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传说之穷朋友的热诚,友情传说之感激你对本身的好

三辆单车相互追逐着,笑声洒得很远很远。有什么能比青春岁月里最纯最真的友谊更珍贵呢?
1
那是个雨天,许心怡把书包顶在头上,一步一步跳着,躲闪地上的水泡儿。骑着单车飞驰而过的官越停了下来,用一只脚支着单车,吹了声口哨,然后喊了声:“嘿,我带你!”
穿过那条长长的小巷,许心怡跳下单车,伸出手:“雷锋同学,认识一下吧,我叫许心怡。”
官越被她这样大大方方的样子弄得有些不好意思,想了一下,挠挠头说:“还是不握了吧,我叫官越,官越做越大的官越!”
许心怡笑了。这名字,真好玩。
从那个雨天开始,许心怡几乎每天上学、放学都可以遇到官越。遇到了,官越就一脸阳光地“嘿”一声,许心怡也就大大方方地跳到他的后座上,让他载一程。
2
许心怡晃着两条长长的腿坐在官越的单车后座上时,会嚼着泡泡糖,说着数学课上如何被老吴同志骂没大脑,好像在说与她不相干的事。她轻轻笑着:“你知道我们同学叫我什么吗?”
官越略略扭了扭头问:“叫什么?不会是傻丫头吧?”
许心怡吃吃地笑:“单细胞动物。因为我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计较。”
官越使劲扭着车把,强忍住笑,不让自己从车上倒下来,说:“单细胞动物,你真可爱。”
许心怡“啪”地拍了一下他的后背大声说:“喂,祥子,你要摔了本小姐,那你的祸就闯大了。”
官越使劲地骑着车,喊了声:“遵命。”然后把车踩得飞快。
许心怡从不知道官越那么聪明,每次他们那个年级里的第一都是他啊。林小朵八卦这番话时,许心怡差点儿就把自己的舌头咬掉。自己那么笨,跟他说了那么多傻话,多让他见笑呀。
再见着官越时,许心怡便咬着唇不说话。官越满头大汗,显然是刚打完篮球,他问:“单细胞动物,谁惹你了,你不是没心没肺的吗?”
“你干吗骗我?” “骗你?”
“你成绩那么好,可你从来都没告诉过我。”许心怡像受了很大委屈似的。
官越长长地舒了口气:“喂,我只是没说而已,这叫骗吗?再说这重要吗?”
许心怡撅着嘴,不理官越。当然重要,他那么聪明,如果知道她的成绩每次都在生死线上挣扎,会笑话她的。
还有,哪个女孩儿没心事啊?谁真的是没心没肺的单细胞动物啊?唉,烦死了。 3
官越突然在上学路上等不到许心怡了。他有些纳闷,哪会有人不喜欢自己的朋友学习好的。原来,许心怡的没心没肺都是装出来的。唉,这丫头,真够傻的。
上课间操时,官越远远地看到许心怡。她穿着宽大的红格子衬衫和牛仔裤,梳着长长的马尾辫,和林小朵勾肩搭背。官越想,其实她不用为那点儿事自卑的,她不知道自己有多好呢!
走过官越身边时,林小朵拍了官越一下:“大帅哥,这回有你表现的机会了。心怡买了辆新单车,可她不会骑。”
许心怡的脸却腾地红了起来,她推了林小朵一下,嗔怒道:“谁让你嘴快的。”
林小朵说:“害什么羞啊,不然,你要摔倒,我可不扶你。”
就这样,太阳落山时,官越就和林小朵、许心怡在操场上练习自行车。
别看许心怡个子高,可动作却笨得厉害。林小朵都可以骑着单车在操场上绕整圈了,许心怡扶着车把还胆战心惊的。她看了一眼官越:“算了,我还是不学了。”话说得很沮丧。
官越说:“都坚持一个星期了,其实你已经可以骑了,只是有点儿不自信。你行的,学会了,我与你一起体会并肩飞驰的感觉。”
许心怡被官越的诚恳打动了,她努力地点点头,跨上单车……
坐在跑道的看台上,吃着官越买来的蓝莓冰淇淋,许心怡幽幽地说:“官越,你不嫌我笨吗?”

