……”

那时候,秦朝的权完全操在赵高手里。赵高害死了李斯以后,知道大臣中有人不服他。有一次他牵着一只鹿到朝堂上,当着大臣们对二世说:“我得到了一匹名贵的马,特来献给陛下。”

孔子名叫孔丘,是鲁国陬邑(今山东曲阜东南,陬音zōu)人。他父亲是个地位不高的武官。孔子三岁上就死了父亲,靠他母亲带着他搬到曲阜住下来,把他抚养成人。据说他从小很爱学礼节,没有事儿,就摆上小盆小盘什么的,学着大人祭天祭祖的样子。

  赫梯王大惊失色,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歇斯底里叫道:“什么,埃及也敢来打我们!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我们的军队无敌于天下,他敢来碰碰,定打得他片甲不留!”但怎样击败有10万之众的埃及大军呢,赫梯王心中不由得一阵犯难。

二世虽然是个糊涂虫,是鹿是马还分得清。他笑着说:

孔子年青时候,读书很用功。他十分崇拜周朝初年那位制礼作乐的周公,对古礼特别熟悉。当时读书人应当学的“六艺”,也就是礼节、音乐、射箭、驾车、书写、计算,他都比较精通。他办事认真。开头他当过管理仓库的小吏,物资从来没有缺少;后来又当管理牧业的小吏,牛羊就繁殖得很多。没到三十岁,名声就渐渐大了起来。

  赫梯王大声问道:“谁有退敌妙计,快快献出来!”他焦急地看着跪在下边的大臣们,希望他们中间哪一个人拿出一条退敌的妙计。但是只见他们面面相觑,谁也不说一句话。赫梯王心中一阵恼怒,心想这群笨蛋,一到关键时候,就都没了主意。

“丞相别开玩笑,这明明是头鹿,怎么说是马呢?”

有些人愿意拜他做老师,他就索性办了个私塾,收起学生来。鲁国的大夫孟僖子(僖音xī)临死时,嘱咐他的两个儿子孟懿子和南宫敬叔到孔子那儿去学礼。靠南宫敬叔的推荐,鲁昭公还让孔子到周朝的都城洛邑去考察周朝的礼乐。

  这时一个叫纳丁的将军站起来道:“臣倒有一计……”他详细地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国王听了频频点头,同意了他的作战方案。

赵高绷着脸说:“怎么不是马?请大家说说吧。”

孔子三十五岁那年,鲁昭公被鲁国掌权的三家大夫——季孙氏、孟孙氏、叔孙氏轰走了。孔子就到齐国去,求见齐景公,跟齐景公谈了他的政治主张。齐景公待他很客气,还想用他。但是相国晏婴认为孔子的主张不切实际,结果齐景公没用他。孔子再回到鲁国,仍旧教他的书。跟随孔子学习的学生越来越多。

  第二天晨光初露,埃及的部队真向赫梯国浩浩荡荡地开了过来,队伍分4个梯队,先锋队由法老拉美西斯二世率领,很快接近了被赫梯人占领的叙利亚的卡叠石城。

二世就问大臣们。不少人懂得赵高的用意,就附和着说:

到了公元前501年,鲁定公派孔子做中都(今山东汶上县)宰,第二年,做了司空(管理工程的长官),又从司空调做了司寇。

  拉美西斯二世乘座的是一辆十分华丽的战车,四周镶嵌着黄金和宝石,在晨曦中更是光彩夺目。这时,一个探子骑马来报:“报告,已经快到卡叠石了”。站在战车上的拉美西斯二世法老命令暂缓前进,纵目远眺着周围的景色:右边的一条大道通向波涛汹涌的大海,左边是悬崖深谷,中间夹着一条水势湍急的河流。前面是一片平原,远处山岗上隐隐约约的城墙就是卡叠石城。

“是匹好马呀!”

这一回,鲁定公把准备到夹谷跟齐国会盟的事告诉了孔子,孔子说:“齐国屡次侵犯我边境,这次约我们会盟,我们也得有兵马防备着。希望把左右司马都带去。”

  “报告法老,抓到了两个间谍!”卫兵报告说。

也有的害怕赵高,不吭声:只有少数大臣说是鹿。

鲁定公同意孔子的主张,又派了两员大将带了一些人马,随同他上夹谷去。

  “带上来!”法老命令。

没过几天,那几个说是鹿的大臣,都被赵高找个借口办了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