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达罗斯和伊卡洛斯,中华上下五千年

晋文公打败了楚国,会合诸侯,连一向归附楚国的陈、蔡、郑三国的国君也都来了。郑国虽然跟晋国订了盟约,但是因为害怕楚国,暗地里又跟楚国结了盟。

  雅典的代达罗斯是墨提翁的儿子,厄瑞克透斯的曾孙,也是厄瑞克族人。他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是位建筑师和雕刻家。世界各地的人都十分赞赏他的艺术品,说他的雕像是具有灵魂的创造物,因为从前的大师创作石像时,都让石像闭上眼睛,双手连着身体,无力地垂落下来。而他第一个让雕刻的人像张开眼睛,往前伸出双手,并迈开双腿好像走路一样。可是,代达罗斯却是一个爱虚荣和爱妒嫉的人。这一缺点诱使他作恶,使他陷于悲惨的境地。

吴王阖闾打败楚国,成了南方霸主。吴国跟附近的越国(都城在今浙江绍兴)素来不和。公元前496年,越国国王勾践即位。吴王趁越国刚刚遭到丧事,就发兵打越国。吴越两国在槜李(今浙江嘉兴西南,槜音zuì)地方,发生一场大战。

晋文公知道这件事,打算再一次会合诸侯去征伐郑国。大臣们说:“会合诸侯已经好几次了。咱们本国兵马已足够对付郑国,何必去麻烦人家呢?”

  代达罗斯有个外甥,名叫塔洛斯。塔洛斯向他学艺,而他的天分比代达罗斯高,并立志作出更大的成就。还在儿童时代,塔洛斯就已经发明了陶工旋盘,他用蛇的颌骨作为锯子,用锯齿锯断一块小木板。后来,他又依样造了一把铁锯,从而成为锯子的发明者。他还发明了圆规。起初,他们两根铁棒连结起来,然后让其中一根固定位置,让另一根旋转。他是个善于动脑筋的人,还发明了别的巧妙的工具。而这一切都是他独立完成的,没有他舅舅的帮助。因而他出了名,赢得了很大的声誉。代达罗斯担心他的学生会超过他,一股嫉妒的怒火油然而生,竟阴险地把他从雅典城墙上推了下去,残酷地杀害了自己的学生。代达罗斯埋葬尸体的时候,十分惊恐,慌里慌张,被人发现了,他谎称在埋一条蛇。可是他仍被指控谋杀,受到希腊雅典最高法院的传唤和审讯。结果被判有罪。

吴王阖闾满以为可以打赢,没想到打了个败仗,自己又中箭受了重伤,再加上上了年纪,回到吴国,就咽了气。

晋文公说:“也好,不过秦国跟我们约定,有事一起出兵,可不能不去请他。”

  但他逃脱了,在惊慌之中,在阿提喀迷失了方向,流浪多时,最后来到克里特岛。他找到国王弥诺斯,并在那里住下来。他成为国王的朋友,被当作有名望的艺术家受到极大的尊重。国王委派他给牛头人身的巨怪弥诺陶洛斯建造一所住宅,要让进去的人都感到晕头转向,迷失方向。代达罗斯头脑灵活,尽心建造了一座迷宫。里面迂回曲折,使进去的人不由得眼花缭乱,双脚不由自主地走到岔道上去。无数的过道互相交错,犹如夫利基阿的密安得河迂回的河水,一会儿顺流,一会儿倒流,又回到它的源头。迷宫造好后,代达罗斯走进去察看,连自己也几乎找不到出口处。弥诺陶洛斯就深藏在迷宫的深处。根据古老的规定,雅典城每九年必须给克里特国王送上七名童男童女,作为进贡弥诺陶洛斯的祭品。

吴王阖闾死后,儿子夫差即位。阖闾临死时对夫差说:

秦穆公正想向东扩张势力,就亲自带着兵马到了郑国。晋国的兵马驻扎在西边,秦国的兵驻扎在东边。声势十分浩大。郑国的国君慌了神,派了个能说会道的烛之武去劝说秦穆公退兵。

  代达罗斯虽然受到赞誉,但因离家日久,总是怀着对家乡的眷恋之情,而且他感觉到国王其实并不信任他,对他缺乏真诚,因此他不愿意在这个孤岛上虚度一生。他想设法逃走。久经考虑后,他高兴地说,弥诺斯虽然可以从陆上和水上封住我的去路,但在空中我是畅通无阻的。他开始收集整理大大小小的羽毛,把最小最短的羽毛拼成长毛,看上去像天生的一般。他把羽毛用麻线在中间捆住,在末端用腊封牢。最后,把羽毛微微弯曲,看起来完全像鸟翼一样。

“不要忘记报越国的仇。”

烛之武对秦穆公说:“秦晋两国一起攻打郑国,郑国准得亡国了。但是郑国和秦国相隔很远,郑国一亡,土地全归了晋国,晋国的势力就更大了。它今天在东边灭了郑国,明天也可能向西侵犯秦国,对您有什么好处呢?再说,要是秦国和我们讲和,以后你们有什么使者来往,经过郑国,我们还可以当个东道主接待使者,对您也没有坏处。您瞧着办吧。”

  代达罗斯有一个儿子叫伊卡洛斯。这孩子喜欢站在他的身旁,用一双小手帮父亲劳动。父亲听凭他在一旁随意地摆弄羽毛,微笑地看着他的笨拙的动作。终于一切都完成了。代达罗斯把翅膀缚在身上试了试。他像鸟一样飞了起来,轻轻地升上云天,然后重新降落下来。他又指教儿子伊卡洛斯如何操纵。他已给他做了一对小羽翼。“你要当心,”他叮嘱道,“必须在半空中飞行。你如果飞得太低,羽翼会碰到海水,沾湿了会变得沉重,你就会被拽在大海里;要是飞得太高,翅膀上的羽毛会因靠近太阳而着火。”代达罗斯一边说,一边把羽翼给儿子缚在他的双肩上,但他的手却在微微地发抖。最后,他拥抱着儿子,还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吻。

夫差记住这个嘱咐,叫人经常提醒他。他经过宫门,手下的人就扯开了嗓子喊:“夫差!你忘了越王杀你父亲的仇吗?”

