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放弃,傅雷家书

  爱华根本忘了我最要紧的话,倒反缠夹了。临别那天,在锦江饭店我清清楚楚的,而且很郑重的告诉她说:“我们对他很有信心,只希望他作事要有严格的规律,学习的计划要紧紧抓住。”骄做,我才不担心你呢!有一回信里我早说过的,有时提到也无非是做父母的过分操心,并非真有这个忧虑。你记得吗?所以传话是最容易出毛病的。爱华跑来跑去,太忙了,我当然不怪她。但我急于要你放心,爸爸决不至于这样不了解你的。说句真话,我最怕的是:一,你的工作与休息不够正规化;二,你的学习计划不够合理;三,心情波动。

  上次我告诉你政府决定不参加Mozart[莫扎特]比赛,想必你不致闹什么情绪的。这是客观条件限制。练的东西,艺术上的体会与修养始终是自己得到的。早一日露面,晚一日露面,对真正的艺术修养并无关系。希望你能目光远大,胸襟开朗,我给你受的教育,从小就注意这些地方。身外之名,只是为社会上一般人所追求,惊叹;对个人本身的渺小与伟大都没有相干。孔子说的“富贵于我如浮云”,现代的“名”也属于精神上“富贵”之列。

  既然选择了就不要轻言放弃。说服自己,这就是最适合自己的。学会选择,读懂放弃。放弃你不需要的,放弃不是你的,放弃一朵花趁着它还美丽的时候,这样你会永远拥有那一份美丽。

  近半个月,我简直忙死了。电台借你的唱片,要我写些介绍材料。中共上海市委文艺部门负责人要我提供有关高级知识分子的情况,我一共提了三份,除了高级知识分子的问题以外;又提了关于音乐界和国画界的;后来又提了补充,昨天又写了关于少年儿童读物的;前后也有一万字左右。近三天又写了一篇《萧邦的少年时代》,长五千多字,给电台下个月在萧邦诞辰时广播。接着还得写一篇《萧邦的成年(或壮年,题未定)时代》。先后预备两小时的节目,分两次播,每次都播几张唱片作说明。这都要在事前把家中所有的两本萧邦的传记(法文本)全部看过,所以很费时间。

  学会选择老板

  我劝你千万不要为了技巧而烦恼,主要是常常静下心来,细细思考,发掘自己的毛病,寻找毛病的根源,然后想法对症下药,或者向别的师友讨教。烦恼只有打扰你的学习,反而把你的技巧拉下来。共产党员常常强调:“克服困难”,要克服困难,先得镇定!只有多用头脑才能解决问题。同时也切勿操之过急,假如经常能有些少许进步,就不要灰心,不管进步得多么少。而主要还在于内心的修养,性情的修养:我始终认为手的紧张和整个身心有关系,不能机械的把“手”孤立起来。练琴的时间必须正常化,不能少,也不能多;多了整个的人疲倦之极,只会有坏结果。要练琴时间正常,必须日常生活科学化,计划化,纪律化!假定有事出门,回来的时间必须预先肯定,在外面也切勿难为情,被人家随便多留,才能不打乱事先定好的日程。

  无论古今中外,对于每一个身怀才干的人来说,明珠暗投都无疑是最懊丧的事。

  中国有一句用来形容人生一种悲剧的老话叫做:“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什么意思?–选错了老板,明珠暗投了,就必然要倒霉了!

  为什么说是选错了老板,而不是说选错了行当呢?

  常言道:“术业有专攻”。一般情况下,谁都知道自己会干啥,该吃哪碗饭,选错行当的可能性不大。即使一时选错了,也可以再改,不见得有多倒霉。

  比如,朱元璋原来选的职业是“研究僧”,可是后来他改行做了皇帝。然而,后来选他做老板的那些文胆智囊、猛帅骁将们,行当倒没选错,只因选错了老板,所以后来都大倒其霉,差不多都给朱皇帝当猎狗杀掉了,集体上演了中国历史上规模空前的一幕明珠暗投大悲剧。

  无论古今中外,对于每一个身怀才干的人来说,明珠暗投都无疑是最懊丧的事。

  无论古今中外,为明珠暗投而懊丧不已的家伙俯拾即是。

  殷纣王的宠妃妲己爱上了周文王之子大帅哥伯邑考,不料伯邑考这家伙一点也不解风情。弄得妲己懊丧地说:“我本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