《聊斋志异》书中“田七郎”的故事,乍一看是个穷富结交的悲剧,读罢细想,颇觉意味深长。
田七郎二十多岁,以打猎为生,住着露椽的破屋,穿着有补丁的衣服,过着穷苦的日子。当地有个富人叫武承休,他像“及时雨”宋江一样仗义疏财,喜欢结交三教九流。当他得知田七郎是条讲义气的好汉,甘愿屈尊造访田家。七郎铺开兽皮,两入席地而坐,随意交谈,很是投缘。
有钱人表达感情的方式,当然是送钱。见面后,武承休拿出一包金银,送给七郎补贴家用。没想到,七郎再三推辞,武承休仍要强送。不得已,七郎进屋问母亲:“这钱能不能收?”田母回答:“无缘无故得到厚重的礼物,不是什么好事。”最终,七郎拒绝了武承休的好意。
不久,武承休以“买虎皮”为由,付给七郎一大笔“定金”。七郎身为猎户,不得不接受。第二天,七郎带着干粮进山,冒着生命危险猎杀了一只猛虎,然后把整只虎送给武承休,抵还了欠他的人情。
半年后,意外发生了,七郎在争猎时与人斗殴,失手伤人致死。被捉进官府。武承休闻讯,不惜重金贿赂县太爷,还给死者家属送了一大笔补偿费,七郎得以无罪释放。七郎出狱后,要去武家致谢。出发前,田母对他说:“大恩不言谢,你见到武公子,不要说感谢之类的俗套话。”
于是,七郎去了武家。武承休摆酒宴款待七郎,留他住宿,又赠送他许多礼物和金钱。这一次,七郎竟然毫不推辞,照单全收。
之后是故事的高潮:武承休的一个仇人勾结地方官,利用武家的一个刁仆,在公堂上陷害武家,不但诬蔑武承休与儿媳通奸,还打死了武承休的叔叔。武承休遭此陷害,气得想自杀。关键时刻,田七郎拔刀而出,舍命为武承休报了大仇……
读罢此文,田七郎的大义、田母的睿智,宛然在眼前。
结交之初,富入武承休“屈尊”关照田家,换作一般的市井之徒,或许早就摇尾乞怜了,而七郎母子坚守穷人的自尊与自爱,不收富人一钱一物,不愿欠富人的人情债。
结交后期,七郎受了武承休的救命之恩。这样的大恩,对一个穷猎户来说,只能以生命来回报。当田七郎拼力杀死武承休的仇人时,心中一定怀有为友报仇的豪迈。
富以仁为贵,穷以义为贵。田七郎母子“一钱决不轻易受,大恩则以生命报”的非凡气节,令人叹服。
在物欲横流的社会,贪婪者容易沦为金钱的奴隶,变成媚富豪、傍权贵的俗人。难怪聊斋先生感叹:“世道茫茫,像田七郎这样的人,实在太少啦!”