秦穆公考虑到自己的利害关系,答应跟郑国单独讲和,还派了三个将军带了两千人马,替郑国守卫北门,自己带领其余的兵马回国了。

  两个人鼓起翅膀渐渐地升上了天空。父亲飞在前头,他像带着初次出巢的雏鸟飞行的老鸟一样,小心地扇着翅膀,不时地回过头来,看儿子飞行得怎样。开始时一切都很顺利。不久他们就到达萨玛岛上空,随后又飞过了提洛斯和培罗斯。伊卡洛斯兴高采烈,他感到飞行很轻快,不由得骄傲起来。于是,他操纵着羽翼朝高空飞去,可是惩罚也终于飞来了!太阳强烈的阳光融化了封蜡,用蜡封在一起的羽毛开始松动。伊卡洛斯还没有发现,羽翼已经完全散开,从他的双肩上滚落下去。不幸的孩子只得用两手在空中绝望地划动,可是他浮不起来,一头栽落下去,最后掉在汪洋大海中,万顷碧波把他淹没了。这一切发生得很突然,瞬间便结束了,代达罗斯根本没有觉察到。当他再次回过头来时,没有看见他的儿子。“伊卡洛斯,伊卡洛斯!”他预感不妙,大声呼喊起来,“你在哪里?我到哪里才能找到你?”最后,他惊恐地朝下面瞅了一眼。他看到海面上漂着许多羽毛。代达罗斯连忙收住羽翼,降落在一座海岛上,将羽翼放在一边,他张大眼睛,满怀希望地寻找着。一会儿,汹涌的海浪把他儿子的尸体推上了海岸。天哪!被他杀害的塔洛斯以此报了仇雪了恨!绝望的父亲掩埋了儿子的尸体。为纪念他的儿子,从此,埋葬伊卡洛斯尸体的海岛叫做伊卡利亚。

夫差流着眼泪说:“不,不敢忘。”

晋国人一瞧秦军走了,都很生气。有的主张追上去打一阵子,有的说把留在北门外的两千秦兵消灭掉。

  代达罗斯怀着悲痛,又继续飞行。他飞向西西里岛,这里是国王科卡罗斯统治的地方。就像从前在克里特岛上受到弥诺斯的款待一样,他在这里也受到盛情接待,被当作贵客。他的艺术天才使当地居民十分惊喜。他在那里兴修水利,造了人工湖泊,又把湖水顺着河流一直送到附近的大海。在陡峭的山峦顶上,有一块无法攀登冲击的险要地方,连树木也难生长,他在上面建造了一座坚固的城池,修筑了一条羊肠小道盘旋而上,直到山顶。这样的城堡只要三。四个人就可以守护,固若磐石。科卡罗斯国王选择这座难以攻克的城堡存放他的珍宝。代达罗斯在西西里岛上完成的第三件工程是在地面上挖一座深洞。他从洞里巧妙地引取地下火的热气,所以,即使一座潮湿的岩洞,现在也舒适得如同暖室,好像岩洞里安了取暖设备一样,人在慢慢地出汗,却又不嫌太热。此外,他还扩建了厄里克斯山上的阿佛洛狄忒神庙,给女神献祭了一只金蜂房。代达罗斯精心雕刻,那些小蜂窝几乎达到乱真的地步,跟天然的蜂窝一模一样。

他叫伍子胥和另一个大臣伯嚭(音pǐ)操练兵马,准备攻打越国。

晋文公说:“我要是没有秦君的帮助,怎么能回国呢?”他不同意攻打秦军,却想办法把郑国拉到晋国一边,订了盟约,撤兵回去了。

  国王弥诺斯听说代达罗斯逃到西西里岛,非常恼怒,决心派出强大的部队,把他重新抢回来。他装备了一支舰队,从克里特一直驶往西西里岛。他的军队上岛以后驻扎下来,然后他派出使者前往京城,要求国王科卡罗斯交出逃亡的代达罗斯。科卡罗斯听了这异邦君主的蛮横的要求非常愤怒。他思量着怎样一举消灭这位来犯的头领。科卡罗斯装作答应他的要求,邀请他赴会商谈。弥诺斯来了,受到科卡罗斯的盛情款待。经过长途跋涉,弥诺斯准备洗个温水澡来消除旅途的疲劳。等他坐在浴缸里时,科卡罗斯让人不断加火升温,直到弥诺斯烫死在沸水里。西西里国王把尸体交给克里特人,说弥诺斯是在洗澡时失足跌入沸水池之中的。克里特的士兵在阿格里根特城郊隆重地埋葬了弥诺斯,并在他的墓旁建造了一座阿佛洛狄忒神庙。

过了两年,吴王夫差亲自率领大军去打越国。越国有两个很能干的大夫,一个叫文种,一个叫范蠡(音lí)。范蠡对勾践说:“吴国练兵快三年了。这回决心报仇,来势凶猛。咱们不如守住城,不要跟他们作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