大约两个月前,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里,一个听起来很虚弱的声音说:“你是小韩吗?我找不到你爸爸的电话,我这里有他的钱,有时间让他来拿。我是吐尔逊。”
30年前,吐尔逊大叔复员到公社上班时,在我父亲手下干活,中午就在我家里吃饭。他身材颀长,很健壮,面色白而红润。然而,他看人时眼神羞涩,非常内向腼腆,常常是父亲问他一句说一句,吃饭时文静得像个女孩。因为原来是当空降兵,吐尔逊大叔汉语不错,但是在家里交流时,我父母亲都和他说维语。他们说的什么,我听不太懂,时间久了,吐尔逊大叔就像家中一员,我本来喊他哥哥,父亲不同意,说:“吐尔逊是我的同事,你还是叫叔叔吧。”
忽然有一天,吐尔逊大叔吃饭时羞涩地说:“我要结婚了。”
父母很高兴,连连祝贺,还喝了点酒,而我欢欣雀跃。上次父亲带我参加维吾尔族人家的婚礼,那抓饭的香味没齿难忘啊,又可以吃席了,我开心而期待。
然而我等了好久,也没吃上抓饭,吐尔逊大叔也不来家里吃饭了。我问父亲是怎么回事,吐尔逊叔叔不是结婚了吗?父亲说,结了呀,不过没办婚礼,就住在旁边马号的空房子里。
马厩旁原先看马人的房子,现在是吐尔逊大叔和阿丽娅大婶的新房。听到消息的第二天早晨,我自作主张就去祝贺了。看到阿丽娅大婶的瞬间我有点石化,她太漂亮啦,跟传说中的仙女似的。原本脏乱不堪的房子被她收拾得干干净净,刷了浅蓝的石灰,盘了一铺大炕,家什虽然简单,却透着温馨,屋里还有一股浓烈的奶茶香。
我站在门口正张口结舌,阿丽娅大婶微笑着走过来摸摸我的脑袋,牵着我的手走进去,只见吐尔逊大叔盘腿坐在炕上,望着我得意地笑。我脱口而出,婶婶长得和仙女一样。吐尔逊大叔哈哈大笑,给妻子翻译了,阿丽娅大婶也笑,亲了我一口。
早饭很简单,有玉米面馕和奶茶,我吃得很香,阿丽娅大婶掰碎了馕饼放进碗里,让我泡着吃。他们两口子也不说话,笑吟吟地看着我吃饭,时而对视一眼,洋溢着蜜糖一般黏稠的幸福。
后来,阿丽娅大婶在房前建了一个馕坑,家属院的女主人们就经常聚在大婶家打馕,同时交流一些做饭食的经验。那阵子我父母忙,我时不时去阿丽娅大婶家混饭吃,回来就挑剔母亲做的拉条子如何不够味,如何不及阿丽娅大婶的手艺,惹得母亲笑骂:“你个小白眼狼,你去吐尔逊家当儿子算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平淡地过去。以后的十几年里,我在外读书,每年寒暑假照例去吐尔逊大叔家玩,再以后工作了也一样。
吐尔逊大叔人到中年,沉稳而极具长者风度,仍然亲切而不苟言笑;阿丽娅大婶容光焕发,似乎无时无刻不在微笑。他们的一儿一女是我们那块的明星人物,漂亮,学习好,体育也好,舞更是跳得让人炫目。母亲和阿丽娅大婶同在一个林业站劳作,收成很不错,他们日子越过越滋润。
我现在时常感叹命运的不公,感叹“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话的残酷,最早的因素来自阿丽娅大婶。因为她突然得了怪病,身体一天天地肿起来,到后来失去了劳动能力,每天只能待在家里,偶尔出来晒晒太阳。
吐尔逊大叔四处求医,但阿丽娅大婶还是走了。经历了丧妻之痛的大叔几乎是一夜白头,身形也佝偻起来,好在一双儿女争气,后来考上了不错的大学。当单位和单位同事的助学款交到大叔手里时,他忽然失声痛哭,眼泪恣肆滂沱,嘴里不断念叨着大婶的名字。众人惊讶,再难的日子,即便是阿丽娅大婶的葬礼上,他也没哭,如今看来,他撑得实在是太辛苦。这些都是后来母亲告诉我的,母亲讲完擦把泪,问我:“你说这么好的一家子,怎么就这么多灾多难?”
父亲退休后,离开了工作多年的乡下,搬去昌吉和妹妹一家比邻而居。我们两家的联系慢慢就断了。我去探望父母时,他俩时常念叨,真怀念和吐尔逊一家在一起的日子啊。

发表评论